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夢迴夜

記憶,存在於過去。 回憶,沉澱於夢迴中。 旅途中程著回憶,在於夢中。

《黑籃》妖禍系列。本篇 - 心繫【All黑】一

第  一  章 ‧ 

 

 

艷麗熾熱的火炎,眩目的染遍視野的風景,人們張狂逃竄,裂嘴震耳的發出不成聲的驚叫,被恐懼掠奪了神智,身體感受到焚燒的火熱痛感。

最後,失去了一切。

 

 

從林間將豹妖拖回居所,將牠身上的傷全數細心的包紮完畢,已過了兩個時辰。

期間,屋子的第三個同居人氣急敗壞地回來,直看到地上的豹妖,躺在被鋪好的被子床上,瞪圓了他妖媚的金色眼瞳,金色髮上的尖耳豎的挺直,背後的九條尾巴在空氣中揮舞,怒不可設的對著開始煮飯的紅髮青年怒吼:「這是什麼!?為什麼要帶入侵者進來?」

平時冷酷俊美的外表,一瞬間扭曲,毫無形象的剁著腳,只見對方將煮好的湯盛好遞到水色少年面前,少年閉著雙眼默念於心的感恩,動作輕柔優雅的喝起熱騰騰的湯。

「我說你啊,就不能安靜一點嗎?」紅髮青年受不了的白了對方一眼,繼續手邊的動作,訴道:「與其問我,不如問黑子,你不覺得重點在這嗎?」

金髮青年抿直了唇線,艱難的將視線轉移到一派悠閒的水色少年臉上,跪坐在名為黑子的水色少年面前,一臉我有疑問要求解答的模樣。

放下手中的溫暖,黑子面無表情地看著金髮青年,他們之間沒有表面上的語言,因為黑子不會說話,所以黑子對牠們是用心靈在溝通的。

“ 原來黃瀨君是對重傷患見死不救的妖,真是看錯你了呢。”配合話語,黑子譴責性的皺起眉。

「除了小黑子外我確實對任何事物都會見死不救,因為我的整顆心都在小黑子身上!」不過某妖的臉皮有十公尺長,講情話如吃飯喝水,重點牠還是一臉認真地講。

“ 黃瀨君,我還在吃飯。”表示太肉麻噁心,會害他吐的。

「嗚嗚,小黑子真過分!講重點啦!」

「………」紅髮青年冷著一張臉聽著他們沒意義的對話,很習慣這種被兜了一圈,才回到原話題的模式。

只能說,黑子把某妖耍的團團轉視為人生娛樂,而且那個某妖黃瀨,還是統領這片土地的 ── 千年九尾妖狐大人。

“ 黃瀨君真是吵呢。”

「嗚嗚,小黑子你不能有了新歡就忘了舊愛啊!」

“ 實在聽不懂你再說什麼…… ”

嘛嗯……反正狐狸和人都對這種發展,玩的不亦樂乎就是了。


察覺到他們的爭吵源頭正發出難受的低嗚聲,紅髮青年看著地上的豹妖曲捲了整個身體,前腳還很人性化的覆蓋在耳朵上。但或許是因為黃瀨的聲音太吵了,吵著休養的傷患,最後豹妖不悅的睜開牠那雙靛藍的獸眼,準確地瞪視著噪音汙染者。

紅髮青年這時才發現身旁的聲音已經消失,兩雙不同顏色的雙眼直盯著被吵醒很不爽的豹妖看,只是接收到豹妖帶有惡意的視線,黃瀨的臉色也變的冰冷,跟剛剛還會打鬧的模樣不一樣。

「看什麼啊?你這個入侵者。」黃瀨居高臨下的抬高下顎,十足挑釁的對著被激怒的豹妖說。

明顯的黑氣從豹妖身上溢發而出,發出野獸的低吼,靛藍的獸眼勾起冰冷的冷光,不顧身上的傷勢平穩的爬起來,剛被包紮好的傷口因牠的動作又裂開來,流出暗紅色的鮮血染溼雪白的繃帶。

紅髮青年看著被染紅的繃帶皺著眉,既不想阻止黃瀨也不想看到牠剛剛才弄好的繃帶被傷患報廢掉,當牠想開口說點什麼的時候,黑子已經出手了。

手掌毫不留情地打上黃瀨刻意抬高的下顎,讓牠乾脆就這麼抬著好了,對傷患下手是輕柔了點,但也是一擊斃殺的按壓住比較嚴重的傷口,使豹妖痛軟了身子跪回地上去。

黃瀨流著受到打擊的兩行清淚叫著小黑子,地上的豹妖吃痛的低嗚幾聲,惡狠狠地瞪著黑子。

牠有認出眼前的水色少年是在牠意識陷入昏迷前遇到的人類,身體上的傷有接受過治療的感覺牠也發覺,是那名人類救了牠牠感覺得出來,但先不論牠會不會感謝對方的救命之恩,敢如此攻擊牠就休怪牠不留情面。

不同於被吵醒時的惡意,那帶著殺氣的惡一閃於靛藍之下,豹妖的攻擊是一瞬間,肉眼捕捉不到的速度,一直都有留意豹妖舉止的紅髮青年,也被這速度嚇的冷汗直流。牠瞠大著眼看著停留在眼前0.5公分處的獸爪,被牠硬深深地拿著手中的勺子擋了下來,但也光榮的斷成兩截。

黃瀨動作也很快的在同時間將黑子脫離豹妖的攻擊範圍,三雙眼睛看著這頭受了重傷的豹妖,那已經足以威脅到他們速度感,不容小覷,忍不住想像如果牠身上沒帶傷,速度到底有多快?

在沙場上,速度可是佔了極大優勢。

他們緩緩後退幾步,黃瀨身上的力量自然形成了結界,將他們和豹妖隔離起來,紅髮青年抽出腰間的佩刀架在面前,火紅的瞳警戒的看著牠。

期間,從頭到尾絲毫沒動容的黑子,淡漠的看著身邊護著他的兩妖和對面不將兩妖看在眼裡,自大囂張的豹妖,即使身上受了傷,也不覺得牠們有威脅的可能性嗎?

皆能明顯感受到豹妖迎刃有餘的模樣感到不妙,黃瀨在心裡罵死了紅髮青年,紅髮青年也在心裡一邊自責的罵自己蠢相信什麼鬼,也一邊斥責黑子居然叫牠撿這麼危險的傢伙回來,這可完全不覺得是虛張聲勢啊!


「還蠻有兩把刷子的嘛!居然能擋下來。」


聚精會神的警戒著的兩妖,意外地聽到對方帶著對自身實力張狂低沉的聲音和逐漸改變的形體,化現在他們眼前的是如兩妖一般的模樣,人形獸耳和尾巴的高大青年。

豹妖的體型比牠們要高壯個許多,黝黑的皮膚,靛藍色的髮配上青黑色的圓圓豹耳,背後甩動的尾巴有個耀眼金色指環,末端的短小尾巴分別抖動了幾下。

黝黑青年一手撐著頭,盤坐在床被上,玩味的看著他們的反應,尤其是兩妖互在中間的那名少年身上,他可是都有注意到少年絲毫未動的容顏,不像嚇到呆掉沒辦法反應的模樣,而是對於『自己會沒事』這點有莫名的自信。

不過有興趣歸有興趣,牠腹部上的傷,可是痛得要死,居然就這麼壓下去,到底是想讓牠死的快一點,還是要叫牠冷靜點?

頓了下,抬眼看著少年,隨後一揚手施力打散了黃瀨設在牠身周的結界,靛藍色雙眼銳利的揪著黑子。


「吶,人類,你叫什麼名字?」


TBC...


评论
© 蕓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