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夢迴夜

記憶,存在於過去。 回憶,沉澱於夢迴中。 旅途中程著回憶,在於夢中。

《刀劍亂舞》彼岸に落ちるの夢 (下)【小狐三日】合本試閱

刺骨的冰冷,從腳底傳來,身處在溪河,眼前的明月,大而亮的有被河川吞噬錯視感,他知道自己又來到夢中的世界。

而夢,總是來的突然,且不明所以。

明明想趕到那人身邊的,夢卻在此刻侵擾著他。

想快點回去,回到現實生活中……

「你要回去嗎?」

身後傳來一開始初見夢中的男性嗓音,他沒回過頭,只是盯著眼前的光暈,毫不猶豫的回答。

「當然要回去。」

「回去哪裡呢?」嘆息的嗓音,讓他不解。

「離開夢,回到現實世界。」

「何為『現實』?屬於你的現實,在哪?」身後的聲音在遠離,他又要消失了,也表示自己可以回去了,可是對方的話,讓他遲疑了。

 

 

「你想回去的地方,究竟是哪裡?」

那人一在問質疑他方向,讓他逐漸對去處模糊了起來。

「請想好,該歸回的地方,屆時我會……」

那人的話講到一半聲音就消失了,他猛然轉過頭,連個模糊的影子都不見蹤影。

他感到徬徨無助,自己究竟身處何地?

 ─── 又該何去何從?

 

明月的柔黃泛起了紅光,扎痛他的眼,卻不由自主的想追尋,頹然的移動僵硬的步伐,渴望想抓住,卻被腳下堅硬的物體給絆倒,整個人狼狽的摔進河裡,沁骨的河水,他不在乎,瞪大眼注視的是兩把刀躺在河川裡,具有吸引力的讓人想伸手拾起。

卻也在這刻,夢的場景消散……

 

 

 

 

 

 

 

   下篇    

           明月之時,流光益彩

 

 

 

 

 

        ☣  

 

「真是夠了,你們究竟在搞什麼,難道不懂團體行動的禮儀,就是不能私下亂跑嗎?就算你擔心三日月,也不能一個勁的擅自行動啊!現在可好了,一個回來另一個又不見了,另一個也失心瘋的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毫無頭緒的亂找另一個不見蹤影的。現在是怎樣?找人大隊也變成失蹤人口?你們這樣的做事效率,我是該如何對主上交代,真的是……」

站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一個西裝筆挺,頭髮梳往上梳理的一絲不苟,在一連串的碎罵中,也能了解這人嚴肅到古板的性格,到很適合他現在的打扮。

而現在小狐丸真希望自己沒回來過,留長谷部一個人,他也能對空氣不停抱怨,現在有了人,他抱怨的對象就是要把那人的耳膜給講爆,他實在對這人很沒轍,平常都是三日月打著哈笑打斷帶過,反讓長谷部對三日月很頭痛。

想到三日月,小狐丸的心情就變得很消沉,那被毛髮隱藏成了造型的白絨耳朵,低垂的讓長谷部也發現小狐丸現在的心情,總算不再碎碎念了。

無奈的嘆口氣,問:「所以呢?你那胸有成竹的氣勢一副知道三日月在哪的模樣,是找到人了?」

「……認錯人了。」斂下眼簾,小狐丸已經從最初的急切,到實際見到三日月後,打消了想帶他離開的念頭。

在三日月還未發現他時,他已經在三日月身邊觀察好幾日了,並看著三日月在這裡的生活,他覺得在這和平的時代生存,對三日月才是最好的選擇。

本來就不適用於殺生刀的三日月,在幻世他必須被迫舉起刀劍,為自己、為別人而活,那樣的三日月……他知道他並不快樂。

如果有比那裡更好的選擇,那自己不需要破壞三日月的第二人生。

「那是這個世界的三日月。」小狐丸猛然站起身準備離開。

「你要去哪?」不明白小狐丸此刻的心情,長谷部皺著眉頭,以為他又要擅自行動了,沒想到他卻毅然決然的回答。

「回本丸。」既然已經下定決心,那就沒有繼續留在這裡的必要。

在他……還未反悔之前。

「………」望著小狐丸離去的背影,長谷部只覺得納悶,一直心念著三日月的小狐丸,現在因為認錯人而決定回去?模樣還很失落,難道那隻狐狸當他是無腦的笨蛋嗎?會看不出這其中有什麼隱情?

小狐丸一定找到三日月,而且並不是他所說的是這個世界的三日月,因為在出門前,主上只對他一個人說過,這個世界的三日月宗近消失了,可是對方有強大的執著,所以才抓了身處在幻世的三日月宗近。

現在小狐丸說他認錯人,以為他真會相信嗎?

雖然想抓他來長談,但人早就跑遠了,而且他還真的往要回本丸的結界位置走,是真的想放下不管了?

質疑並為在長谷部腦中停留太久,對他個人而言,做好主上交代的事,才是上策,其他人的複雜情緒,他可不管。

至於走散的那兩個傢伙,也先放著別管了,他相信光忠定會找到俱利並把人帶回,就像主上說的,那人身上根本裝著大俱利伽羅的雷達裝置,所以不必擔心。

長谷部到是希望他那能力可以用在任務目標身上。

從口袋摸出主上給的探測器,這是主上用三日月的靈魂元素,特別做出來可以感應到三日月行蹤的探測器,只是有距離限制,一定要到接近的300公尺,才有辦法發揮作用。

而現在他發現三日月跟他的距離已經到了探測器能夠感應到的距離,並且離的不遠,似乎有停留的跡象,長谷部連忙火速的趕到那個位置。

沒想到看到的景象,居然是有個疑似三日月的人影躺在大路上,幸好這裡比方才人煙稀少了許多,才沒製造出恐慌,讓其他人把三日月運走。

不能理解三日月躺在大路上情形是鬧哪樣,呆愣了幾秒後,他無言的走過去把人抱起來,才發現他居然睡著了。

「………」決定先把人放到樹蔭下等他清醒,等待的時間,他觀察著眼前這完全跟三日月長的一模一樣的人,主上說過每個平行世界都有與自己相仿的人,在另一邊過屬於他們的生活,所以在這世界擁有跟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人並不奇怪,但為了不製造恐慌,最好不要與自己的分身有任何接觸。

另外,如果碰上熟人的長相,對方來找自己搭話,也必須裝做自己是這個世界的人,絕不能擾亂時空秩序。

不過能確定的是,這世界的三日月只剩自己在找的那個三日月宗近。

但如果真的是與我們相同世界的三日月的話,他和小狐丸之間究竟事發生什麼事,能讓小狐丸丟下他自己離開?

當長谷部在思索的期間,三日月動了動眼皮,緩緩睜開雙眼,一瞬間的明亮刺得他摀著額頭,待眼睛適應了光線後,發現自己面前有塊陰影,三日月抬起頭來就見到一張陌生嚴肅的男人,皺著眉頭看著他。

「呃……請問您是?」禮貌性的詢問一聲,對方反而眉目皺的更緊了。

「您不認識我?」長谷部微偏著頭,習慣性帶著敬稱稱呼三日月。

「……我該認識您嗎?」微笑,覺得對方這樣問挺有趣的,他還是第一次被人用敬語呢。

但或許是自己失去的記憶中認識的人,隨後改口解釋自己的狀況:「抱歉,因為我曾出過一場車禍,把很多事情都忘了,所以才會不認得您。」

「車禍?您失憶了?」不懂車禍的意思,但整句的意思他還是聽得懂的。

「嗯,是的。」

「……那您也把小狐丸忘了?」

「小狐丸?您也認識小狐丸嗎?」聽到自己急著要找的人的名字,三日月緊張的抓住他的衣角詢問:「請告訴我他現在在哪裡?」

對此時的狀況感到混亂的長谷部,看著三日月慌張急切的模樣,他回想著剛才三日月自己所說的失憶和小狐丸決定讓三日月留在這個世界的事情,頓時什麼事都想得通了。

小狐丸終究是疼寵三日月的,既然有個和平的年代能夠生存,為何要回到戰亂,尤其是像三日月這樣的刀,小狐丸心裡一定是不希望他染上任何污穢的鮮血,才保護他到如此地步。

就算這個選擇會讓自己痛苦,只要三日月幸福就好了。

只是那隻笨狐狸到底有沒有想過別人的心情啊?

長谷部深呼一口氣,拉下三日月的手,口氣平淡的回答:「小狐丸已經離開了。」

「咦?」三日月呆愣的重複長谷部的話:「離開?是什麼……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小狐丸只顧自己的心情,違背了主上要帶您回去的命令。」講到這裡,長谷部煩躁的抓抓頭,意思明確地跟三日月表達自己的意圖:「我必須覆主上的令,帶您離開這裡,不論您有沒有記憶,我都得完成主上的命令。」

 

『你要回去哪?』

夢中的話語與現實重疊。

 

「所以快跟我走吧!您在待在這裡拖一天又一天,對您的身體並不好。」不管三日月有沒有記憶,能不能吸收,反正這個三日月根本不是這世界的人,他並不需要隱瞞自己的身份,因此交代了原委。

「您在出征的時候突然昏倒了,小狐丸發了瘋的也不顧自己的安危和隊友,就抱著您回到本丸。主上看過後,才知道您的靈魂和某個平行世界的三日月宗近交替了。」

「雖說是交替,但這個世界的三日月宗近已經消失,您代替他在這裡活著,在本丸中您真正的身體,就會因為沒有靈魂的支撐而腐朽,現在是靠著主上用時間停止之術,將您的肉體保留,可是主上不只為了您使用靈力,也為了能讓我們來這個世界尋找您開了結界通道。」

「不久後,主上的靈力就會耗盡,您的肉體會因此而腐壞,通道也會關閉,也就表示您在也回不去了。」

從幻世開往現世的通道,一個世界只有一次的機會,所以失去這次機會,那就在也開不了通往這個世界的通道。

就別說沒有靈魂的肉體,在時間暫停後,如果恢復了他的時間,那肉體就會瞬間腐朽,連一秒爭取的時間都沒有。

所以這就是他們這麼急著找三日月的原因,視主上為一切的長谷部,更是焦躁不安。

三日月瞠著錯愕的大眼,一瞬間吸收了這麼多離奇的事件,怎麼想都不會想說這跟自己有何關係,可是眼前這男人的話,不知為何他就是知道,都是真的,而且都是跟自己息息相關,根本就是自己身上所發生的事實,沒有任何懷疑。

心臟……跳動的極其劇烈,腦袋也躁動得不能自主到疼痛的地步,三日月抱著自己的頭,有想尖叫的衝動。

現實與夢中的場景,正在融合,眼前的視野變得一片混亂,什麼才是真實、什麼才是他該抓住的線?

他到底……

 

『你想回去的地方,是哪裡?』

哪裡?

我想回去的地方……

冰沁刺骨的河川,躺著兩把反射光輝的銀刀,一把銀白如輝,另一把……妖艷的刻劃出上弦月的美麗花紋。

 

『沒有月亮呢……』

不是的,才不是沒有月亮的……

我有的啊!

為什麼……要放開我的手?為什麼要把我留在這裡?

 

────『兄長大人』!

我只想回到有小狐丸所在的世界。



                                                                                          By 蕓夜 


评论
热度(8)
© 蕓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