程夢迴夜

記憶,存在於過去。 回憶,沉澱於夢迴中。 旅途中程著回憶,在於夢中。

《黑子》家庭主夫【火黑】

Q:小黑子會不會下廚?

A:黑子表示:(思考) 蛋料理應該沒問題。

所以?

黑子:不知道。(正色)

那,咱們只好往下看去↓

 


一大清早,火神家的門鈴響了,出來應門的火神,望著已經交往三個月的戀人,那張清秀淡漠的面容和無波紋的淺色藍瞳。

「火神君,早安。」

「早……」搔搔臉,自動拿走黑子手中的重物,牽著他的手讓他進來。

前天,黑子突然提議要來他家做早餐給他吃,說什麼想表現一下廚藝給他品嘗,更是讓他感受到愛人做飯給自己吃時,那種幸福甜蜜的心情。

當黑子說出這麼可愛的話時,火神害燥的控制不住自己激昂的心情,在眾人面前把他抱個滿懷,瞬間閃暴眾人的眼睛,慘遭隊友的毒打和唾棄,個人訓練量增加到三倍,不過這都無法引響自身的好心情。

黑子有這個心,讓他備感高興,也讓他覺得他是真的被眼前這個沒多大情緒的人,深愛著。

將東西全都放進廚房,黑子看著他:「請火神君到客廳坐著等吧。」

「你自己可以嗎?」火神幫黑子套上圍裙,繫上漂亮的蝴蝶結,有些憂慮地問。

「你不信任我嗎?」

「不,我只是不想你免強自己。」大掌揉了揉黑子柔軟的頭髮。

他可是十分寵溺黑子的,就算叫他三餐煮給他吃他都不會有怨言,反而很幸福。

「我沒有勉強自己。」黑子漠然的面容,露出淺淺的笑容:「我只是也想讓火神君體會一下,幸福便當的感覺而已,雖然大概沒有火神君做的好吃。」

這種犯規般的表情和甜蜜言語,簡直讓火神不可自拔地想一擁入懷,強忍著衝動,轉移注意般的弄亂黑子的淺藍色柔髮,燒紅的臉撇開頭,卻掩蓋不了露出赤紅的耳根。

「那就麻煩你了。」

見火神這般害羞的表情和忍住的反應,黑子愉味的吐吐舌,這樣戲弄火神,怎麼也玩不膩。

轉身面對火神家乾淨整齊的廚房,放空了一會後,捲起袖子發出『哦!』的單音,為自己打氣。雖然沒真正的下過廚,但至少不會到把廚房燒掉那樣糟糕的地步。

 


在客廳坐等了幾分鐘,察覺廚房詭異的一點聲音也沒傳出來,讓火神坐立難安。

黑子在怎麼無聲無息,也不會連做飯也跟著沒聲音吧?而且連香味也能隱藏嗎?低存在感練就成這樣真的可以嗎?

對自己的戀人只有越加佩服的敬意,無奈地搖搖頭,決定過去偷瞄一眼,絕不是不信任他,只是很擔心而已。

刻意放低音量躡手躡腳地將頭望進廚房內,只見那道淺色身影看起來有些茫然地背對他,站在煎鍋前認真地看著他的煎食。

還真的做什麼都很安靜嗎?火神在心裡又無奈又讚嘆自家透明戀人。

不過有一點他很在意,從黑子身上散發出來的茫然感,比較像遇到瓶頸他在發呆,火神繞他他後頭,利用身高優勢看他到底在幹什麼。

只見煎鍋裡傳統的西式早餐排的井然有序,看起來也沒甚麼燒焦,甚至可以說是有模有樣美味的感覺,他相信黑子不會像教練那樣亂加料到無法下嚥的地步。

雖然進度緩慢到異常的地步,可以說是有點……慢熟?錯覺嗎?

聳聳肩,應該是自己過於擔心了,火神低低笑了下,打算無聲無息回到客廳繼續等待,沒想到戀人卻像早已發現他的存在一般,喚住了他。

「火神君餓了嗎?」

「呃……還好。」有點被嚇到。

「那火神君可以站在我後面等到煮好嗎?」

「嗯?為什麼?」

「火神君家的廚房非常先進呢。」黑子用平淡的口吻說出摸不著頭緒的話。

「先進?我家廚房是以國外安全式的設計沒錯,沒人的話會自動關火…………咦?」火神依黑子的話想了下,頓時找到盲點。

「呃………該不會………」

「…………………」

摀著臉,忍住想大笑的衝動,憋得很是痛苦。

「想笑就笑吧火神君,不然等等會消化不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還真的毫不猶豫地大笑出聲,黑子無奈的白了戀人一眼。

從剛剛到現在已經過了二十分鐘,火已經熄了不只五次,煎個東西連讓鍋底熱都是個困難,感應式的機能沒人顧著三分鐘就會熄火,這是安全設施,但這項安全措施對黑子來說根本是找他麻煩,他會發現火神站在他後面,是因為剛好已經到三分鐘了,火卻沒熄,想來是感應到火神的存在,這機制可說是過分到了極點。

「原、原來機器感應不到你嗎?哈哈哈哈哈!!」火神笑得很是過分的,甚至直抱著肚子,差點就想在地上打滾。

「如果我說連超商的電動門也感應不到我,這樣你開心嗎?」平板的聲音陳述著以前發生過的糗事,他記得帝光的同伴也為了這件事笑了很久。

「哈哈哈哈、哈哈,真的啊?現在這樣講我一點也不意外啊!天啊!」

「………………」其實心裡有點生氣,也有點無奈,看火神笑成這副模樣,讓他覺得很可愛,不過被取笑的對象是自己時,心情就很複雜。

「抱、抱歉了,我想還是換人吧,這樣也煮不下去了。」火神拍了拍黑子的肩膀,提議。

「不要。」一秒拒絕。

「我站在後面你很難行動,而且很危險,所以……」

「沒關係。」這次他還沒講完,黑子就露出堅定的眼神看著他,拒絕。

「這樣感覺也挺甜蜜的。」黑子撇了他一眼:「有被呵護的感覺。」

對黑子的硬脾氣,火神也見怪不怪,但當他說出會讓他血氣沖天的話,就不能當作沒事了,但黑子卻又一臉認真的對早餐挑戰,害他只能無奈地搔搔頭,強壓住這股衝動,他真的覺得跟黑子在一起得隨時保持一顆強健的心臟和堅強的理智才行。

站在黑子背後,近距離地感受到黑子獨特的氣息在他鼻尖,雪白的頸項在他眼前晃悠,讓人忍不住的想咬一口,當火神目光飄渺神遊的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想從後頭環抱住他的腰時,戀人漠然的臉孔轉過來面對他。

「好了。」

「嗯?啊!好了啊?」一臉被抓包的心虛感,頓時無地自容的紅起臉來。

看著黑子手中的盤子,散發出美味香氣,火神這才覺得自己的肚子已經餓到發出抗議聲了。

「啊啊啊──餓慘了,吃飯吧〜」將黑子手中的食物端到客廳,現在他只能靠著大吃特吃來逼迫自己轉移注意力,沒想到黑子卻從後頭環抱住他的腰,低低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剛才火神君的視線很灼人啊,有感覺了?」

!!

當自己腦內不可告人的事被戀人知道後,火神的臉刷了一聲,漲紅到冒煙的程度,支支吾吾地說不出半句話,只能頹然的點頭承認加抱歉。

黑子牽住火神的手,將他轉過身來面對他,漠然的面容繼續用自然的語氣說出挑斷人理智的話語。

「那火神君想先吃早餐,還是……」將食指含碰在唇下,露出羞澀的模樣,道出:「先吃我呢?」

轟!!

如果說剛剛他還有自信自己能夠拔持住,但現在就算黑子哭著求他停下來,他也沒辦法了。

「你覺得還有選擇的餘地嗎?」

將人一把抱住壓倒在沙發上,黑子攬住火神強健的體魄,靦腆的笑了笑。

「我才不會說出那麼掃興的話。」

 


-FIN.-

 


─後記─

總覺得我家火黑每次都進行著平平淡淡微甜的趨勢……

嘛,這篇事主篇家庭主夫青黃的額外分支,單純想玩黑子的存在感,哈哈。

然後,廚房那個機制,我只聽說過,但沒有去了解也沒看過,但只知道好像是燉煮東西時,他煮好會自動熄火,至於感應到沒有人的話會熄火這點……就有待考證。XDDD

就請大家將就地看著,我只是要玩小黑子的存在感,將他弄得更悲哀一點,哈哈!


评论(2)
热度(6)
© 蕓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