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夢迴夜

記憶,存在於過去。 回憶,沉澱於夢迴中。 旅途中程著回憶,在於夢中。

《進擊》未結語 (3-3)【利艾】

「你怎麼會在這裡?」艾爾文意外的表情一覽無疑,他沒想到在這裡會遇到把今天局裡的氣氛搞得緊張兮兮的罪魁禍首之一。

「艾爾文先生才是,怎麼會來這種地方?」如果說艾爾文的表情是意外的話,那艾倫就是驚嚇了,他也沒想到會在這裡遇見熟人,而且還是那個艾爾文,想到昨天他還為了艾爾文的事跟利威爾鬧脾氣,才演發之後的事情,就覺得懊惱。

見到他來這種地方,大概更能確信對方是有那方面的傾向。

「我先問的,你先回答我在回答你。」艾爾文笑的一臉斯文,他選了艾倫隔壁的空位,坐在他旁邊,順點了一杯溫和的酒精。

艾倫睇了眼對方那雙難以理解的藍瞳,琢磨的回答:「朋友在這裡工作,來找他替我服務。」

他指著讓,在指著旁邊的阿爾敏,解釋:「這是我朋友,也是讓的情人。」他可不想讓艾爾文誤會他跟讓有什麼,或自己刻意來這種地方,如果他拿今天的事跟利威爾閒話家常,他不能保證讓的存活機率。

「哦,其實不需要解釋這麼多,看也知道你們不是那種關係,何況艾倫不會出軌的。」他點的酒馬上就來了,喝了一口潤喉後,他依舊保持著溫和地笑意,完全不明白他在想些什麼、有什麼用意。

難怪利威爾總警告他不要太靠近艾爾文。艾倫有些迫窘的想,心不在焉的攪著玻璃杯裡的冰塊,匡啷匡啷的回響。

「那艾爾文先生呢?為什麼來這裡?」

「嗯……我想沒什麼好解釋的吧?你心裡已經猜到了不是嗎?」

他現在覺得艾爾文的笑容變的不懷好意。

艾爾文看著就算經過打扮,也還是看得出艾倫那張尚未完全成熟的稚氣面容,正皺著好看的眉,欲言又止的,他一直覺得艾倫這孩子非常可愛,純真直爽還很溫柔,尤其是在他那雙澄澈的綠瞳底下,閃耀的不屈鋒芒,要不吸引人都難。

難怪利威爾會這麼喜歡這孩子,也只有這種在溫順底下的狂野困獸,才能夠吸引那個陰沉的男人。

他自己也是,被艾倫這種氣質吸引的人之一。

「吶,艾爾文先生那麼喜歡找利威爾先生的麻煩,是不是……因為對他有意思?」在問這句話的時候,艾倫整個身體都緊繃的弓起來,原本注視著杯子的視線,也抬起頭來認真地看著他。

他看得出孩子的緊張,他認為他有可能會跟他搶他喜歡的人,可是他現在卻很想笑,也情不自禁的笑出來了。

「呵,抱歉,我沒想到你會這麼想。」掩著上揚的唇,想到今天某個男人對他的態度比平常惡劣了好幾倍,問:「你該不會昨天問利威爾我跟他的關係是什麼吧?」

「咦?為什麼您會知道?利威爾先生該不會說了什麼?」

他只是想確認,沒想到艾倫明顯驚訝的表情洩露了他的想法。真是個好懂的孩子。

「不,利威爾從不會說你們之間的事情,只是他的情緒起伏非常好懂罷了。」掩飾想笑的心情,他認真回覆孩子的問題。

艾倫的眉頭又皺緊了幾分,這有點可惜他那張好看的臉,他並不適合悲傷的表情。

笑容,才是屬於這孩子的光彩。

「利威爾先生今天……還好嗎?」艾倫怯懦的小聲問道,像是掩飾些什麼,他喝著手中的香檳的速度很快。

「今天嗎?大概……是有史以來最難熬的一天吧?那傢伙把警局搞的烏煙瘴氣呢,每個人做事都小心翼翼的,直到他出勤後才能讓大家鬆口氣,但也苦了跟他一起工作的小組。」有點想抱怨對方的監護人對他的態度惡劣到了極點,一點都沒對上司的禮貌,但這種事不是一個成熟的大人該做的,況且孩子也改變不了那男人的囂張行徑。

「喔……那個、很抱歉,我想這都是我的錯……」艾倫低垂著頭,很是失落,讓利威爾情心情不好牽連其他人的事情,他感到很抱歉。

睇了眼艾倫失落的表情,飲下杯中最後一口,指示酒保在替他和艾倫準備一杯,緩道:「嘛,雖然不知道詳情,但艾倫不需要感到抱歉,我認為有問題的應該是利威爾本人。」

「咦?」他不明白艾爾文此話的意思。

只見眼前的金髮男子瞇起他那雙複雜的藍瞳,打趣的說:

「因為他跟坦率的艾倫不能相比嘛。」

艾倫沉默地望著他,良久才垂著頭,悶悶地說自己一直以來的感覺。

「艾爾文先生您……好像什麼都知道一樣,對我和利威爾先生的事情,還有……利威爾先生的心情,都很明白。」

「因為我是大人啊。」對方不以為意的回答。

「什麼啊?這回答……聽了真不開心。」一把握住送上來的香檳,備感不悅的一口喝下雖然不濃,但還是酒精做成的飲品,就別說他從進來後就喝下不少杯,腦袋頓時有些昏沉朦朧,面頰也略帶緋紅,在昏黃的燈光下,顯得更加性感迷人。

「呵。」寵溺的摸著艾倫的頭,如果現在有熟人見到艾爾文此刻的表情,一定不會相信自己的眼睛。畢竟從不表露自己真實性情的艾爾文,難得會在人面前露出真誠的笑容,這是只面對這孩子時,才會有的表情。

將已經開始搖搖晃晃的艾倫攬到自己懷中,讓他的頭靠著自己的胸口,附在他耳邊不算回答的回答:「遲早你會明白的。」

艾倫緩緩閉上沉重的雙眼,他的精神狀態已經到了極限了,現在只想好好睡一覺。艾爾文輕拍著他的背,像在哄孩子入眠似的動作,帶著似笑非笑的笑容。

雖然不是現在,但在利威爾還無法正視自己的黑暗面以前,他只會與你保持若即若離的距離,即便想觸碰你,也不敢。

艾倫,對於你的事情,利威爾可沒你想那般強悍。

你可是他,唯一的弱點呢。

將已陷入昏沉的艾倫整個人往自己身上帶,艾爾文放了幾張大鈔在桌上,抬頭面向艾倫的酒保朋友。

「所以,艾倫來這裡的目的是為了什麼呢?」

面對艾爾文的詢問,讓不自覺的退後一步,直覺告訴他這個面帶笑容的金髮男子非常危險,是他不想招惹的類型。

「沒什麼,只是艾倫心情不好帶他出來玩玩而已。」阿爾敏在一旁代替對方回答。

「這樣啊。那我幫你們把他送回去吧,我是他監護人的上司,我會安全的把艾倫送回家的。」

面對眼前的金髮男子,讓無法全然信任對方,雖然看得出他與艾倫熟識,但他看艾倫的眼神,讓他覺得十分危險。

「那個、還是我們……」

「嗯,麻煩您了艾爾文先生。」

「喂阿爾敏……」讓錯愕的看著答應對方的阿爾敏,只見戀人用眼神示意別說話,他才安靜地站在旁邊,坐立不安。

「那就麻煩你們通知他家的監護人了,回到家沒見到人一定會很緊張吧。」艾爾文笑了笑,輕易的把艾倫打橫抱起,離開。

「喂,這樣好嗎?艾倫被那傢伙帶走?」讓搔搔頭,他沒想到阿爾敏會答應的那麼爽快,他都發覺那男人的危險,阿爾敏是不可能沒察覺的吧?

「嗯……說不上來呢,反正我從他們兩個交談的期間就已經傳訊息通知利威爾先生了。」

「你已經料到他會帶走艾倫了嗎?」再次體會到自家戀人料事如神的恐怖。

「我想,對方應該早已經識破我們的謊言,故意這麼說的。」阿爾敏微皺著眉宇,看著裝有艾倫動向的GPS的手機,如他所想的往最近的旅館前進。

雖然不能全然信任對方,但至少帶走艾倫的人是認識的人,只能這樣安慰自己了嗎?

讓有點搞不清楚現在到底是什麼情形,依他的腦袋,大概跟不上戀人的思考迴路,想想也就算了,反正有什麼事在衝去救人就好了。讓無奈的抓著頭。

 

  ❅     ❅     ❅     ❅    

 

艾爾文將懷中的孩子輕柔的放在柔軟的雙人床上,摸出他口袋的手機,不意外上面有安裝追蹤器,或者該說他們的小伎倆,他非常有興趣參予,這是難得可以把利威爾氣瘋的事情,而且他只要裝傻說不知道,錯誤就不再他。

不過他大概要做足被對方揍幾拳的心裡準備,利威爾下手的狠勁不是蓋的,尤其他碰的對象還是艾倫的時候。

嘛,這對他來講也算值得了。難得可以如此近距離看這孩子,雖然他心心念念的都是利威爾,目光也未曾從利威爾身上離開,但今天他們說了非常多話,孩子也正眼注視他這個人,對他而言,足夠了。

伸手觸碰少年柔軟的頰,在手中描繪他的輪廓,低身附在坦露無遺的漂亮鎖骨上,輕輕用唇觸碰。

「唔……」對他的動作覺得癢,艾倫輕喃了一聲,緩緩睜開他那雙朦朧的翠綠雙瞳。

「這是哪?我睡著了?」揉著發痠的眼,想坐起身卻沒個力,床鋪的柔軟吸引著他。

「嗯,沒事的,你可以先睡一下,等會會有人來接你的。」摸著艾倫柔軟的頭髮,將他的頭靠在自己的臂膀上,姿勢極為親密的攬著他光滑的腰肢。

「……利威爾先生會來嗎?」艾倫閉著眼睛,聽到有人會來接他,第一個想的就是利威爾的身影。

「你覺得他不會來嗎?」

艾倫沉默的抿著唇,怯懦的開口:「我不知道……我、大概被他討厭了吧?因為我說我喜歡他,所以……被討厭了。」

「是嗎?」

「嗯……」

「如果利威爾真的不喜歡你,只把你當做家人的話,你該怎麼辦?」垂著眼看著孩子瞬間悲傷的神色,他將自己整個人曲捲起來,窩在艾爾文懷中,聽著他胸口的鼓動聲,稍微能令他安心點。

「我不想……只當家人。如果真是這樣……我會很難過、很難過的……」

「那你有沒有想過,跟其他人交往試試?」

「其他人?」艾倫笑了,帶著複雜的口吻問:「例如艾爾文先生嗎?」

「呵,是啊,也考慮一下我如何?」他輕笑出聲,想緩和孩子的悲傷。

「艾爾文先生真愛開玩笑哪……」艾倫最後語囈在嘴邊的話,不帶認真的,沉沉進入睡夢中。

把玩著艾倫頭髮的手指停了下來,低聲在他耳邊輕喃。

「我可不是在說笑喔,艾倫。」

「比起利威爾,我更喜歡你呢。」

撐起身體,重量讓艾倫整個人陷入軟床中,既嬌小又無助,毫無防備的睡在他身邊,想疼惜他免除悲傷,但能牽動孩子情緒的人,不是他。

因為不是他,所以才愛找孩子最在乎的那個人麻煩啊。他偶爾也會露出醜陋的忌妒,是個幼稚的大人呢。

在兩人近距離的接觸下,當他快要碰上少年的唇時,房門被人從外面暴力的踹開來,打斷一瞬間的美好。

他整個人被男人強而有力的臂腕提起,脆弱的臉頰結實地被揍了一拳,打倒在地上還被狠踹了好幾腳,要不是有人攔住對方,他大概會被踹進醫院裡,雖然他現在已經覺得自己快要叫救護車了。

擅闖進來的男人甩開其他人的牽制,將床中已昏睡的艾倫攬腰抱起,這動作在這個身板嬌小的男人身上,做起來毫不費力輕鬆地向在扛棉花糖一樣。

男人什麼話也沒說就離開了,或許該說,他已經氣到說不出話來了,而他的狀況也好不到哪去,全身痛得說不出話來,只能勉強請服務人員幫他叫輛救護車,他真心覺得自己的肋骨有被男人踹斷的趨勢。

所以他才說,要做好被利威爾爆打的準備,他這次還真的氣得不輕啊。

誠摯地在內心祈禱艾倫會沒事,不論事後對他們是好是壞。

 

  ❅     ❅     ❅     ❅    

 

一回到兩人居住六年的家,利威爾用腳踹開艾倫的房門,將人毫不留情的往床上丟,自己整個欺上身去,跨坐在艾倫身上。

被利威爾一連串粗暴的動作,早在路上就已清醒的艾倫,深知男人現在正在氣頭上,不敢放肆的僵直身體,眼睛瞪的老大的盯著他。

他就像在努力強壓住已攻心的怒火,扭曲的面孔,從鼻息肩粗喘的氣息,凌亂的髮絲和沒扣好的上衣,連領帶都岌岌可危的掛在脖子上,難得能見到他狼狽的模樣,可見他找艾倫找的有多急切。

在收到阿爾敏的簡訊時,他自己已經到處去艾倫能去的地方找過了,都沒見到他的身影。以往他們也不是沒有爭吵過的情況,但通常隔天晚上就沒事。他也知道或許這次不能跟以往來比擬,也告訴自己艾倫需要點時間冷靜,他也需要一點私人空間思考,所以他只是一邊晃一邊找,但他從沒到這個臭小鬼居然散心散到去Gay Bar找男人,最後誰不找,偏偏找上艾爾文。

難道他看不出來艾爾文對他有意思嗎?

他之所以討厭艾倫接近艾爾文,就是因為對方打著他主意的眼神,就別說當下看到他們倆極為親密地躺在床上,好似要接吻的模樣,就在大腦還沒意識過來的時候,憤怒以驅使行動,讓他瞬間想一刀砍了艾爾文,再把艾倫監禁起來,然後在床上好好調教他,如果他這麼想跟男人上床的話。

「利威爾先生……」

「閉嘴!」攥緊的拳頭砸在艾倫耳邊,他極為壓抑的低著嗓音警告:「你最好不要開口說半個字,現在的我可不敢保證不會失控。」

艾倫眼睜睜的看著那個怒火中燒的男人,在那雙無波的灰藍滿載著無形的火焰,他頓時有些得意,為自己的猜測和這個男人的在乎,根本不如男人自己所講的那般。

大概是臉上露出了一點小小的笑容,所以男人的表情變得更加猙獰,他用低沉的嗓音緩緩吐出幾個字。

「你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嗎?」

「嗯,我知道。但我不後悔。」

凝視著艾倫那雙毅然決然的誠摯清澈的綠瞳,暗自咬牙忍耐著不讓他把話說得難聽,可是,他辦不到,他想他一定是氣瘋了,氣到所有理智都消失了,只要一想到孩子會『離開』他,成為其他的人,就讓憤怒燒毀他整個理智,口不擇言。

「就因為我拒絕你,你就飢渴到要去找一個隨便的男人?」

「……啊,至少對方可以給我我要的,不是嗎?」

「你要的是什麼?性慾?肉體關係?還是你認為隨便一個男人可以給你『愛』?別逗我笑了艾倫。」利威爾長年緊皺的眉宇,此刻更加深層,額上甚至還冒出不少醒目的青筋,艾倫卻在此刻火上加油。

「反正,我對您而言只不過是不得不背負的包袱,既然要放手,不如就斷的乾淨,讓我去尋找另一個愛我的人,值得我愛的人,不是對你我而言比較好嗎?」

他其實並不打算這麼說的……

「只要我不再糾纏您,您也能得到屬於您的『自由』不是嗎?」

看著男人憤怒又悲傷的表情,他只想緊緊的抱著他。

「讓我們成為『家人』不是您想要的嗎?」

告訴他,一切都是騙他的。

男人沉默了許久,他緩慢地從艾倫身上爬起身,略長的瀏海擋住他看他雙眼的視線,但不用想也知道那雙無波的灰藍肯定會變回一開始的絕黑。

「利威爾先生,難道愛一個人很困難嗎?跟這個世上的人有所牽連,很痛苦嗎?」抿著唇,積蓄在眼眶裡的淚水緩緩掉落:「孤單一人,真的……有比較好嗎?」

利威爾伸出雙手扯住艾倫的手腕,讓他略涼的手指搭在他脖子上。

「你究竟想要我怎麼做?上你?就是你想要的?」利威爾攥緊艾倫的手,讓他使力的掐住自己的脖子。

「利、利威爾先您這是在幹嘛?不要!」艾倫慌張的掙扎想抽回自己的手,他不明白男人到底想幹嘛,但他感覺得出來,他是真的想用他的手掐死他自己。

「艾倫呦,你根本什麼都不懂。」

利威爾這句話準確的刺進他的心坎最不容提及的話,他強硬的甩開男人的手,一把將對方推陷進柔軟的床鋪中,憤怒的吼著。

「是啊!我是什麼都不懂。但這還不是因為您總是抗拒我,從以前到現在,只要我進一步您就退一步,為了不讓您討厭,我一直都忍耐著,一直……」豆大的淚珠,從那雙漂亮的眼瞳裡跌落,溫熱的打在他臉頰上。

「我一直、都好想這樣抱著利威爾先生,想要您的一切,更想要您的『心』。」

拳頭,敲在男人的左胸上,鼓動的位置。慘然一笑。

「…………」利威爾看著他,看著一直以來陪伴他的孩子,成長為少年,之後還會成為一個成熟的大人,他還有無限美好的未來。

這樣的艾倫,卻要斷送在他這種人手裡嗎?

伸手撫摸孩子的面頰,拭掉不符合他的悲傷淚水,心知不可以,他還是……忍不住觸碰他,緊緊的擁抱對方。

「艾倫……」利威爾的聲音變的乾啞難耐,他緊緊環抱住少年的腰,像是要把他整個人揉進自己體內一樣的用力。

被一直以來朝思暮想的男人帶著情慾擁抱在懷裡的感覺,身體上的不適頓時也化作一股甜蜜。

「請不要再忍耐了,利威爾先生。請您不要再在把我從您的『世界』裡推開,讓我成為您的一切,成為您的『所有』吧。」

 

   ──  艾倫‧耶格爾,願意把心臟,全心全意的獻給您。

 

 

啊啊,究竟是從哪邊錯了?

 

也許,從一開始把艾倫留在身邊、受他吸引,一切都錯了。

直到,我無法讓他離開,他也無法失去我為止……

全然失控了。



------------X------------------X-------------------

後話。

【未結語】會放到這章節結束! 

剩下的劇情收錄在330 紀念日 的 利艾ONLY 首販


在打這本的時候,集結著各種忙碌和心情上的困境(?)

因此打的很漫長

(雖然花一個月的時間刻苦克難打出這本的我才是罪惡XDDD每次都不早點打 整個都踩死線)(抹臉)


總之,希望前面十回,大家能看得開心(沒有開心的劇情啊!!!!)

在這裡忍不住再說一次,它真的是HE !!!!!!!!!!!!!!!!!

评论
热度(1)
© 蕓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