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夢迴夜

記憶,存在於過去。 回憶,沉澱於夢迴中。 旅途中程著回憶,在於夢中。

《黑籃》妖禍系列。本篇 - 心繫【All黑】二之二

青峰噙著玩味的笑意在嘴邊,牠發現自己來到這裡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觀察黑子臉上不多的表情。

牠對黑子的興趣除了身邊的人外,對於他無條件相信牠無害這件事感到好奇,但對方只回了句直覺打發他,也不像在開玩笑,也不好再逼他什麼。

當然黑子的直覺並不能讓其他兩隻妖信服,而自己的種族和來這裡的理由也不是什麼秘密,就全都跟他們說說了。

理由很簡單,就只是看不爽自己的上頭,大鬧了地獄,如此而已。這實在很像牠青峰會幹出來的事,在認識沒多久的人面前,青峰先前的表現已經完全暴露牠的習性了,所以順利取得這個理由的可信度。

為什麼會是地獄這種不尋常的地方,只因為牠是西國的地獄守門獸,簡單來講就是看門犬,這句話被黃瀨爆出來又是一場亂鬥,過了好幾個時辰才又回到正題。

不過黃瀨說的也沒什麼錯,但那是只低階的魔獸,青峰慎重聲明這點。

以牠的能力來講,掌管生死雖不是牠的權限,但將在世間的任何物種隨意拖進地獄這種事,牠是辦得到的,而且牠的上頭會看牠不爽,愛找牠麻煩也是因為牠的實力已足以威脅到牠們的存在,為了除掉青峰才找了各種汙衊想降罪牠。

一忍再忍,忍無可忍的青峰就這麼大鬧了地獄,滅掉了許多受刑的靈魂,也殺了許多看牠不爽的傢伙,因此牠現在就成了罪犯逃到了異國,感受到這裡強大的結界,才貿然的闖進來,成了實質的入侵者。

看似嚴重的實情,被青峰用輕鬆的語調講完,還義正嚴詞的說那是在幫那些鬼魂解脫,卻沒思考到,牠那一殺一滅可是魂飛魄散,真是罪過,難怪牠身上的邪氣這麼重。所有人無言地想著同個結論。

理由講完了,牠們接受與否都不甘牠的事,只要黑子同意讓牠留下來,那牠們就會勉為其難的同意,這是牠觀察的結果,讓牠講這麼多也只是因為黑子自己也想知道源由而已。

如此這般,牠就這麼住下來了,每天與黃瀨過著打打鬧鬧的日子,觀察黑子各式各樣的表情、和火神比試一下,一點都不無聊,反而比以前在西國的日子有趣充實多了,牠真心這麼想。

現在,黑子又要帶牠去認識厲害的傢伙,就更讓牠坐立難安了。快速的扒完四碗飯後,拉著已經吃飽的黑子就往外跑,瞬間消失兩人的身影。

「啊!小黑子!」看到黑子被青峰帶走就想追上去的黃瀨,被火神一把拉住後領。

「說過了吧?綠間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毒啞你,所以你就乖乖待在家,保自己以後還能喋喋不休的嘴巴一命吧!」火神笑的一臉燦爛的補充:「雖然我非常希望你快去綠間那裡被毒啞,但黑子不忍心,就別辜負他的好意了。」

「……我會乖乖留在家修紙門的。」

還不忘記自己弄壞的東西要自己修這點,火神的心情稍微好轉的放開牠,繼續吃飯。

黃瀨苦著一張臉趴在桌上,鬱悶的想著青峰與黑子急速加深的默契,就感到焦躁不安。

也不是不知道黃瀨在想什麼的火神,拍著牠的頭:「很多事情順其自然就好了,如果真心為黑子著想的話。」

「………」細長的金眸瞥了一眼身旁的人。

牠一直在想,從以前到現在火神陪在黑子身邊的這份感情,到底是經由什麼樣的情感生成的?

愛慕之情?感恩之情?忠誠之心?不論是哪個,好似都能從火神身上看到一點。

但牠不一樣,從一開始牠就喜歡小黑子,從他撿到牠,陪在他身邊,即便他們逝去了好幾百年的歲月,這份感情依舊沒變,只有更加想佔有他的念頭。

不想讓黑子知道牠對他的感情,而拒而遠之,牠保持著最佳距離的平衡,也不討厭這樣的日子。

只是現在,被一個異族來的傢伙,打破了這份安定,使得牠無法默不作聲,淡定的看著逐漸變化的日常。

是的,變化。

小黑子的感情,正在一點一滴的變化著,因為青峰的緣故。

牠們彼此對彼此身上的未知感吸引著,那份牽連著他們的默契和黑子的語言,讓心境變化著。

  

✤✤✤

 

詭風捲起蒼森,聚在風眼中心的黑子和青峰一落的站穩,便已到森林唯一一座大湖邊地帶。

「好了,往哪邊走?」青峰貿然的問黑子,頓時讓他無言以對。明明不知道路,卻將人隨便帶出來亂飛了個距離,才問要去哪,到底是想觀光還是一頭熱?

說到觀光……

“ 青峰君已經對這裡的地勢了解過了嗎? ”

「當然,鬧著黃瀨玩的同時,就把這片林子的任何細節摸透了。」青峰得意洋洋地回答。

牠果然是在戲弄黃瀨君嗎?得知青峰每天跟黃瀨打打鬧鬧的意圖,黑子的心只覺得疲累,原本只要應付好一個就夠了,現在煩麻變本加厲,還有越演越烈的趨勢,光用想的就頭痛。

黑子無奈的嘆口氣:“ 請青峰君以後能夠不要這麼刺激黃瀨君嗎?挺困擾的。”

青峰看了他一眼:「如果哲覺得困擾的話,就不做了。」

“ 咦!? ”

「幹嘛啦?這不可置信的表情是怎樣?」見黑子明顯就是吃驚的模樣,青峰不滿的揉亂他的頭髮。

“ 不,我還以為青峰君會反抗幾句的。請不要再玩我的頭了。”知道自己失禮在先,不過被青峰這樣弄還是會痛的,連忙閃避牠在他頭上作惡的手。

「哈?什麼啦?真是的……」僥倖饒過黑子,青峰噘著嘴:「嘛,其實並不討厭那傢伙,只是看那傢伙的反應很有趣,不知不覺就挑釁回去了。」

搔搔臉,牠也不是沒意識到自己的情緒被黃瀨牽著鼻子走,三不五時就槓起來,其實牠並沒有那麼多精力陪別人吵架或打架,不然以前那些看不順眼的傢伙,牠也不會隱忍到現在才爆發。

聽青峰這麼解釋,黑子點著頭回應:“ 嗯,這點我也十分贊同呢。黃瀨君的反應確實會激起人的惡根性。”

「對吧!」

一拍即合的結論,就是在心裡很沒誠意的,默默哀掉被兩人視為娛樂對象的黃瀨。

 

「話說回來,哲你要找的綠間,該不會是在那個方向吧?」青峰指著東南方的位置。

那裡是牠唯一還沒踏足的地方,因為那是人類所居住的村落,也是整片南方區域唯一的村民。

“ 是的,綠間君牠就住在村子裡。”

「為什麼?牠喜歡人類?」妖怪會選擇居住在人類的村子,不論是哪個國家,都會被視為奇葩。

這樣的妖怪不是因為太過溫柔不喜殺生,就是打從心裡喜歡人類,不然就是將人類視為食物,好獵捕而隱藏在人群裡。

以黑子認識的妖群來講,牠選擇比較溫和的答案,畢竟黑子這樣的人,也很難想像他會跟邪惡的妖怪混為一談。

啊不,其實牠自己就不是個善良之輩,只是莫名的……對黑子比較溫柔一點?意識到自己用什麼樣的形容詞形容自己時,青峰一陣語塞,有點被嚇到自己居然會這麼想。

『溫柔』?牠嗎?這個詞既溫暖又陌生,牠不是很難理解這兩個字的意義,但並不討厭這種感覺。

大概,從第一眼見到黑子牠就有這種感覺,能夠跟這個人合得來、能信任這個人,如此信念著,盲目著。

不會說這種狀態對牠的身分而言是好的,但重點是牠喜歡這種感覺,喜歡在黑子身邊的感覺,釐清這點就夠了。

牠青峰大輝只為自己而活,想怎樣就怎樣,沒有人能牽制得了牠 ── 橫行的霸者。

 

青峰的舉例讓黑子搖了搖頭,又遲疑了一下,一臉困惑的模樣,認真思考綠間到底喜不喜歡人類這個問題。

想了很久仍不得其解,他就指著村落示意青峰帶他過去。只是隨便問問的青峰,也沒特別想知道答案,一把抱起黑子的腰躍起,身邊的風密集的環繞在他們身周,迅速便捷地躍到指定的地點,森林與村子的交界。

在那剛好看見一群孩子圍繞在一名黑髮少年身邊打轉,要求陪他們玩,少年無奈地笑著,猶豫半晌後,並沒拒絕他們的請求。

打算無視人群走過去的青峰,被黑子一把拉住手腕拖到樹林裡。

「幹嘛啊哲?」被一股腦地拖到樹叢中躲起來,青峰不解地問。

“ 晚點在過去,我不想引起騷動。”

「嗄?如果你是在說我的模樣的話,別擔心啊,我會藏好的。」以為黑子在說牠妖怪的身分會引起恐慌,這點黑子沒有回答牠。

青峰看著黑子那張平靜無波的臉孔,內心裡激起微小的漣漪。

哲……?這是在難過嗎?

不知為何,牠看到黑子的表情就如此聯想,即便想問清楚,頓時也不知該從何開口,乾脆就安靜下來,等待黑子下一步動作。


TBC...


评论
热度(3)
© 蕓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