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夢迴夜

記憶,存在於過去。 回憶,沉澱於夢迴中。 旅途中程著回憶,在於夢中。

《黑籃》妖禍系列。本篇 - 心繫【All黑】一之三、第二章

紅髮青年沉默地看著已經閉上眼的青峰,走回牠平時坐的位置,重新點起火熱鍋爐裡的湯,室內一片安靜,打破沉默的是忽然坐起身子,用一臉渴望的眼神盯著火神手中加熱的湯,肚子很誠實地發出巨大哀號聲。

紅髮青年已經對厚顏無恥的豹妖沒什麼期望了,自動的盛了一碗給青峰,對方果然連聲謝也沒有就吃了起來,反倒是坐在走廊的黃瀨,從偷看變成瞪視,最後再也受不了的消失在空氣中。

無奈的嘆口氣,默默地也盛了一碗給在一旁安靜到以為他消失的黑子,然後對著青峰說:「我叫火神大我,是黑子的式神,走掉的那個叫黃瀨涼太,是這片土地的守護靈獸,也算是黑子的式神。」


「哦唔。」青峰不是很在意的聽著,牠們是什麼牠已經知道了,只是得到確認而已,牠要記的只有牠們的名字,在更詳細的事情,想來火神也不會跟牠說的,要知道只有慢慢自己去挖掘。

說到要知道事情……吞下第三碗勉強塞足了牙縫,青峰轉過頭面對黑子。

「你叫什麼名字?」

「他……」當火神想要回答,青峰伸手制止他。

「我想自己聽他說。」

「你這傢伙,難道看不出黑子他不會說話嗎?」已經被這個桀傲不遜的外來者,弄到快氣結身亡的火神,坳斷了他手中第二支勺子。

「我知道那只是表面,他還有別的辦法可以說話吧。」

「就算是又怎樣?沒和黑子締結契約的傢伙,是不能聽得到他的聲音的。」

「但我就是覺得我聽得到。」

自認自己在跟對方爭辯下去會精神崩潰,火神摀著發痛的頭,不打算再多費口舌,交給黑子自己處理,隨便青峰了。

黑子仍然對此沒多大的反應,清澈的水色藍瞳對視著青峰那雙炯炯有神的靛藍雙眼,漾起輕柔的微笑。


“ 黑子。我叫黑子哲也。”


在聽到黑子的自介後,火神瞥了一眼理應當沒反應的青峰,但牠卻看見對方噙著大大的笑容,滿足的回應。

「果然那個好聽的聲音是你的啊!」

火神意外的瞠大雙眼,他不可自信的看著青峰,想把這一切都只當作巧合,可是黑子卻很平常的跟青峰對話。

“ 果然青峰君聽得見呢,這是為什麼呢? ”黑子自己也不是很明白,只是有一種感覺,青峰是可以聽得到的。

「誰知道,反正正好省了麻煩不是?」

“ 是的呢。”

「嘛,黑子什麼的有點繞口,就叫你哲吧!」青峰隨興的決定,也不管黑子的意願如何,我行我素到了極點。而黑子對於對方想叫他什麼名字,也沒什麼意見,就隨牠了。

知道黑子同意,青峰開心的伸手揉亂了黑子柔軟的頭髮,不同於第一印象那樣陰險狠冽,牠臉上露出了個很爽朗的笑容。黑子有些意外會看到牠這樣的表情,不過這份驚喜到讓他覺得很高興。

與黑子泰然的接受聲音這件事不同,火神正難以消化耳朵所接收到的訊息,心裡只充滿著困惑和不安。

從來沒有人或妖能夠在尚未和黑子締結契約的時候與黑子對話,而且這傢伙肯定不是守護靈,身上的邪氣太霸道了。

那到底為什麼牠可以聽得到黑子的聲音?

雖然有滿腹的疑問,但當牠看到黑子臉上的笑容時,呆滯了半晌。

總覺得有很久、很久沒看過黑子臉上露出這麼大的笑容,平時明明都只是淺笑而已。難道他很高興有這麼一個與他毫無瓜葛,卻能聽到他聲音的人出現?

火神看著青峰,忽然覺得青峰會來到這裡的原因,並不單純。


 
到底為什麼來到這?與黑子相遇。

想來,這一切都只能被動的留給時間慢慢去確認。





第  二  章 ‧ 
 
 
無聲的幻象,景幕一場一場迅速的轉換,無法停留,也無法阻止,純粹是流瀉出來的過去記憶。

畫面裡,有在意的人和不認識的人,以及剛認識的人,他們在對話、在歡笑,即便聽不到他們再說什麼,感覺卻很快樂的樣子,那樣的笑容……
 

 
「喂哲,出門吧!出門!」

一大清早,青峰就非常有精神的洩掉黑子身上的暖被,讓瞬間接收到冷空氣的瘦小少年捲曲了自己的身體,將整個臉埋進柔軟的枕頭裡。

「醒來了啦!哲!」用腳尖踢了幾下黑子露出來的肚子。

“ 唔疼……不要、吵…嗯…… ”被打擾清夢的不耐讓黑子皺起小小的臉,捋緊床被,將自己捲成一團,雪白的雙腿暴露在外,不滿地在心裡低喃,尚未清醒的意識再度陷入沉眠。

眼見黑子又昏睡過去了,青峰蹲下身,手肘撐著膝蓋托著下顎,露出個不懷好意的笑容,調笑的說:「吶哲,有沒有人說過你賴床時很妖媚?」

某天意外的發現在黑子還沒睡醒前叫他,可以看到平時看不到的表情,有種撒嬌的耍賴感,可愛誘人。為了能看到黑子這樣反應,青峰不妨特別早起之美意叫黑子起床。

不過下一秒就會被某個傢伙打壞牠的興致。

「小青峰!!你給我離小黑子遠一點!!」

“刷”的一聲,紙門被某個粗暴的傢伙一把扯破,氣急敗壞的一腳往青峰的後腦勺踢去,青峰嘖了一聲,輕鬆閃過,黃瀨的那腳在快要波及到黑子之前還能轉向,連續追打著竄逃的青峰。

「站住!小青峰!」

「就說別叫我那奇怪的名字了!混帳狐狸!」向後白了黃瀨一眼,整個人消失在空氣中,追著牠跑的黃瀨也跟著消失,兩個幼稚鬼又跑去你追我跑,每天玩不膩的『遊戲』了。

黑子揉揉酸澀的眼,在黃瀨弄破不知第幾扇紙門,陽光照射進來,刺眼的讓他睡不著,也不可能睡得到了了,牠們兩個那麼吵,他每天就是被這混亂的爭吵聲給叫醒的。

「別揉眼睛,醒了就快去整理你的鳥窩頭。」火神從他身後抓下他的手,邊說邊收拾一團亂的被子。
黑子迷迷糊糊的點點頭,連忙起身去梳洗,慢慢回籠的思緒,眨了眨雙眼,從他一半的視野中望見火神忙碌的身影和森林裡激起的塵埃,是那兩隻妖怪炸出來的。

自從青峰決定在這住下後的第七天,每個早晨都是這麼混亂。

黃瀨本來就不贊成收留青峰,但看在黑子的面子上也勉為其難的接受了,不過黃瀨最無法接受的就是青峰與黑子的親近,尤其是當牠聽到青峰可以與黑子對話時,那被受打擊的模樣和眼裡所散發出來的怨念。加上青峰譏諷牠明明是守護靈獸,卻等到締結契約時才能順利聽得到黑子的聲音,這點來恥笑黃瀨,頓時讓牠們倆的關係更加惡劣了,便成了現在這樣成天打打鬧鬧的模式。

不過以黃瀨的稱呼論來講,只把認可的人加上『小』字來稱呼,而從黃瀨改變對青峰的稱謂,這就代表牠是認同青峰的,但只有實力,在和黑子有關的事情上,牠們是死對頭。


黑子按壓著自己看不見的那隻眼,轉過頭對火神說:“ 火神君,今天想帶青峰君到綠間君那邊一下。”

「嗄?怎麼突然想帶那傢伙過去?」火神不解地問,卻見到黑子還是剛睡醒就雜亂無章的頭毛,受不了的走過去幫他梳理柔軟的髮絲。

牠對黑子的頭髮實在感到無解,明明睡相沒很差,為什麼早上醒來卻是這種頭?
黑子乖順的任由火神幫他整理頭髮,沉思了下,回答:“ 嗯……因為黃瀨君的關係?讓綠間君想見一下。”
「……喔,了解。」擺擺手,牠已經沒興趣聽理由了,反正一定是黃瀨太吵了,吵的受不了,才想找黑子抱怨這種事,牠沒興趣。也辛苦那傢伙,有那個力氣聽黃瀨碎碎念好幾天了。

“嗯”了一聲,隨著火神弄好他的頭髮後,自己也差不多打理好,就走到正廳準備吃早飯。

坐在飯桌前,等著掌管他們生活家計的火神遞來的早飯,心懷感激的一口一口慢慢享用,沒多久青峰和黃瀨就會風塵僕僕地回來與他一同用飯,不過是先挨罵才准吃飯。

 
「哲,今天我們要去哪?」喜歡邊吃邊講話的青峰,吃到一半就先問主事者今天的行程。

因為昨晚就跟青峰說好要帶牠出門,所以青峰才會一大早吵著要出門,不過就算不出去,牠也還是會每天七早八早叫他起床,然後被黃瀨追殺,這麼樂此不疲到底是有什麼用意?黑子實在不明白。

“ 去綠間君那裡。”

「綠間?」

「咦?小黑子要去找小綠間嗎?我也要去。」

“ 不,黃瀨君待在家,綠間君說牠非常不想看見你。”

「咦 ~ 好過分!」

注意到黑子的用詞,青峰反問:「綠間是妖怪嗎?種族?強嗎?」對聚集在黑子身邊的人,青峰都備感興趣,因為黑子明明沒什麼力量,卻有兩隻實力高強的妖怪是他的守護獸,想來黑子身邊的人一定都很有來頭,如此的先入為主。

“ 綠間君牠…… ”

「哼哼,小綠間很厲害喔!一定會幫我教訓小青峰!」搶先發話的黃瀨,得意洋洋地炫耀自家友人的模樣,讓人忍不住想潑他冷水,也確實沒忍住……

「黃瀨,我覺得綠間牠最想做的事情應該是先毒啞你。」火神一邊迅速進食,一邊對黃瀨放馬後炮。
「咦咦咦!?小火神你不是應該要跟我站在同一陣線嗎?為什麼連你也要欺負我!」黃瀨瞪大牠那雙漂亮的眼眸,不滿的抱怨。

「啊啊 ── 習慣,別介意。」夾走黑子吃不下的菜,毫無歉意地回道。

「我超介意的!」某隻狐狸繼續無理取鬧。


  ── 吵死了。

黑子冷著一張臉,嫌惡的三個字表現的淋漓盡致。


TBC....


评论
热度(3)
© 蕓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