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2. 》     Wild dog

 

 

失眠睡不好的夜晚,爆豪勝己一大早就頂著一張黑臉,直覺告訴他,眼前的景象絕對會是一個最糟糕的早晨。

「你搞啥鬼東西?」

爆豪看著轟穿著圍裙,在廚房裡忙進忙出的身影,面容有些抽蓄。

「看不就知道了?當然是在準備早餐。」轟露出一臉看到白痴一樣的眼神,露骨的鄙視爆豪問了個蠢問題。

「馬的!我當然知道!我是在問你這傢伙是哪裡有毛病,搞什麼莫名其妙的早餐?」從來都只吃雄英塔食堂準備的早餐的兩個人,哪裡會動用這間房子附設的開放式小廚房親自下廚?

因此,看到轟在做不合時宜的事情時,爆豪才會覺得他哪裡有毛病,詭異的質疑其中一定有鬼。

轟沒理會他的質疑,繼續專心於他鍋鏟底下,那已焦黑成不知為何物的黑色物體,沉默地盯了幾秒後,默默地送進垃圾桶裡去。

爆豪冷哼一聲,無所謂地走到冰箱前面打算領走他的牛奶,卻一眼瞄到轟盯著平底鍋發呆,然後把裡面的不明物體倒進垃圾桶,再轉頭定格看著……可說是慘不忍睹的餐桌。

「喂,一半一半的。」爆豪皺著一張臉,嫌惡的指著一桌黑炭物,據說是被稱作為『早餐』的東西。

「你這是打算毒殺誰?」

「………」

轟無奈地嘆口氣,將那些不知道失敗幾次的黑炭全數清理進垃圾桶。看來他還有意識知道自己做得東西不能吃,不然這些裝盤的東西,是自以為能吃嗎?

他倆沉默了一會,爆豪不耐煩地搔著頭,豪邁的把手上的牛奶猛灌起來,一口氣喝乾它,碰的一聲,把牛奶紙盒壓扁在桌上。

「滾開,大少爺。」爆豪一把推開轟,順手扯過他圍在腰間的圍裙綁在自己身上,並熟稔的拿起另一個還沒被轟摧殘的鍋鏟,打了三顆蛋、煎了三片培根,還迅速地抓緊時間烤了吐司,一點遲疑都沒有,動作熟練地讓人意外。

「從以前就覺得你給人的形象,非常表裡不一。」轟發自內心,很感嘆地說

「嗄?胡扯什麼,大爺我可是天才啊!少瞧不起人了。」深知被小看,爆豪不悅的反駁。

不過真不能怪別人誤解他,畢竟表現得十分粗野的爆豪,心思卻意外的細膩,還有不同於外表的聰明腦袋,現在連做飯這種賢淑之人會做的事,也能表現的得心應手,真的很無法將這萬能的形象跟爆豪搭在一起啊!

他們之間沒有過多的交談,整間屋子只剩油鍋吱吱作響的聲音和爆豪的動作聲。

直到爆豪將一桌豐盛的早餐全數上桌後,才甩下圍裙,一屁股坐下,舒緩一口氣,表情不善的撐著下顎。

「還不去叫廢久起來,是要等早餐涼嗎?」爆豪一副了然淡定的催促,轟頓了一下,才緩緩起身走進自己的房間。

撐著下顎的爆豪,餘光尾隨轟離開,直到看不見為止,突然一頭撞上桌面,此刻心情更加惡劣。

「有病的是我才對……」

從轟一早的不正常之舉和他身上混雜著綠谷的氣味,加上昨天的情況,轟雖然不像他會對綠谷大小聲,但也不是無動於衷。

不過,讓爆豪覺得心裡不平衡的是,明明跟綠谷吵架的人是他,最不爽的應該是他,綠谷卻優先撫平轟的心情,讓他昨晚在房間裡等不到人,最後因為太不爽而一夜沒睡。

早上醒來又看到轟心情很好的準備早餐,不用想也知道,從不下廚的大少爺,是為了綠谷而做的,就別說他身上的味道,證實了兩人昨晚在床上翻雲覆雨了一夜。

然後自己現在又做了一餐桌的早餐給他們吃,開什麼玩笑啊?

想到這,一肚子的氣宣洩不出來,爆豪猛然拍桌站起的想離開,剛好迎頭撞上那雙受到驚嚇不知情況的圓澈大眼的主人。

「啊……小勝早安。」

剛睡醒還迷迷糊糊的綠谷被爆豪的大動靜給嚇了一跳,但還是笑著朝他打聲招呼,緩步走到餐桌前。

看到一桌上的豐盛餐點,綠谷開心的漾起燦爛笑容:「小勝,謝謝你特地做的早餐!」

爆豪睨了一眼若無其事地坐在綠谷身邊貼心服侍的轟,對他特意更改事實,在綠谷面前說他好話自以為寬宏大量的模樣,他深感不屑。

「少自作多情了,誰特地要弄早餐給你們了?還不是有人一早就在煮黑暗料理,我嫌事後處理麻煩才出手的。」爆豪碎念的反駁轟特意的好話,重新坐回椅子上,豪邁地吃起自己眼前那份早餐。

對這兩人一個正直,一個純真的傢伙沒辦法,相處久了,很多事情都會跟以前不一樣,尤其是他們現在過於親密的關係,容易影響他對人的判斷力。

從小就跟爆豪一起長大的綠谷,當然聽得出他所表達的意思,對於爆豪的不坦承,他早就已經習慣了。

無奈地笑了笑。

「嗯,但還是謝謝你。」

隨後,綠谷開心地吃起自己桌上的早餐,不在意爆豪不耐煩的咋嘴,三人難得能夠好好聚在一起吃上一餐,平靜的沒有爭執,雖然餐桌上開口說話的人只有綠谷,轟偶爾會回應個幾聲,爆豪幾乎是埋頭在吃,但他都有好好將綠谷的話給聽進去。

 

吃完收拾了餐具,轟和綠谷自願表示要清洗碗盤,爆豪樂得輕鬆地全數丟給他們整理,自己走到客廳打開電視看看今早的新聞,但實際上卻是開著電視在發呆,注意力都在廚房那兩個人有說有笑的對話上。

他真心不懂自己現在為何能夠這麼冷靜地坐在這裡,還和他們吃上一頓?明明到昨天為止都還在生氣,現在也不代表已經沒事了,反而是更加不爽了,只是這股悶在胸口的氣,不知怎麼的難以爆發。

尤其是,看到那兩人的相處,那股難以理解的悶氣,是越發鬱悶。

任性的要綠谷先向他示弱,現在可好了,倒是先爬到一半一半的床上去了,光聞到他們身上彼此互相的味道,簡直讓他非常火大。

「小勝。」

綠谷的氣味突然在自己的鼻息之間,香甜的氣味總能平復他焦躁的情緒。

但此刻那股香甜之中,帶著轟身上的薄荷氣息,隨著綠谷的靠近,越來越濃烈的觸動他的神經。

「給我滾遠點,別用充斥著那傢伙的氣味的身體靠近我!廢久。」

爆豪一把揮開綠谷的靠近,錯愕地看著爆豪布滿血絲的雙眼和耳邊難以言喻的絮亂心音。

綠谷退縮的縮回伸出去的手,下一秒想習慣性的道歉,深知他這一點的爆豪沒等他開口,就快速離開了客廳,將自己關在房間裡,隔絕一室令人心煩的味道。

爆豪靠著門板滑坐在門邊,屈膝半埋半張臉,懊惱的捶著木質地板。

「可惡,不過是區區一個廢久,憑什麼……」爆豪心煩意亂的低喃。

他的自尊心讓他無法承認綠谷對他的重要性,已到了能扯亂他心懸的地步。

他不會承認,從過去到現在,他過於在乎綠谷存在的原因,只是因為……住在心中的份量,到了無法忽視的程度。

他不會承認的……

 

❆  ❆

 

基本上,在執行英雄任務的事態中,發生意外受傷是很尋常的事,過去不曾覺得怎樣,但綠谷自從來到雄英塔,成為爆豪和轟的嚮導後,他對這兩人在任務中受傷這件事變得特別介意。

尤其是,任務中有他跟著的時候,還讓他們受傷這點,最不能接受。

 

「小勝!」

總是衝著一股幹勁將爆走的街頭小混混轟成渣的爆豪,突然被殺出來的程咬金給力量反噬,炸傷了他的右手臂。

至於那忽然出現的敵人,也不是什麼陌生的傢伙,而是從學生時期就交手過的對手,死柄木弔所率領的『敵聯合』。

在五年前,這個國家的最強英雄與『敵聯合』的老大征戰的結果,雖然表面上是光明的一方勝利,但實際上可說是兩敗俱傷。

他們失去了最強的和平象徵,也折損了不少己方戰力,所以才需要新戰力來維持這個國家的和平。

因此從雄英高中畢業後的所有人,幾乎都成了社會倚賴的對象,尤其是跟『敵聯合』交手最多的A班學生,一個個都是突出的英雄在各地區活躍著。

然而,原本沉寂了一段時間,現在又突然浮出檯面的『敵聯合』,可說是來者不善、其具有目的性的重新冒頭。

「哦呀!還真是好久不見呢!居然有幾張熟悉的面孔。」

黑霧,全身被黑霧包起,個性是十分稀有的『傳送門』屬性,是敵聯盟的核心之一,一個相當棘手的傢伙。

「你這混帳……」爆豪壓著自己血流不止的手臂,雖然只使用了兩成的力量,但黑霧將他的攻擊直接吞噬,又在近距離下開了黑洞,讓他直接性的吃下自己的爆破,手還沒炸斷只是因為自己的反射神經好罷了。

「如何?這個見面禮,送的還得體嗎?」黑霧狂笑幾聲。綠谷焦急地跑到爆豪身邊,察看他手臂血流不止的傷。

「小勝!還好嗎?你手上的傷必須快點治療才行。」

「吵死了!我的事輪不到你來為我操心!」爆豪推開綠谷的關心,從以前到現在,他最厭惡綠谷用擔心的目光看著他,就算他成為了自己的嚮導也是一樣。

「你在胡說什麼?我可是小勝的嚮導,怎麼可能不擔心?」

「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少自以為是了廢久!不過是從別人身上得到的力量,憑什麼跟我並駕齊驅?別以為用『你是我的嚮導』這句話,就以為你有多偉大!讓你待在我身邊,只是迫不得已的需求罷了!」與其跟一個陌生人交換體液,他寧可選擇從小一起長大的綠谷,如此而已。

「小勝這個笨蛋!那種話不論你說多少次都是沒用的,明明沒有我就不行,為什麼還要逞強?」沒被爆豪的氣勢給壓下,也沒對他的話而低落,從綠谷大聲斥罵爆豪這點來看,顯然是過於氣憤與焦躁。

「開什麼玩笑?誰需要你啊?少自我意識過剩了,廢久。」

「我……」

「喂喂喂,小倆口別在敵人面前突然吵起來啊!我可不喜歡現充。」看眼前的人突然無視他在面前吵起架來,黑霧連忙中斷他們,刷一下自己的存在感,表示危機還沒結束,沒想到……

「誰是小倆口?」

「我們才不是現充!」

「………」

卻被『小倆口』異口同聲地痛斥了,他深感覺得敵人難做。

 

「不去阻止他們沒關係嗎?」拉起民眾封鎖線的警察們,也對眼前的景象感到傻眼,擔心的問著已經退到民眾區防守的轟。

「嗯,沒事。」轟看了一眼爭吵的兩人。

基本上,他們三個爭吵的數率,爆豪和綠谷兩人吵起來的次數,比爆豪跟轟還要多。

這跟轟不愛相爭的性格有關,只有綠谷不再身邊時,他會顯得焦慮,才容易被爆豪挑起戰火,不然他基本上不怎麼理會爆豪的話。

不過,綠谷跟爆豪就不同了,從以前他們就在各方面不合,一個太過憧憬和恐懼無法好好跟對方溝通,另一個則是太過在意和自尊心過高而排斥弱小的他,進而對對方不爽,他們的關係一直很差,就算彼此成為互相依賴的對象,容易起衝突這點在很多時候都不會改變。

不過他們的關係,可算是改善了許多,除了綠谷比較能夠當著爆豪的面講話之外,爆豪對綠谷的態度,早就沒有過去那般嫌惡。

即使,嘴巴還是一樣的壞,但在行動上他已處處在退讓妥協,順從綠谷的行動,只是嘴硬的不願承認自己認可綠谷的逞強罷了。

 

「我說你們……是要無視我到何時?別太囂張了。」黑霧的傳送瞬間開在他們的腳底下,一直在意旁戒備的轟,很快地捕捉到黑霧的動靜,將綠谷他們腳底下的地面,同時間冰凍了起來,讓他無法站展開傳送。

爆豪抓著綠谷退離被冰凍的區域,不過手實在太痛了,行動和反應力變得有些遲鈍,所以沒有發現那名已被他們制伏的個性暴走者,出現在他們身後,猛然擒抱住綠谷,並一腳往爆豪受傷的手踹去,讓他騰空飛躍了點距離。

「痛……混帳!」顧不上手傷,當他看到抓著綠谷的傢伙,黑霧出現在他們身後,就明白這兩個是一夥的,而且目的是……

「我的目標只有……綠谷出久你一個人而已。」


评论(6)
热度(37)
 
© 蕓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