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夢迴夜

記憶,存在於過去。 回憶,沉澱於夢迴中。 旅途中程著回憶,在於夢中。

《刀劍亂舞》光陰を踏み建つ (2)【鶴一期】

「這次去遠征有發生什麼有趣的事嗎?」

在送一期一振回房的途中,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著,喜歡有趣之事的鶴丸,雖然更喜歡實際行動,卻也對從一期一振口中得來的八卦之趣,更加興致勃勃。

「其實,也沒什麼。不知道為何大家這趟下來都挺沉默寡言的。」一期一振回想這一路上那種彆扭的氣氛,就覺得詭異。

雖然平時不至於吵吵鬧鬧,但那種分明『有事』的氛圍,到也挺尷尬的。

「哦!?」

這趟遠征他記得有崛川國廣跟和泉守兼定在,還有清光加州跟大和守安定……這四個人的團隊,應該不可能安靜得了才對。

「他們吵架了嗎?」忽然一期一振這麼說,還一臉憂心的思考著,想來也是跟他想到相同的事情。

鶴丸默默的看著一期一振,直到他發現鶴丸的沉默才轉頭望向他。

「怎麼了?鶴丸殿。」

見一期一振睜著一雙疑惑的眼眸,微偏著頭的模樣,可愛到有一股難以言喻的衝動,鶴丸連忙打著哈笑瞥過頭面對庭園,一屁股坐在長廊邊上不自在的踢著懸空的腳。

「哈哈,沒什麼,只是覺得你挺不簡單的,除了弟弟們外,還要去操心其他人的事。」手指摳著木質地板的紋路,臉上帶著笑,目光卻沒什麼焦距的望著院景。

一期一振看著他的背影,蹲下身坐在鶴丸旁邊,陪他看著從他來後就沒什麼變的庭院之景,想想自己來到這個大家庭也有半年了,這段期間除了弟弟們一直陪在他身邊外,跟鶴丸的相處反而是最多的,雖然他跟其他人的關係都不錯,但要說跟誰比較熟捻,就非鶴丸莫屬了。

從他來到本丸後,一直都是鶴丸在照顧他,直到他『長大』,他依舊在自己身旁。

而他的記憶也不是完全沒健長,他記得自己的過去也曾跟鶴丸相處過一段不短的時間,只是他們過去是怎麼相處的,是否跟現在一樣?仍然模糊不清。

但從鶴丸對他的態度,想必他們之前得關係一定也挺不錯的。

至於他那愛操心的性格,已經是沒得解的習慣,不過……

「我也很關心鶴丸殿的事喔!」一期一振理所當然的笑著說,卻沒得到對方嘻皮笑臉的回應,鶴丸反而整個人靠著梁柱用認真的表情盯著他看。

「鶴丸殿?」

「一期啊……」鶴丸喚著他的小名,用手抵在一期一振的後腦,將自己的額頭輕靠在一期一振的額頭上,金燦的眼眸倒映於對方的眼裡,距離近到只要他願意就能親吻到對方的地步,但他沒這麼做,反而低啞著嗓音對他提醒。

「我可不是你的弟弟們喔。」

一期一振沒有迴避他的意思,他同樣認真的在這個距離下,盯著鶴丸那雙與他色彩相同的金黃。

「我當然知道鶴丸殿不是弟弟們,就算我關心其他人,也不認為大家是我的弟弟啊!」一期一振露出無奈的笑容說:「如果本丸的大家都是我的弟弟,我反而會覺得很頭大。」

基於本能,他對弟弟們的關心與其他人在心裡上是稍有不同的,他也不是什麼大聖人,能夠把自己的愛平分給每個人。

他還是能分得清楚自己的感情是如何,不是盲目。

他們倆人在這種微妙的距離和氛圍下維持了段時間,鶴丸突然漾起一抹燦爛的笑容。

「是嗎?那就好,不然我這大把年紀還要被人當做弟弟的,多丟人啊!」拍拍一期一振的頭,便拉開兩人之間的距離,跳下長廊走到庭院裡的大池塘蹲下身假裝餵裡頭為數不多的鯉魚,實際上是在一期一振看不到的角度,摀著臉懊惱自己剛剛那種幼稚的忌妒表現。

說什麼弟弟不弟弟的,他還能不知道一期一振的感情嗎?真是有夠彆腳的理由,會不會讓一期覺得很蠢啊?

羞澀不已的鶴丸,將放在旁邊方便餵食鯉魚的飼料,無意識的一顆接一顆丟進池裡,把整面池塘水染的全是紅色漂浮物,鯉魚也不可能全部吃完,浪費食物之餘還弄髒了池水。

而這禮拜被分配內番打掃庭院的小夜左文字,不知何時就在一旁看著鶴丸腦包的舉動,沒什麼表情波瀾的臉看不出他此刻的情緒,但他下一秒的動作解釋出,他現在非常不爽。

因為他一腳從鶴丸的屁股上踢上去,讓鶴丸整個人浮空摔進滿是紅色飼料的水池裡。

「我操!搞什麼,誰啊?」著實嚇了一大跳吃進不少魚池水的鶴丸,噁心的唉叫著,全身濕透的甩著水往岸上看。

便見到池邊那雙冰冷的眼眸和那張萬年不苟言笑的臉正黑了一半後,他寧可回去喝池塘水,也不想上岸面對怒火中燒的小夜。

絕對不行小看小夜是把短刀,就算小看了,也不能不注重他身後的靠山,他跟栗田口家族一樣,也有身為左文字家的兄弟控,更何況……他們的短刀孩子們,各個惹不起啊……

「呃……小夜你可別生氣啊……我一定幫你把池塘清理乾淨,我保證!」他下意識的往後退,不料腳下的石頭慎滑,眼見又要跌進池裡,驚慌失措之際他胡亂抓了一把,濺起一大片水花。

低碎了一口髒話,吐出生腥的池水,抹了一把臉後定眼看了剛才被他亂抓的東西,鶴丸國永第一次覺得自己過去的惡作劇得到了報應。

被鶴丸隨手就抓下來泡池水的小夜,看鶴丸的眼神又冷了幾分,甚至連腰間冰冷的刀鋒都亮出來了。

「啊哈哈哈……」現在除了笑,鶴丸實在不知道他還能做什麼反應的好……

就那麼一瞬之間,憤怒的小夜痛快的使出真劍必殺,將鶴丸國永殺出一個重傷,讓他再度沉進池裡,連看屍體一眼都沒有就爬上岸,並意氣用事的將剩下的魚飼料,全數倒進池裡把鶴丸給埋了,丟下一句話頭也不回的離開。

「水池,麻煩了。」

客氣有禮,是個好孩子的表現,就算去除掉他行為上的無聲反抗,小夜依舊是個好孩子表現,因為他為民除害。

在本丸中,沒半個人能倖免鶴丸國永的惡作劇,眾人早想讓他吃一次虧了。

所以小夜今日的行為,既不會遭人責罵,反而會摸著他的頭給糖吃,並說一句『做得好』;另外也不會有人同情鶴丸,反而會咒他活該、死得好之類的話。

當然,這不代表鶴丸的人緣差到大家真想讓他死,就算不想承認,鶴丸在本丸的存在與重心也是非常重要的。

他除了帶給人喜樂與煩惱外,他跟一期一振有著不同風格上的『大哥哥』角色,畢竟在『過去』鶴丸國永是一把跟許多刀劍相處過的寶刀,所以他算是挺了解每個人的個性與過往的,因此在跟人的相處上,也得心應手。

當談心與論事的對象,也是個不錯的人選,如果他能改掉調促人的壞習慣,那大家對他一定只有感激。

總之,鶴丸這人只有一句話可以解釋對他的感受,就是:愛恨交雜啊!矛盾!

將一切事件的發生到結尾看在眼裡的一期一振,早已從坐著的狀態到準備當和事佬的架勢,現在反到是愣然站在原地,既好笑又不知該如何是好。

看著鶴丸自我放棄的飄浮在魚池裡,身上沾滿著一粒又一粒的紅飼料,讓全身白的鶴丸看起來像得了蕁麻疹一樣。

最後還是忍不住笑出來的一期一振,抱著肚子別過臉,悶笑得厲害,飄浮在水面上的鶴丸當然有聽到一期一振的笑聲,到沒對他抱怨有沒有良心,反倒是露出寵溺的無奈笑容,聆聽著有如銀鈴般的笑意。

 

帶著被小夜砍成重傷的鶴丸到手入室療傷,一路上一期一振只要正眼對上鶴丸那張濕漉的模樣還黏著飼料,就笑個不停,就算再怎麼喜歡看到一期一振笑的模樣,但此時此刻被取笑的他還是會覺得很受傷,尤其笑他的人是他喜歡的傢伙。

「笑累了嗎?要不要休息一下?」盤膝撐著頭,無奈的對一期一振問。

「哈哈,抱歉鶴丸殿……」抹著笑出淚的眼角,一期一振很努力保持鎮定,但還是沒什麼用,尤其鶴丸還用無辜的表情看著他,既可憐又很可愛。

「真是的,鶴丸殿你到底在幹嘛啊?」很納悶鶴丸突然破壞魚池的舉動。

至於理由鶴丸當然不可能跟一期一振明講是他擾亂他的心,才會讓他下意識亂丟東西,還好死不死被打理內番的小夜看到,害他沒出陣卻已重傷在手入室了。

「嘛,歡迎你回來的驚喜?」胡亂瞎說著。

「哦?那還真逗趣。」習慣性的跟著鶴丸的瞎扯接話。

「當然。」

「那多來幾次?」

「不,相同的驚喜是不會在放送第二次的,沒創意。」認真拒絕。

「呵,是嗎?那謝謝?」抬起漂亮的眼眸,彎起好看的弧線。

「不客氣。」一雙眼都未離開一期一振的臉孔,鶴丸寵溺的拉著他的臉頰感嘆說道:「也只有你會這麼跟我演相聲了。」

「挺有趣的啊!」一期一振說的一個真心。

他的單純鶴丸當然明白,就因如此才猶豫該如何和他相處,到底能將距離縮短到什麼程度才是對的,而不會嚇到對方等等,諸如此類的煩惱。

忐忑不安的心,最後連膽子都變小了,忍不住都想鄙視自己一番。

完全不明白鶴丸內心糾結的一期一振,拉住對方在他臉上作惡的手,垂著眼眸莫名流露出一股苦澀的黯然。

「鶴丸殿才是……總是把我當孩子看待……」

「什麼?」

一期一振含在口中的喃喃自語聲音小到連離他這麼近的鶴丸都聽不太清楚,不過一期一振並未打算在重覆說一次的漾起溫和的笑容,搖了頭說沒事後,繼續幫鶴丸加速治療。

他的反應看在鶴丸眼裡,只覺得他是在逞強,卻不懂一期怎麼突然心情不好了,緊皺著眉頭回想剛剛他有做了什麼惹了一期不高興嗎?

各自懷著心事,兩人沒了言語,最後帶著這種微妙的氛圍,結束在一期一振進到房間後,鶴丸頹然的蹲在一期房門口,懊惱的抱著頭,焦急的思考剛剛一連串下來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怎麼一期他的心情突然低靡了起來?是因為他的原故嗎?那他做錯了什麼嗎?

一時間難以猜測一期一振的想法讓他有些心煩意亂,就像個老媽子一樣在一期一振的門口窮擔心他家一期是不是到了思春期還是叛逆期,這種沒意義的負面思考漩渦裡,自我煩惱。

孰不知,在房內的一期一振也有著鶴丸稍早前的煩惱。

講出鶴丸對待他像個孩子一樣照顧的自己,實在太丟臉了,就算鶴丸沒聽清楚,他又怎能鬧這種彆扭?

鶴丸的溫柔逗趣,又不屬於他一個人的,為何會想將他占為己有的念頭呢?難怪鶴丸總是把他當需要照顧孩子一樣。

「但我一點都不希望鶴丸殿在把我當成曾經的孩子……」

把臉埋在雙膝,悶悶的吐出寂寞的話語,沉浸在屋內,久久無法忘懷。


评论(2)
热度(7)
© 蕓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