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販場次】台灣場 - CWT43 

※ 哨兵嚮導的世界觀 與 MHA原作世界觀作為結合,可接受在請往下閱讀 ^^


---------------------------------



序章 

Fierce dogs

 

 

在很久很久以前,最早出現異能的時期,是從『發著光的嬰兒』出生後,異能效應了全世界,人體內有產生了特異的能力,也就是『個性』,這是人類一開始的變化。

無法控制自己個性,四處作惡的惡人,統稱『Villain』,討伐Villain維護世界和平的是『英雄』。

時間隨著英雄的時代不斷演變,現在這個世界已被異能佔滿,連曾經還有20%的『無個性』都不再存在,如果要說哪裡有『無個性』的普通人類出現,那可會被人當成玩笑般的都市傳說。

而一直以來被英雄守護的世界,如今開始產生變化。

原本能很好控制自己個性的英雄,開始有力量爆走的危險,而且除了會危急他人外,還有生命危險。

為了瞭解個性爆走的原因,各國的科學家們迅速展開了交流、調查,終於統一出一個說法。

人類,又開始往新的變化蛻變。

 

部分的人們,體內的能力正急遽上升到身體無法負荷的程度在膨脹,進而產生狂亂化,成了比有意識作惡的Villain還要糟糕的存在。

無法抑制個性狂亂的結果,最後不是被自己的個性給毀滅,就是被政府以危害為由而殲滅。

至於,如何抑制個性爆走這點,也查出了頭緒。

科學家們將現今的情況分為三種:第一、是擁有個性的『普通人』;第二、是個性突然急遽強化、作為人的五感也要強了多,成了戰鬥力強大的怪物,他們將稱作為『哨兵』。

最後,第三種類的人,是現今極需的人種。

擁有強大精神力,可以感受並左右他人情緒,進行精神層面上的攻擊,包容安撫個性爆走的人,宛如『抑制劑』一般,稱為『嚮導』。

只是經過區域性的身體檢查,嚮導的人數十分稀少,十個只會出現兩個人的極少數,雖然個性狂爆化的人也不在多數,但如果設想每個普通人都有爆走的可能性,那這便會是個危機。

尤其,嚮導要控制個性狂暴化的哨兵,並沒有那麼簡單,抑制的方法必須要雙方認同對方後,讓哨兵深入嚮導體內,採取體液互相中和的方式,並由嚮導切入控制對方的狂亂點才有效。

簡而言之,就是從『SEX』的快感中,去控制對方的感官,讓哨兵能夠聽從嚮導的命令,逐漸冷靜下來,並在體內產生牽引,之後就不容易發生爆走。

雖然有研究出緊急藥劑,但藥效只能免強維持在正常值的範圍內,控制的效用並沒有擁有深入牽絆的專屬嚮導來得好。

有人認為他們的關係就像是,擁有飼主的狗,以及沒有飼主的流浪犬之間的差異。

 

政府為了掌控新生人種的變化和數量,將他們全編入了『雄英塔』中,在塔中學習掌控自身能力,並競爭強化,以及讓嚮導們學習如何輔佐控制哨兵的能力,如同軍營一般。

只不過,成為嚮導的人數量實在有限,由其是能力突出,能夠讓哨兵聽從的嚮導,更是極為稀少。

所以,政府制定了規定,讓能力較高的哨兵,能夠獲得『軍階』,並有自行選取專屬嚮導的權利。

當然,身為數量稀少被特殊對待的嚮導,也是有選擇的權利,就算被哨兵選中了,也能拒絕,而基本上會優先遵從嚮導的決定。

 

如今,在這個被安置妥善的社會中,普通的英雄們仍會在發生事件時前往解決,但如果對手太過強大,例如碰上同是哨兵等級的Villain,政府便會從雄英塔中放出能夠控制好自己個性的哨兵,或者有嚮導跟隨的哨兵前去處理。

人的思維與選擇,並不是他人能去干擾的,成為哨兵的Villain無法得到任何資源上的幫助,除了從黑市裡購買高昂效果有限的抑制劑外,基本上是沒有嚮導的幫助。

即便如此,他們還是寧可走向更深的黑暗,掙扎、毀滅,主張他們認為的『正義』。

 

然而,在這個世代裡,有著維護世界和平的支柱,人們將那人稱呼為『和平的象徵』。

單純只是個擁有個性的『普通人』,卻有比成為哨兵後還要強大的力量,只要有那名英雄在,這國家的犯罪率就首屈一指的往下降,Villain膽懼『和平的象徵』的存在。

但只要有光的地方,便會形成黑暗,越強大的光,黑暗的漩渦便會更深層。

五年前的一場大戰,『和平的象徵』在世人面前倒下,即使他完成自己的任務將敵人打倒,卻也造成社會動盪。

『和平的象徵』倒了,這國家的支柱消失了,潛伏的Villain開始蠢蠢欲動的冒出頭作惡,即便各個英雄和警方都加強了維安,卻已無法像過去那般祥和。

 

直到新世代的出現。

展露頭角的兩名學生,從政府為想成為英雄所建立的『雄英高中』裡畢業,在學期間就非常惹眼,在校學業成績也非常不錯,個性也都相當強大,是被譽為新生代的希望。

只不過畢業後,他們加入自己所選擇的英雄事務所,在一次任務中個性暴走,被判為『哨兵』強制徵收進雄英塔中管理。

而兩名不論是能力還是自尊心都極其高傲的新進生,因為無法容忍自己無法控制的個性,又不願意用藥物控制,堅持靠自己的力量駕馭,因此時常在雄英塔裡失控,變成塔裡最傷腦筋的頭號人物。

尤其,他們個性的強度與過去的案例是不同個等級的,他們的力量大到就算是嚮導的精神力,也難以侵入。

就算趁他們失去意識給打上抑制劑,也要好幾管才能壓制,但總是依賴大量的藥物是有極限的,如果再持續爆走,就只會要了他們的命。

 

直到,那名同是雄英高中畢業的少年,來到此。

塔才終於有安寧的一天。

 

 

 

 

 

 


评论(8)
热度(54)
 
© 蕓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