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夢迴夜

記憶,存在於過去。 回憶,沉澱於夢迴中。 旅途中程著回憶,在於夢中。

《K》殤羽櫻【尊多】三

 

『我可是要成為『王』的臣子。』

明明約定過的,對不起了……

 

『沒事沒事的,總會有辦法的,你可是『王』啊!』

王什麼的,也不是我願意的,不要再說這些不負責任的話了。

 

 

      ()   【尊多】

 

人類,其實是很喜歡緬懷過往的生物,無論好壞,那已過去的時間,無法改寫的過程,將成為向前走的動力來源。

 

當King成為『王』的時候;HAMRA成立『吠舞羅』據點的時候。

原本只是三個人停駐的地方,突然間聚集了許多人,那段時間我總是不太習慣,當下總會愣在門口,過幾秒才會意過來,並輕鬆的笑著跟大家打聲招呼。

其中,最有精神的,就是還是國中生年紀的小少年,從他的眼神裡,能看出他對King的崇拜,對我來說真有看到從前自己影子的既視感。

我很喜歡大家熱熱鬧鬧聚在一起的氣氛,雖然太過熱鬧,被草薙哥罵的次數變多了,但大家在一起的感覺真的很快樂,尤其是……King他需要。

他需要用他突如其來的強大力量,再明確的目標上有實質上的控制,同伴越多,他要守護的東西就越多,那只會破壞的能力,就有效的發揮再好的事情上面。

雖然有時候並不會這麼順利……

我安靜地站在門邊,事也被鮮紅的火光佔據,寮竄在狹小的空間內,因為周圍的家具時常被燒得面目全非,所以這間房間只擺了一張椅子,什麼都沒有。

King就閉著眼安靜的坐在椅子上,他一定知道我來了,他正在試圖控制自己時而失控的力量,我輕輕喚了他,貿然走了進去,火光兇猛的撲面而來,但火焰並未灼傷我。

當我站定在King面前,將他整個人環抱在臂彎裡,那寮竄的火光逐漸消散於空中,我抱著他,說著一貫的話語。

 

『冷靜點了嗎?』

『沒事沒事的,總會有辦法的。』

他沒說話,只是用力抓著我衣服,力道大到連背都被他抓痛了,但沒事的,只要King還是『王 (King)』,我是他的『臣子 (同伴)』,他就不會傷到我。

『King,請你不要後悔成為『王』,因為那就是『你』的力量、宿命,請不要不定你自己,不然就太悲傷了。』

我或許並不瞭解他當時的心情,只是從他越來越暴躁的行徑來看,他非常討厭轉變的自己,帶著自暴自棄心情四處破壞,那讓我看得十分難受。

他抬起消瘦的面頰,渙散的眼神,帶著深層的黑眼圈,他就這麼靜靜的看著我,然後也不知誰起得的頭,等意會過來時,兩片唇瓣已相疊在一起。

我們親吻著彼此,安靜的沒有聲響、不帶情慾,只有對方溫熱的氣息噴灑在臉上,帶著菸草的味道。

我冷不防的笑出來,迎上他面帶詭異的眼神,我揮著手,玩笑的說:『接吻似乎是不錯的抑制劑呢。是不是冷靜下來了?』

King突然很認真地盯著我的臉瞧,害我忍不住摸了下自己的臉,好奇臉上是不是有什麼東西吸引他注意了,本想問他怎麼了,反倒被他整個人扯進懷裡,King略帶冰冷的吻,落在我額頭上,低聲同意的道。

『啊,是挺不錯的。』

 

我偶爾會想,與一個人接吻是那麼簡單、順其自然的事嗎?而且對象還是跟自己相同性別的人,卻不覺得反感,這樣是不是很奇怪?

 

我……好像喜歡跟King接吻的感覺。

 

   

 

造就一個人的意義,在於一生的旅程,不停運轉,相互交織著各式各樣的人,一同成長、受挫、歡喜、失去、得到,經驗的累積與體驗,讓『人』更加完美。

所以我記錄著,紀錄大家的每一天,看著新成員逐一加入、也離開;看著大家每一天的變化,好的、壞的,都在內心的『攝像機』裡,按下一張又一張的心靈快門。

能夠待在這裡,是我一生最幸福的事;能夠留在King身邊,我很榮幸。

草薙哥曾問過我,是不是從一開始就料到會變成這樣?King成為王什麼的,這種是……哪可能知道呢。

就真的只是……看著他與眾不同氣場,被深深吸引住了,獨自認定這人一定會成大就,並且得到更多人的追隨。

自以為是的認為與結果,剛好意外重疊而已。

就算我能力在弱,成為吠舞羅最好下手的對象,在這群只會打架鬧事的集團裡,就算常被人說自己在這裡格格不入,或是個有特殊能力的訓獸師,才能在吠舞羅有一席之地等等話語。

對我而言,這只不過是自然而然形成的羈絆,是必然會相連的。

因為,我是要成為『王』的臣子的人啊!

我所追隨的背影,高闊無比,傲然、自信、溫柔、寂寞,我想擁有這個人的一切,擁有陪在他身邊的時間。

 

『如果死後,還能留在對我來說最有意義場所,或許是件很幸福的事。』

『所謂的幽靈看不看得見,也許跟死去之人本身一點關係也沒有。』

單純是活著的人,悲傷的思念。

 

『King,你在幹嘛?』

一群人浩浩蕩蕩的來到夏天的海邊,鬧了一整天,晚上還被幽靈之說給愚弄了一番,眾人都已經累的爬上床去了,唯獨我們的King,還有閒情逸致在沙灘上看夜晚的星星。

『十束啊。』King看了我一眼,也沒說什麼。我安靜的坐在他旁邊,看著夜晚漆黑的大海,在月光的折射下,有著白天不一樣的海面光澤。

『大家今天難得早睡呢。』時間還早,是一般少年還在玩樂的時間:『看來是真的累了。』

『King呢?』

『還好。』

我們的對話很沉靜,只有海面拍打的聲音,我下意識的搓揉起沙面,玩心四起的將沙推在King的肚子上,他只默默的瞥了我一眼,皺著眉頭,到也沒說什麼、也不生氣,任由我玩弄他。

當沙堆可以鋪平他整個肚子時,他突然喚了我一聲。

『十束?』

『嗯?』

『你覺得你會死嗎?』

我瞠大了眼,意外他居然會問這種事,也好笑的覺得為什麼會問這種問題?

『當然啦!沒人不會死的吧!』我理所當然的回答,也好笑的揶揄幾句:『King真可愛,當我是不死之身嗎?』

『啊,確實有點。』他也一副理所當然的回答。

『誒 ~ 怎麼會?』苦笑,心裡大概知道他為什麼會這麼想。

『你總會引來許多麻煩,即使你有你的解決方式,但也不會每次都那麼幸運。』他翻了個身,肚子上的沙堆重回沙灘,認真的看起我來。

一時之間無法理解他為什麼說起這些事,但他的嚴肅的眼神,讓我習慣性的放柔神情,輕聲笑道:『King,你怎麼啦?突然擔心我起來了,被草薙哥傳染了嗎?』

他內心的狂亂與不安,從他成為『王』後,沒一刻鬆懈,他不再像從前,是只自由的野生獅大王,現在他就像帶著枷鎖,無法自由行動而爆躁,試圖想衝破牢籠,可是那不只會傷到他,也會傷到他身邊的人,因為他的力量太強大了。

他伸手撫摸我的臉,掌心帶著濕鹹的大海味道,粗糙的沙子觸感,我漾起一抹安撫的笑,交扣著他的手指,親吻指尖、手腕,他用力攬著我的脖子,將頭往下扯,近距離之下,他親吻著我的唇,不是蜻蜓點水一般的吻,而是將舌頭伸進口腔,帶著情慾般的深吻。

『King……』啞著音的嗓,喉頭乾澀的有些難受。

『我的力量,無法一直保護你們。』

他平淡的陳訴,交握的手指緊了幾分,深墬的眼,閃動落寞的光芒,在眼中的景象就像一只雄氣威武的獅子,露出他一直以來走在眾人目光下的傲強,被硬深深給拔掉他強悍的獠牙,頹然坦露出脆弱,無力的不知該如何向人求救。


                                                             羽  (上) 【尊多】TBC...
                                                                                     試閱  完


评论
热度(2)
© 蕓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