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夢迴夜

記憶,存在於過去。 回憶,沉澱於夢迴中。 旅途中程著回憶,在於夢中。

《黑籃》妖禍系列。本篇 - 心繫【All黑。綠高】二之三

「啊!綠間大夫。」

無預警的,嬉鬧中的孩子們齊聲喊了他們要找的人的名字,青峰好奇地往所有人的視線看去,見一名非常高挑的綠髮青年,往那群孩子的方向走去,那人手裡還拿著奇怪的木質偶,手指上還纏著繃帶,輕推著鼻樑上的眼鏡,他和黑髮少年低聲講了幾句話後,少年點了點頭將孩子們全數帶往村子裡去,好讓他獨自留下。

等耳邊的吵鬧聲消失,綠髮青年低沉的聲音迴盪在空氣中:「還要在那躲到什麼時候?」

言下之意似乎是發現他們的到來,才出來迎接他們的,是吧?

見黑子率先從樹叢走出去,青峰頓了下,才慢條斯理地跟在後面,靛藍的深瞳直視著那名綠髮青年,也就是他們此行來要找的人,綠間真太郎。

青峰忽然失去了動力,沒什麼勁的上下打量綠間一遍,也發覺對方在觀察牠。

綠間原本就冷漠的臉孔,皺起了看似不悅的眉頭,對著黑子說:「這就是你撿回來的傢伙?」

黑子點了點頭,看來綠間聽不見黑子的聲音。

「難怪黃瀨那傢伙會那麼多廢話,雖然平常就不少了呦!但就是因為你撿了這種傢伙回來,身為守護靈獸的牠,才感到神經緊繃。這傢伙身上的『臭味』,只要感覺沒壞的,都想退避三尺了。」十分露骨的表現出看到青峰的厭惡感,綠間皺著眉頭犀利的數落牠一番。

而被綠間明顯地用言語刺激到的青峰,額上凸起即將暴怒的青筋,咧嘴倉狂的笑意掛在臉上,靈力包覆在右掌上,一瞬間的快閃青峰已經到綠間跟前。

青峰掌上危險的力量直逼,綠間冷靜地看著牠,絲毫未動,下一秒在牠身體周遭爆出尖刺的羽翼,使靠近牠的青峰被尖銳的羽翼攻擊全數插進了體內,但這一切都只是殘影。

下意識感受到性命受到威脅的同時,青峰那無人能比的速度留下了幻象,才讓人以為牠被攻擊到了。

跳退開了幾步遠,靛藍的眸子一改先前的慵懶,原先的怒火在看到綠間此刻的模樣,低聲狂笑了起來。

哈哈、真棒啊!哲身邊的人,都是一群厲害的傢伙。

燃起了想和綠間一戰的慾火,靛藍的瞳閃過一絲冷光,墊起腳尖一躍,在空中幻化成野獸型態地青峰,鋒利的獸爪直逼綠間,速度也比方才快上兩倍,順利的打破綠間冷靜的假面具。

向後滑翔了個距離,綠間背後長出兩對雪白帶嫣紅的翅膀,羽翼颳起的狂風,是劇毒的飛刃,片片銳利的羽毛往青峰的方向刺去。

高速的閃過往來攻擊來的羽毛,青峰看著被閃過的羽毛插在地上或樹根上,不到一秒就瞬間腐爛,慶幸自己剛剛沒被這堆羽毛給傷到,不然下場就慘了。

「哼,你這傢伙戰鬥力不低嘛!居然裝純良,我還真以為遇上了吃素的妖怪。」落地站定地青峰變回人形,轉了轉僵硬的脖子,笑道。

「…………」綠間翠綠的眸子看著牠,深刻感受到青峰速度上帶來的威脅,雖然並不想做傷了又就醫這種蠢事,卻也沒想到對方能把牠的攻擊全數閃過,牠的擲射準確度可是百分之百,但青峰不只預測了每一發的軌跡,還用牠那變態的速度一一閃過,而這也不過是牠的行動力罷了,如果認真當成敵人打起來,牠就算和火神黃瀨聯手,有可能在牠身上站上優勢嗎?

妖怪血液裡深藏的戰鬥因子,讓綠間忍不住噙著詭異的笑容。

有意思,果真像黃瀨說的一樣,是個怪物,從異國來的魔物 || 地獄使。

可是,說到『罪惡之深』……牠們之首的那位,才是真真正正、貨真價實的『地獄惡鬼』。

推著鼻樑上的眼鏡,深呼了一口氣,壓下熱血過頭戰意,收起了身後的羽翼,重新站定在他們面前,恢復冷靜的綠間回過頭看著稍早把孩子帶開的黑髮少年,在牠和青峰第一時間交手時就跑回來,還帶上了黑子躲在安全處的人類。

「不是叫你看好村子裡的人,防止他們過來嗎?」此指之意就是別讓村裡的人看見這裡的騷動,才叫他帶開所有人,畢竟綠間是以『人類』的身份居住在村裡,而牠身上的氣味也正好能跟人類正常往來,簡單來說就是祥和之氣,這就是為什麼青峰一開始會對綠間喪失興趣的原因。

「嘛 ~ 因為我擔心真醬嘛 ~ 」少年痞痞的笑著說:「你放心啦,反正打著綠間大夫要去森林採藥,也不會有人敢來打攪你。」

因為從以前防範措施就做得很完善了,只要綠間和黑子他們見面,打著去森林採藥的名義,眾人雖會帶著擔憂的目光看著綠間離開,卻又相信他會平安無事回來,因為他們認為綠間是被守護靈獸九尾妖狐所選中的人類。

只有他能夠進入森林,並平安無事的回來。

孰不知,綠間和黑子他們是舊相識,綠間會到來確實是出乎黑子的意料,可是牠能夠來到這裡幫助村裡的人,讓黑子覺得很安心,因為他是沒辦法到村子裡去。

應該說,以前村裡的人就不准他進村落,現在甚至不記得有他這個人的存在。

 

八年前森林被妖怪毀於一片,連村子也呈現半毀的狀態,那時的瘴氣擴張的很迅速,空氣感染形成異變的病異,即便空氣以驚人的速度在淨化,但那殘留下來少量的瘴氣依舊害死不少人。

就在那時候,綠間突然地出現在村子裡,跟著方才和孩子們一同玩樂的黑髮少年。

一開始村裡的人都心有餘悸地觀察他們,因為森林會毀於一旦,就是有誤入歧途的強大術者闖入了九尾妖狐守護的南方地域,而引發了戰爭。

但綠間不管眾人的目光和惡意,遵循自己應該做的事情,救治了不少人,即使牠本人很冷漠又有怪癖,但村裡的人都很尊敬牠,將牠視為救世主也不為過。

而且,這片森林的主人,並無反對綠間的到來。

過去綠間說要去森林採藥時,村人們好意地阻止,卻敵不過綠間的執著,因此有幾個過於熱心的村民以帶路的美意陪同,卻傷的回來,雖然都是輕傷,當場都被綠間醫治好了,但他們也見識到森林只同意綠間進入,其餘的人都會被威嚇出去,因此之後就沒有人會在阻止綠間進入森林。

況且,村裡的人並不喜歡進入森林,淺意識也惦記著絕不能到森林裡去,不然會猥荼守護在這片南方地域的守護靈獸。

孰不知,那是被竄改後的記憶,人們忘了過去被妖怪們統治的黑暗時期,連同有個住在森林裡的人類,『黑子哲也』這個人的存在,都忘記了。

所以黑子沒辦法進入村子,因為他們的記憶裡沒有他這個人,而黃瀨成為人們記憶中偉大又敬畏的守護靈獸,是黑子的意思,希望牠忘卻同族被人類殺害的仇恨,解除詛咒、成為實質上守護這片土地的靈。

因此,只要村人不進入森林,彼此的日子就會相安無事地過著,一切都變的很平靜。

 

只是這份平靜,究竟還能維持多久?

眼看著異族的外來者,綠間隱隱覺得不安,尤其是黑子與牠之間的微妙關係,還有牠能聽見黑子的聲音這件事,到底是好是壞,還不得而知。

歛下眼,轉身離開的同時,牠對著黑子說:「帶著一個蠢蛋還不夠,還要帶著一個惹事生非的傢伙,黑子你是嫌日子過得太清閒了嗎?」

「別忘了每個月都有『忙碌』的時刻,我會來到這裡,可不是來當保母的呦。」

警告意味十足的話語,黑子的回應只是輕輕的點點頭,他知道綠間是關心他的,不然也不會想見青峰或跟他過招,而不是殺了青峰。

不論青峰的實力有多強大,也躲不過殺人斬妖於無形的毒使者。

綠間牠是個神醫,但也是毒使一族首領,牠們是鶴鳥型態的妖怪,雪白的羽翼末端嫣紅的羽色,充滿著毒液,是含著劇毒的鳥妖。

只要綠間想,青峰周遭的空氣因子,就會參雜著毒粉,吸進鼻腔,腐蝕器臟,喪失所有功能的運轉,這樣不論是多強的妖怪,最後也只有死路一條。

所以,牠真的只是單純想要『看看』青峰而已。

見過後的感想,牠只覺得麻煩,不是對青峰本身,而是對黑子……感到麻煩。嘖了一聲,無言地甩袖離開。

眼見綠間要走了,黑髮少年摸著黑子的頭,笑著跟他們說再見,連忙跟在綠間身後離開。

對綠間的說詞有諸多不滿地青峰,氣的牙癢癢的死瞪著他們離開的背影,在心裡發誓下次見到綠間,一定要再多給牠兩拳。

“ 如果青峰君是在想,下次見到綠間君要還以顏色的話,還請住手吧!”黑子平淡的猜測到青峰內心的想法,好心阻止。

青峰不服氣的噘著嘴,沉默。

以為牠是覺得他在看不起牠,黑子安撫地說:“ 綠間君跟青峰君你們不一樣,牠並不……”

「我知道。」

打斷黑子的話,青峰毅然決然堅定自信的眼眸,閃著光輝:「我知道那傢伙還留有一手,而且是死招。」

在戰鬥方面,青峰君的腦袋就會異常的運轉活用,冷靜的分析對手呢,不愧是好戰份子。黑子看牠著的側臉,輕笑。

多望了綠間與黑髮少年離去的方向一眼,心裡寬慰了許多,心情也異常的好。

輕拉著青峰的手,說了句“回家吧”,對方也沒停留或多說什麼,一把抱起黑子,消失在空氣中。

 

 

『為什麼?牠喜歡人類嗎?』

不是喜歡,只是剛好是人類。

 

雖然,綠間君的嘴巴很壞、很不老實,但牠其實是隻溫柔的妖怪。

牠並不喜歡人類,但卻又為人類深深著迷,為了那個人類牠捨棄了族人,成了行醫救世的神醫。

如此改變的綠間君,不喜歡人類,卻也依戀著某個人。

 

心,逐漸變的柔軟,更像一個『人』。


评论
热度(3)
© 蕓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