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夢迴夜

記憶,存在於過去。 回憶,沉澱於夢迴中。 旅途中程著回憶,在於夢中。

《黑籃》妖禍番外 - 結‧絆【黃黑】序

序  章

 

戰亂時代,人與人、人與妖的混世流年,殺戮、爭奪、血祭將忠於這肆虐的『妖禍年代』。
 

南方村落的森林深處居住著一群隱世的狐妖族群,牠們駐守在這裡已經有幾千幾百年了。牠們與人類共存,彼此不觸犯底線,也一直守護著這片土地,直到人類的貪婪引發了不可收拾的後果為止。

人們發現妖狐的血肉骨能夠治百病、療創傷後,不怕狐妖們的報復與反擊,殘殺許多妖狐,妖狐群首勃然大怒,在一日之內滅掉所有反抗牠的異能者、陰陽師,以及一整座村子,並對方圓百里的土地劈下詛咒。

妖狐的仇恨根深難解,擁有強大力量的千年妖狐帶著憤恨所下的血光之咒,讓來到此地的人們只得遵從莫可奈何的祭祀;這是人類種下的惡果,當由人類自行承受。

狐妖們依舊居住在南方村落的森林深處,牠們仍然駐守在這裡、守護著這裡。但人類與妖狐難以化解的關係,讓這塊土地不再似從前安逸。

人的畏懼,沸騰了妖狐的血液,強壓不住的恨意,只待人類獻上活品祭祀,在眾目睽睽下將他們的同胞拖入『地獄』;慘無人道的虐殺,吃食他們的血肉骨,將人類的恐懼視為娛樂,就跟過去的人類對狐妖們所做的一樣。

還以報復。


人與妖交纏的仇視與對立,此生已註定伴隨著血色痕跡。


✤✤✤
 

森林是人們避諱的地區,尤其在這個亂世的年代裡,誤入深處就有可能從這個世間上消失,因此成了人人敬而遠之的陰氣地帶;除非無可奈何必須到森林裡採集,不然人類是不會輕易踏進森林裡的,更別說夜晚了。

但,在這樣的森林裡卻住著一個孩子,村裡的人認為那孩子是招來不幸、受到詛咒的存在,只因他是從亂葬崗裡一名死屍婦人的腹中出生,村人們恐懼地將他視為災厄而逐出村落,無依無靠的孩子只能在森林裡生存。

可是他越能在森林裡平安無事地長住,眾人就越是害怕。

人們好奇,以為是自己將森林想得過於可怕,但派去森林裡探查的人們都沒有再回來,不然就是出了森林後,隔日就發瘋、暴斃而亡等,諸如此類的事件,讓他們深信這座森林以及那孩子是不可靠近的存在。

 
步履踉蹌地奔跑於樹林間,粗重的喘息聲盪際在耳,面露兇惡且露出尖銳獠牙的猿猴妖們瘋狂地在林間竄動,牠們追逐的對象是名身形嬌小、如水一般天藍的孩子。

孩子絲毫不敢怠慢腳步,就怕後面的妖怪衝上來把他當作食物給食了,只是他知道自己這樣跑也沒用,以他的體力遲早會被追上。

當他正想著該如何甩掉身後的妖怪時,一不小心被地上的樹根給絆倒,在斜坡上滾了幾圈,前端就是斷崖,男孩牙一咬,知道自己止不住這翻滾的力道,胡亂抓著周遭的花草想減緩摔出地平面的距離,但終究還是隨著崖坡滑了下去,在最後他聽到追在後頭的妖怪可惜地嘖了聲,不再追上來。

該慶幸的是這座斷崖只是個分界的小懸崖,沒讓他摔斷任何骨頭以致爬不起來,不過一身皮肉傷和扭傷也夠他受的了。

摔得七葷八素的男孩昏迷了一陣子,當再次睜開眼時,天已經黑了,水藍色的眼瞳睜得老大,仔細地環顧四周,勉強坐起身檢查自己身體上的傷,確定不至於會讓他難以行動後,放鬆地嘆了口氣,不過一時的鬆懈沒能持續太久,他便後知後覺地發現這裡除了他以外還有個「牠」。

警戒地躬起身子往後退,他不知道那個「牠」在這多久了,對方只是坐在一棵看起來樹齡不小的榕樹上,帶著有趣的目光看著他的反應。

「真沒想到會有人類敢進到這麼裡邊的森林來,還在我的歸所裡睡這麼久。」玩笑般的話語,語氣間卻沒有輕鬆的成分,反而漾著皮笑肉不笑的危險笑容。

「人類的孩子,你該知道進到森林深處只有死路一條吧?」露出嘴中尖銳的虎牙,牠身後美麗柔軟的沉金色尾巴足以說明來歷。

妖狐居所,擁有九條尾巴的千年妖狐,領軍狐妖群的首領。

男孩沉靜的眼瞳直盯著眼前的妖狐首領,沒有一絲懼怕是騙人的,但太過於沉靜了,這倒是激起了九尾狐的興趣。

從榕樹上輕輕躍下,腳步輕盈優美地走到男孩面前,蹲在離他極近的距離下注視著這孩子,沉金色的野獸瞳眸亮起危險的金光,翻起月牙般的瞳孔。

時間不知過了多久,九尾狐偏頭看著他陷入沉思,伸手觸碰男孩左半邊的臉頰,男孩有明顯的退縮,但依舊冷靜的感受著妖狐溫熱的手撫上他的左眼,那隻眨都不會眨一下、甚至連瞳孔都不會動的眼,頓時讓牠明白這孩子左邊的眼睛看不見,所以剛剛牠的妖法才對他沒效。

不,除了左眼以外,應該還有其他因素使牠的術法失效,在這孩子身上可以感受到些微怪異的違和感,可是他說不出來究竟是哪裡不協調,這讓牠對他充滿興致。

發現有物體闖入結界而前來查看的牠,在見到這孩子的瞬間,就能感受到從心裡湧出那對他的一絲興趣,血液突然激昂起來;這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牠活得太久了,對世俗上的人事物早就不感興致,但這孩子居然能讓他興起久違的探究感。

所以當下牠並沒有殺了他,很有耐心地等對方清醒,這孩子清醒後那種怪異的感覺更加強烈了。

「挺有趣的,很久沒有人能夠讓我感興趣,你倒是送上門來讓我打發無聊。」九尾狐興致勃勃地用牠那張閃著光亮的漂亮臉蛋問:「孩子,你叫什麼名字?」

男孩靜默的模樣並沒有激怒牠,心想對方的冷靜應是嚇呆了才會如此,伸手捏了捏對方柔軟清秀的臉蛋後,總算見男孩有一絲反應。

他先是低下頭再抬眼看牠,向四周望了望,撿起一旁的樹枝在地上寫下幾個字。

嗯?不會說話?九尾狐顯然有些意外,看這孩子長得清秀可人的模樣,居然是個啞巴,還有一隻眼盲,真是可惜了對方這張可愛的臉蛋。

泥土地上刻畫著跟這孩子一樣清麗的字體,喃喃道出:「黑子哲也。」男孩的名字。

九尾狐看著泥地又陷入沉思,隨後牠笑了笑起身。

「有意思,就先留你一命當日後的打發時間。」九尾狐揉亂他那頭水色的藍髮,頓時注意到自己的心情似乎過於愉悅了,如此人性化的動作都做出,已經很久沒這樣了。

對於自己有些怪異的言行舉止,沒什麼在意,反而心情不錯地摸著男孩的頭,低聲道了一句,便送他離開結界,回到他該回去的地方。

 
這就是九尾狐與黑子哲也第一次相遇的情景,沒什麼交集和對談,只因九尾狐過於無趣的日子令牠煩躁,剛好碰上有趣的獵物而激起想探究的好奇心,如此而已。

但此刻的相遇,便是改變牠一切的開端。

 
妖狐的詛咒、妖狐的約定、妖狐的誓言,一聲聲許下之後的命運。
 

『我們會再見面的。』


评论
© 蕓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