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夢迴夜

記憶,存在於過去。 回憶,沉澱於夢迴中。 旅途中程著回憶,在於夢中。

《黑籃》妖禍系列。本篇 - 心繫【All黑】一之二

「喂你這沒禮貌的傢伙,不懂問人名字前先報自己來歷的規矩嗎?」被豹妖輕鬆的打散結界,稍微讓黃瀨受了點打擊,但這不表示牠能默許這頭野獸在牠的領地裡任意妄為下去。

而且,牠看黑子的眼神,讓牠覺得危險。

「嗄?那你叫什麼名字?狐狸。」豹妖仍是一派輕鬆地搭著話,分了點視線給怒不可設的黃瀨。


 「膽敢如此藐視我,可別小看我了!」黃瀨已經徹底被對方態度給激怒了,身旁具現了幾顆光球,是將強大靈力濃縮壓縮過的靈丸彈,被打到可是會灰飛煙滅,就算是餘波也能死傷全數的能力。

不過黃瀨自己稍微改良過這招,從無差別攻擊到施展者認定的敵人才會被攻擊,這只有能力強大的術者有辦法控制的。

豹妖的眼神閃過一絲興奮,好戰的血液在沸騰,就算身處在異處,也改不了想大鬧一翻的衝動,尤其是面對有興趣的傢伙,還以為這傢伙強大的只有結界術,沒想到還留有一手啊!

啊啊,不得不承認,依牠現在的身體狀態大概擋不了這擊,就算勉強擋下來傷是只會加重,這可受不了。噙著邪惡的笑容,瞬身閃間消失在眾人面前。

「黃瀨!」紅髮青年喊叫了一聲,黃瀨才意識到不妙想拉著身旁的人,卻撲了個空,當豹妖再次出現在牠們眼前時,身邊還帶著黑子,退到庭院的大樹下。

「小黑子!」

看到黑子在對方手上,他們不敢妄為,只能惡狠狠地瞪著眼前危險的敵人,不過豹妖青年倒是沒想過要傷害懷中的少年,而且他頓時對眼前的兩妖感到興趣,也對牠們之間的關係好奇的很。

在牠們稍微展出實力的瞬間,牠就能判定這兩名妖非常強悍,只是牠不懂為什麼像牠們這樣的妖怪,會這麼在乎這名看似普通的人類。

啊……說普通好像也不准,哪有人有辦法在性命受到威脅時還一臉淡定的?就算是妖怪也不可能。而且他身上的味道很獨特。當牠這樣想,臉湊到黑子的頸邊聞了聞,看在守護黑子的兩妖眼裡,這景象簡直嚴重刺激到牠們的神經。

不可忽視的強力氣流,餘波直衝而來,兩妖低垂著頭,手裡拿著自己的武器,冰寒的直視豹妖。

「喂,妖怪,給我滾離黑子身邊。」紅髮青年冷漠的瞪視著豹妖,手中的武士刀折射出他銳利的冷光,身旁的黃瀨執起手中的扇子,身邊化現出眾多妖狐,不論對方跑到哪、速度有多快,牠都有自信能追得上牠。兩妖皆發出比剛剛更盛大的力量,豹妖收起噙在嘴邊玩笑的笑容,謹慎地看著牠們,那怕是一絲風吹草動都能引發牠們瞬間的鬥爭。

讓紅髮青年與黃瀨盛怒的對象,無奈的嘆口氣,輕輕拍著豹妖的手臂,豹妖遲疑了一下,放開了黑子。也不見黑子做了什麼舉動,但對面的兩妖確實已經收起殺氣,一臉不服氣地看著黑子,豹妖疑惑的挑著眉,想想應該是心靈接收,牠看得出這名過於安靜的少年,大概發不出聲音這種東西。

但對牠們妖物來講,守護靈能夠聽得到萬物的心語,那個紅髮的應該是少年的式神,不過跟一般見識的式神不太一樣,因為牠並不吸收施術者的靈力活動,會發現這點單純是因為牠剛發出來的力量,不是少年所能負荷的能量。

他們,到底是什麼關係?


好似溝通完了,對面的兩妖已經收起武器,只是眼神依舊不遜的瞪著牠,豹妖無所謂的聳聳肩。隨後牠感覺自己的手被一隻小小的手掌給握住,愣了一下,理當應該是把他的手給拍開,但不知道為什麼牠無能這麼做。

皺著眉,越過瞪視著牠的兩妖身旁,走回剛剛的位置,牠默默的看著黑子重新幫牠止血上藥包紮的動作,自然的好像方才的事情都沒發生過,牠就只是被他撿回來的傷患一樣,平凡的接受治療。乖順的任由黑子在牠身上摸來摸去,也不反感,只是如果沒有前方兩雙灼人的視線會更好。

豹妖篇著頭看著牠們,想了下說:「我叫青峰大輝,從異國來的。」

「打個交到吧,讓我住在這裡躲避一些時日,如何?」

「你這野蠻沒禮貌的傢伙,以為小黑子願意留下你,就能任意妄為了嗎?別做夢了!」從一開始就對豹妖青峰很有意見的黃瀨,面對牠理直氣壯的態度已經不滿到了極點。

「夠了黑子,不管你這回說什麼,都不會聽你的把這傢伙留在這裡!」紅髮青年同樣持反對意見,原本還只是抱以觀察的角度去介入,在剛剛青峰做出足以危害到黑子的事情時,牠就不能再容忍了。

黑子並沒有把視線轉向牠們,仍認真的檢視青峰身上的傷,一一處裡好的綁上繃帶,然後抬眼看著青峰,那表情好似再說『如果想讓牠們認同你,就表現出一點誠意。』

青峰一臉嫌惡的擺開臉,煩躁的搔著頭,低頭認錯什麼的牠可做不到,而且是那隻狐狸先挑釁的。但是牠現在確實急需要一個可容身的地方。

牠可是因為這個地區擁有個強大的結界,而且還是異國,他才來到這裡的,不然以他族的追捕能力實在感到棘手,雖然追兵的實力沒比牠高,但人海戰術一直是消耗強大敵人最好的戰術。

苦思多量了許久,青峰深呼一口氣,說:「嘛,方才的事算我不對,我是個好戰份子,你這隻狐狸又在我沒睡飽的時候出言挑釁,所以就忍不住動怒啦!」

「你確定你這是道歉的說詞嗎?」黃瀨已經耐不性子的站起身,刷出扇身,不顧後果的對青峰發動攻擊。青峰連眉頭都沒動一下,任由黃瀨的攻擊從臉頰手臂劃過,流下血色的痕跡。

「以為任憑我打就行了嗎?」冷冽的金瞳直盯著青峰平靜的靛藍,收起扇子走到牠面前,揪起牠的衣領:「怎麼不回話了?」

「隨便你想怎樣,既然我願意退一步,就會配合你們,讓你們同意為止。」青峰平淡的陳訴著,但在牠那雙危險的獸眼閃過一絲狡桀,語氣頓時又變的輕藐

「不過,有一點你要記住,小狐狸。」

「我青峰大爺,可不知道歉怎麼寫。能讓我這麼狼狽,已經算不錯了。」

「你!」

「夠了黃瀨,算了。我看那傢伙最多只能做到這種地步了。」紅髮青年拍了拍黃瀨的肩膀,示意牠把人放下來。

黃瀨心不甘情不願的甩開手,負氣的坐到走廊去,靠著柱子望著森林,牠沒離開純粹是不想讓那頭可惡的黑豹在牠眼皮子底下,有任何作亂的機會!

「你確實有自大的本事,但別以為你有辦法繼續囂張下去,在這個地區實力高強的妖,不是你這個異族可隨意橫行霸道的。」要說紅髮青年冷靜,其實不然,那雙冒火的紅瞳,就像烈火一樣,想把青峰給燃個殆盡。

好笑的輕嗤一聲,擺擺手說:「好行,你不用威脅我也知道,光你們兩個就不好惹了。而我單純只是需要一個可藏身的地方,並沒有大鬧的意思。說說你們這的規矩,我聽聽,盡量做到摟!」

對於強者牠能坦然認同的誇獎,而且牠大概是挺看好這兩個護主心切的妖,正直灼熱的情感,都是牠很少接觸過的,感覺不壞。

「這裡只有一個規矩,但是是『一定』要遵守。」紅髮青年睇了牠一眼,僅然慎道:「不准傷害黑子。」

青峰微微笑了出來,早猜到這是對方會開的條件,放鬆身體往後仰躺,無所謂的說:「行,反正我也沒有想要傷害這個小傢伙的意願。」不如說,對他興趣比較高。


TBC...


评论
热度(3)
© 蕓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