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夢迴夜

記憶,存在於過去。 回憶,沉澱於夢迴中。 旅途中程著回憶,在於夢中。

《黑籃》妖禍系列。本篇 - 心繫【All黑】三

第  三  章 ‧ 紫  原

 

  • 兩年、十年、二十年、百年、千年,一直一直不停的,等待著……

究竟,還要再等多久,才能見面?

 

 

回去的途中,黑子突然喊停,青峰雖然疑惑,但也沒多說什麼就落在離家還有一段距離的地方。

「怎啦?突然的。」

黑子沒回答青峰的話,東張西望的像是在找什麼東西,而那個『什麼東西』很快地就映入在兩人眼前。

「………這什麼?熊?」青峰愕然看著擋住路段的龐然大物,道出連自己都不會相信的物種。

牠當然知道眼前起碼有五棵樹排在一起的身長,面趴在地的大傢伙不是熊了,況且也不會有熊的顏色是紫色的,但牠也想不到有什麼妖怪是紫色的。

牠只是單純的見對方的體型,做出基本反應的聯想。

黑子依舊沒有回答青峰的問題,反而走到巨獸身邊,伸手撫摸牠的毛皮。

實在想提醒黑子,不要隨便亂碰野外不知名的生物,但想到他們第一次見面時,他很有分寸的拿捏彼此的距離,以不刺激到牠為準,想來現在接近這頭巨獸,並不是有勇無謀。

黑子順了順手中柔軟的皮毛,紫色巨獸才稍微有點反應,緩緩移動牠龐大的身軀,露出半瞇的眼睛,發出有氣無力的哀號聲,下一秒身體上出現了變化,緩緩變成跟青峰牠們一樣的人形態,但即使如此,這頭巨獸的人形模樣也有兩米高左右。

紫色的尖耳朵和方才沒注意到的兩條絨毛長條尾巴,交纏在一起,完全沒有半點『熊』的特徵,實在好奇這大傢伙到底是什麼物種,青峰牠對東方妖怪實際了解不深,頂多知道些牠有興趣的而已。

“ 青峰君。”陷入沉思的青峰,聽到黑子的叫喚後回過神來:“ 可以幫忙將牠帶回去嗎? ”

「…………」青峰頓時有些明白火神的心情。

面對一個會隨便亂撿東西回去的主人,然後令你想辦法拖回去,感到萬般無奈,大概就是這種心情。

 

✤✤✤

 

將『巨人』拖回居所的後院,還真不是件簡單的事,牠太小看這傢伙的重量了,而且還是人形的體重,如果是原型……那牠應該需要幫手了。

「呼,這傢伙到底是什麼?你認識?」見黑子點點頭,蹬蹬蹬的跑進屋子裡,拉了火神出來,旁邊還跟著一枚黃瀨。

牠們倆見到屋外多了個『巨人』,並不意外,只是火神一臉受不了的轉回屋子裡,到牠最常待的廚房,開始準備伙食。

青峰挑著眉,不是很懂現在到底發生什麼事了,一旁的黃瀨訕笑的跟黑子坐在『巨人』身邊。

「小紫原還真是每回來每回餓昏在外頭,都不能有個新花招嗎?」

「牠不需要新花招,牠能夠自己走進這扇大門,就謝天謝地了。」弄伙食的火神忍不住在裏頭抱怨一句,然後看著青峰:「不過感動的是,這次遭殃的人不是我。謝啦!」

「…………」青峰覺得自己不是收到一聲謝,而是被嘲笑了。

牠瞪著火神和抽笑的黃瀨,蓄勢待發的準備好拳頭,再有一次惹牠不爽,就往黃瀨臉上送。

「所以牠是?」指著被人嫌棄的前科犯,青峰問。

「紫原敦,我們的友人,是隻活了千年的貓又。」黃瀨得意洋洋地介紹,然後又一臉挑釁的看著青峰,最後那枚準備好的拳頭,就順理成章地送給了黃瀨的臉。

因為答應過黑子要忍一忍,牠努力過了,是黃瀨太白目了,不關牠的事。

牠回頭看著黑子無波的臉孔,絲毫不感到心虛,繼續問牠想知道的事:「貓又是什麼?」

這是牠沒聽過的種族,而青峰只要碰上沒聽過的種族就會先入為主的認為對方是個弱小的傢伙,因為基於好戰的本能,牠雖然是西國的妖怪,但對東方國家較為有名、厲害的妖怪牠還是知道的,像千年九尾妖狐的名號,牠一直很想見識見識,但實際認識後,牠寧願活在妄想裡。

而虎妖型態的火神,是最常見的,連牠們西國也不少有虎妖類型的妖怪,這族群的妖怪強的很強,絕不會弱到哪裡去,火神就是屬於他非常有興趣領教的那型。

不過像綠間那種使毒的鳥妖,牠並不擅長應對,畢竟牠喜歡實戰而不是鬥心機,被人莫名其妙的暗算,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這種,牠非常厭惡,即使牠身體的抗毒性很強,還是會讓牠很不爽。

所以當紫原又是牠沒聽過的種族時,牠的第一想法該不會又是隻純良派,擁有特殊能力的傢伙?因為在黑子身邊的妖怪,都不簡單。

“ 妖貓的一種。”黑子撿了個簡單的說法,不過牠也知道青峰想問的是什麼,思考了下後又說:“ 古時候流傳的說法,貓死後就會變成貓又,而牠們能力的強弱在於年歲的長短。”

“ 雖然沒看過紫原君特別使用過牠的能力,但可以肯定的是紫原君是在場所有妖怪裡,活得最長久的。”

「所以這傢伙很強喽?」青峰的眼睛裡閃耀著躍躍欲試的光芒。

「很強哦 ~ 在我成為妖狐前,小紫原就已經存在了。小青峰如果想死的話,可以在牠面前弄翻食物,小紫原必是會一掌搧了你。」搶在黑子面前回答,黃瀨的金瞳顯示著陰險的詭計,臉上剛被青峰打到的鼻梁還紅腫著,身後已經冒出實體化的黑氣,像是要把青峰生吞活剝一樣。

「嗄?我不要。聽你的話行動、趁你的心,讓我十分不痛快。」青峰連想都沒想就拒絕黃瀨任何提案,只因那是黃瀨提的,牠下意識想拒絕。

「吼哦 ~ 小青峰該不會是怕了吧?」不悅的繼續出言挑釁。

「死狐狸,你說誰怕了?」不同於拳頭,青峰已經亮出了獸爪。

火藥味十足的兩妖,勢必又會在外頭戰一場,已經見怪不怪了,也懶得阻止了。

黑子看著紫原皺起來的眉心,一臉睡不好的模樣,將額頭貼在對方的額頭上,閉上眼睛,輕撫著他的頭髮,原本緊皺的眉心逐漸舒緩開來,但卻發出小動物一般難過的咽嗚聲,默默地流著淚。

即使是在跟黃瀨打架,青峰也都有留意黑子那邊的狀況,只覺得從遇上紫原開始黑子就變的很莫名其妙,臉上的表情有著不屬於黑子哲也的『溫柔』,雖然很細微,但牠確定與平時的差異,況且黑子回應牠的態度也變的有些僵硬、簡略,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的青峰也知道並不是什麼事情都必須告訴牠,但還是會有種……只有自己是被排除在外的鬱悶感。

這群人身上有許多秘密,而牠終究是個外人,無法介入。

暗暗的咋了嘴,丟下和黃瀨的戰鬥,青峰一個旋身消失在眾人面前。

「小青峰怎麼啦?突然逃跑了。」黃瀨知道對方絕不是『逃跑』,但還是撿了個自己聽得很爽的詞彙講。

黑子用餘光瞥向青峰消失的空間,以及猜想牠會去哪的方向,歛下眼簾,不去思考青峰此時的心思,那只會令他不知所措而已。

等到火神將大份量的晚飯煮好,也不見青峰回來,反倒是紫原已經滅掉了好幾碗飯菜了,從火神放下第一個盤子的瞬間,牠就清醒地衝到飯桌前開始狼吞虎嚥,吃飯的速度和份量簡直是火神的兩倍。

坐在一旁的黑子比平時吃的還要少,他的心思早已被這幾天坐在對面那個位置的主人給拉走了,而內心的惆悵感,令他無法忽視對方離開時的視線……

放下碗筷,轉身走到後院去,在心裡對火神牠們說了句出去走走後,就往森林裡邁進,直到再也看不到黑子的身影後,黃瀨連忙站起身,準備偷偷跟在他身邊。

「黃瀨,」臨走前,火神叫住了牠:「順其自然。還記得嗎?」

黃瀨沒有回應,也沒回過頭,但牠露出一抹意義不明的笑容,然後隱藏在黑暗中。

火神默默地喝了一口湯,瞥了一眼那兩個原本就吃不多的飯碗,根本連動都沒動,黃瀨從剛才就只盯著心神不凝玩弄飯粒的黑子看。

無奈地將兩人的飯菜保留起來,免得被紫原全部吃光了,其實青峰的牠也有留,想著他們回來大概都餓了。

「吶火仔,小黑仔跟黃仔怎麼了?」雖然一心一意的在填飽肚子,但紫原不是沒注意到他們微妙的氣氛,以及:「這個家有新成員嗎?」

從一開始就聞到的,外來者的氣味。

大概連牠能夠回到這個家,也是靠『牠』的幫助,因為身上有一股沒聞過的味道。

「啊嗯,只是剛好來這裡避風頭的異族。」火神漫不經心地回答。

「剛好?異族?」紫原停下了吃飯動作,偏著頭看著火神,然後望著屋外夜空中半月型的月亮。

「怎麼了嗎?」

「嗯 ~ 什麼也沒有喔 ~ 」紫原收回視線,繼續慢條斯理地吃著眼前的食物,但比起剛剛的美味,現在似乎淡了不少。

「話說回來,你怎麼來了?見你已經有兩、三年沒來了,怎麼今天忽然會想來?」

以前,紫原總會在每個月的特定時日回到這個家,只是有段時間牠減少了回來的次數,然後逐漸發現牠不再回來了。

雖然不覺得牠會再也不出現,畢竟想見的人、思念的人在這裡,所以牠一定還會回來,只是疑惑為什麼會突然消失,然後又突然地回來,不知道有沒有什麼特別的意義。

「嗯 ~ ? 我也不知道喔 ~ 」咀嚼著口中的食物,含糊不清的說:「單純就只是想過來而已。」

拿紫原的回答沒輒,火神也不再多問,收拾起餐桌和狼藉一片的廚房,沒注意到紫原那雙慵懶的眸子裡,閃爍著異樣的光芒。

抬起深墬的紫瞳,在半圓的月光照射下,折射出的晶瑩,是深長的想念。

月亮好圓啊……快要滿月了吧?仰望了一會,又低下頭去,默默地閉上眼睛,讓自己陷入沒有光亮的黑暗中,渴望著月亮消失的那一天,永遠……

如果沒有月亮,就好了。那樣就能每天見面了吧?就像從前一樣,在一起……

仍舊閉著眼,展開巨大的手掌,正確無誤的遮住夜空中唯一的亮光。牠以為自己已經習慣一個人的孤寂,但每到這個時候,心裡總是特別難熬。

匆匆短暫的瞬間,只會更加難受,所以牠學著忘卻,不要在夜晚抬頭看著天空,這樣就會忘記漫長的等待時間,不知何年何月的感覺,比記得還要好。

明明已經這麼做很久了,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當下有股力量驅使牠抬頭看了天空,然後就這麼不知不覺地回到這個地方。

再看到那張許久未見,長的相仿的臉孔時,滿溢的思念,在今日特別難受……

 

✤✤✤

 

獨自走在幽暗的森林裡,對一個人來說任何的風吹草動都能造成內心的恐慌,但對黑子來說,他其實比較喜歡夜晚,而且現在的森林比起八年前充滿妖異的惡意要來的清靜許多。

當時,因墮入邪道的法憎讓森林裡的『惡』與瘴氣產生了暴走,雖然最後都被淨化乾淨了,不過也差點森林內外都移成平地了。

他們花了將近四年的時間,才重新恢復森林的原貌,然後在黃瀨新的統治下,只有得到許可的人才能夠進入森林和村落,連同妖怪也不能隨意進駐,但像青峰那樣亂闖的倒是有很多,差別在有沒有闖入成功而已。

因為沒了太多妖怪的氣息,所以森林比以往更加幽靜,不顯得太過陰森,流動的涼風牽動他的髮絲,吹撫在面頰上的爽意,他很喜歡這樣夜晚的森林。

黑子一個勁的往上走,即使心裡沒個底,但依他與青峰相處的幾日內,他發現青峰非常喜歡高處,所以他認為對方會在這唯一一處能夠俯視全景容貌的斷崖上,也就是南方森林的盡頭交界點。

而他確實在那見到想見的身影。

仰躺在短草皮上的青峰,仰望著今夜裡唯一的光暈,今晚是見不到星星的夜晚。

黑子原本無聲的腳步,在與草堆中穿梭時發出細微的沙沙聲,悄悄走到青峰身邊坐下來。

“ 青峰君不餓嗎?”沒回應,再說:“ 火神君有留你的晚飯,回去吧? ”

「不用了。」翻了個身,低沉的嗓音背對著他傳來:「反正你們根本沒義務招待我,不是嗎?」青峰冷聲冷語的回答,內心卻有一絲心虛,牠想如果現在看到黑子無波的臉孔,牠一定會產生罪惡感,一份對自己幼稚行為的惱怒。

牠知道,對於自己居然會對於不知情而被排拒在外的感情影響,進而感到憤怒是件很奇怪的事。

明明不應該在意的。他們之間有所隔閡,是從一開始就知曉的,自己也樂於慢慢發掘他們一件件的秘密。

但,牠大概是……被刺激到了吧?黑子對紫原的態度,明顯跟別人不大一樣,隨即當下就激起了一股無名火,因為來的太快、太莫名,牠無法細想這到底是什麼陌生的感情,所以牠就遷就於黑子不理牠,只關心紫原這點上頭。

啊啊 ||小鬼嗎?我? 青峰無言的抹了一把臉,在冷靜過後的這段期間裡,他簡直覺得自己蠢到不行。

現在又為了無聊的面子問題自掘墳墓,這樣不就顯得自己很想和他們打成一片了嗎?眼神已死的青峰,更加不想面對黑子臉上的表情,就算還是一貫的面無表情也不想,因為黑子的眼睛會說話。

在那雙純粹的藍瞳面前,無地自容。

當青峰陷入自我厭惡中,黑子的背突然靠在牠的背上,將全部的重量仰躺在牠身上,安靜的聲音勾畫出文字,屬於黑子哲也獨特的嗓音,輕柔地在心中迴盪。

“ 其實我並沒有把青峰君當作外人看。雖然火神君牠們從沒表示過,但牠們也逐漸的在接納青峰君的存在。”黑子想了想,笑著說:“ 不然青峰君的飯菜可是會跟剛來時一樣,是梅干飯;黃瀨君也不會出現在青峰君面前,和你成天打打鬧鬧的,雖然牠一直都在身邊。”輕鬆的語調論說著他們的改變。

歛下眼,深吸一口氣,緩緩吐出:“ 無論青峰君想知道什麼,我都會跟你說的。”

“ 因為我相信著青峰君。 ”


 ✤✤✤

 

從他『出生』於這個世上,帶著混亂的前世記憶,他就知道自己不是這個世代的人,但卻也真實的存在於這裡。

他並不否定這一世誕生,因為他知道他會活在這裡,是希望的契機,是有目的的。

距他生存在這世上的時間點來說,是距今現在幾百年前,當黃瀨還是普通狐狸的時候;火神還只是個普通的人類,他的貼身侍衛的時候;他還是完整的『黑子哲也』的時候。

原本這塊土地是個非常繁盛的村落,他是這片土地最富有的人家的孩子,他有個疼愛他的父親和最寵愛他的雙胞胎哥哥,但父親並不喜歡哥哥,因為哥哥從出生前就被『詛咒』了。

還在母親的肚子裡時,有位法師到了這做出預言,說母親肚子裡的孩子是會帶來『幸福』及『毀滅』,而他『黑子哲也』是被預為帶來幸福的孩子,他的哥哥則是不祥的『惡』。

母親在生下他們後就死了,父親將錯誤怪罪在哥哥身上,多次想殺了哥哥,但都有異常的力量阻止,不曾成功過,因此父親將哥哥隔離起來,不讓他靠近任何人,也不讓他知道有個哥哥的存在。

但是,雙胞胎就像有條無形的牽引線,他還是意外地發現了哥哥,光是眼神交會的第一眼,彼此的心就像找回失落的另一半那樣的安心。

他總是背著父親到哥哥的廂房裡玩,他那裡總會有許多驚奇,哥哥的體質就像是會吸引妖怪一樣,總能看到一些小妖、小精怪聚集在哥哥的廂房裡,黃瀨也是和哥哥到森林裡去探險時發現的。

雖然牠那時還只是隻普通的狐狸,但哥哥說:未來的黃瀨一定會變成強大的妖怪。

他相信了,因為哥哥說的話從沒錯過,是絕對的。

他的雙眼就像是會預見未來一樣,是不同於『黑子哲也』的力量。

同樣的在哥哥那裡他遇見了紫原和綠間,紫原非常喜歡哥哥,所以一開始他太擅長應付紫原,綠間也是在經過一段時間的熟識,才能發現牠其實挺溫柔的,不然口是心非的綠間講話實在讓人難懂。

牠們是因為哥哥結識的,所以他和牠們兩個的交情並不像和火神跟黃瀨那般要好。

至於現在他和紫原之間的相處會讓人誤會,單純只是因為現在的黑子哲也不再只是『黑子哲也』。

這具身體,從他重新誕於這片土地的那一天開始,既是人,不也是人。

它,存在著兩個不同的靈魂、兩個不同的意識。

 

在他面對死亡的瞬間,他感受到哥哥體內壓抑的強大力量,暴走了。

他和哥哥是雙生子,卻擁有不同的命運,其實他根本不應該存在,他之所以會和哥哥誕生於世,純粹是為了壓抑住哥哥那股會動亂世間的力量,因此產生了正極的他。

如果他死了,那哥哥的力量將會得到解放,可是那不是哥哥所要的。

哥哥他早就擁有控制自己力量的能力,他之所以會暴走,是因為他死在他面前,那是哥哥最不能容忍的事實,所以不論付出多大的代價,他都想留住『黑子哲也』的一切。

因此,哥哥做了選擇。

 

〝 一定、會讓你活下去……〞

 

哥哥將自己的意識消滅,讓他們的身體融為一體,活起這具身體的機能,而雙胞胎強大牽絆留住了他的靈魂,使他們成為真正的『一體』。

但犧牲哥哥獨自苟活,也不是他想要的,所以他也做了選擇。

 

〝 無論多久,讓我們在這具體裡,等待救贖的那一天。〞

〝然後,我們在一起生活吧……〞

 

用僅剩的微薄之力,保留哥哥四分之一的靈魂意識,共同生存在這具軀體裡,但一個身體擁有兩份靈魂果然是不可行的,他們花費了將近百年的時間,交替轉換脫穎而出的就是現在這副模樣。

隱藏在『黑子哲也』意識後面的是他的哥哥,只會在每個月的某個特定時日才會出現,他們無法相見,也無法觸碰到彼此,哥哥能夠擁有他所有的記憶,但他無法得到哥哥唯一一晚的記憶,他甚至連面相,都已經快記不清楚了,只記得對方有著一頭鮮紅的紅髮和一雙美麗的紅瞳。

不過黃瀨說哥哥的眼睛似乎跟他一樣產生了異變,是雙妖異的赤黃色,到不像他這般半瞎了一隻眼,這算是代價吧?

聽起來雖然瘋狂,但這就是他現在最真實的模樣。

他是人,雖然這一世他出生於亂葬崗某位女性屍體的肚子裡,還帶著前世混亂的記憶,像個怪物一樣被村人恐懼,但他還是個人,貨真價實會生老病死的『人類』。

 

“ 所以,紫原君牠只是靠著我在懷念哥哥而已,而我的舉動會有點奇怪,應該只是受到影響而已。”

“ 紫原君牠大概是所有人裡面最思念哥哥的人,畢竟在和哥哥相遇前,紫原君就一直陪在哥哥身邊了。要說他們兩個感情最深,也不為過。”黑子平淡的敘述著他的故事,青峰在他身後安靜認真地聆聽著,雖然覺得不可思議,但牠知道這一切都是真的。

別說解釋了黑子身上奇異是人非人的味道,還有為什麼像他這樣弱小的人,身邊會有這麼多能力高強的妖怪,盡心盡力的守護他。

不論是為了故友,還是百年來甚至千年的思念,那忘卻不了的私情,化作最堅不可摧的牽絆。

像這樣強烈的情感……牠是否也能擁有,可以為一個人付出所有的信念?

青峰沉默的閉上眼,細細的感受著背後那道嬌小的人兒所律動的心跳聲,他似乎沒發現自己也非常容易吸引人或妖的注意,而且是直接牽制著他們的心,令人心之所動。

「哲才是最危險的人吧……」輕聲喃喃自語,牠知道身後的人已經在牠沉默許久的時間中,默默地睡著了。

青峰帶著牠所不知道的寵溺笑容,將黑子瘦弱的身體圈在自己懷裡,懷裡的人兒感受到溫暖的熱源,淺淺的露出笑容蹭了個最舒服的位置,安心的沉眠。

能為一個人貢獻生命、長年孤寂的等待,付出大半歲月只為了一道渺小的希望,在牠聽起來,這群人簡直是瘋了。

但不知道為什麼,卻不討厭這種沒有回應的牽繫。無奈的,跟這群人相處久了,自己的心境也變得柔軟許多?

真是奇妙,不是嗎?明明不過幾日的時間,牠就希望能被他們接納,擁有和他們相同的依賴。搖搖頭,笑自己的傻勁。

毫無警戒的放鬆,是青峰從來沒有過的事,因而沒發現在他們的逆風處的樹林裡,那雙注視著他們倆許久的金瞳,閃耀著複雜的情緒。

黃瀨冷著一張笑臉,緊攥著拳頭,深陷肉裡的指甲可見力道多大,毫無感情的喃喃自語:「總覺得守護多年的寶貝,就要被搶走了呢……」

牠無法只是坐在一旁靜觀其變,因為黑子是牠的全部,牠絕不會承認一個外來者是黑子心中的特別,即便很多事應證了青峰的存在確實是特別的,牠也不想歸順沒道理的命運。

 

不會再讓小黑子被任何事物從我身邊給奪走,絕不。


评论
热度(5)
© 蕓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