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夢迴夜

記憶,存在於過去。 回憶,沉澱於夢迴中。 旅途中程著回憶,在於夢中。

《黑子》我的野獸情人2 (3-1)【黃赤】

第 三 章    『 祈 願 心 』

 
想到達他心中分量最高的位置,成了一個富有挑戰力的目標。

每天很認真的跟他講話、很認真地陪他做任何事、很認真的回答他任何問題、很認真地將他留在我胸口的位置、很認真的對待他。

即便如此,在我面前依舊有一堵高牆,阻擋著我攀爬高點的位置。

那是他,無可取代的一個人。


時間,不知不覺流逝。

他留在黃瀨家已將近過了兩年左右,在這段時間裡,他除了涼衣子在一開始接觸最久外,其餘見面都只是匆匆一瞥打招呼的程度,至於他其他的親人,這兩年中他從沒見過半個,只有有時候從國外寄來的照片,黃瀨會帶著微笑,將那些照片整理好放進相簿裡收好,不會回顧,也不曾翻閱,眼裡也沒有一絲緬懷思念的情緒,平淡無波的好似那些人他從不認識,單純的整理罷了。

他不會去問黃瀨對於家人的心情,因為他更希望能用自己的方式來理解他。

而他和黃瀨之間的相處,可是在這兩年中漸漲到他覺得失控,卻不太在意的關係,可說是如漆似膠的黏在一起,當然都是黃瀨像哈巴狗一樣跟前跟後,就算被拒絕也不厭其煩的黏上來,久而久之,他對黃瀨的態度呈現放任狀態,只要不要太超過,就不會阻止他三不五時撲抱上來的舉動。

他似乎非常喜歡抱著他,甚至連晚上睡覺也會跑到他房間跟他擠,起初當然是死命的把他踹回房間,可是他依舊會在半夜偷摸過來。

原本已經是淺眠狀態的他,終於受不了的問他為何要一起睡的理由,卻收到連理由都不算的答案。

『因為小赤司小小的很柔軟,還意外的溫暖,抱起來的觸感非常好。』

這已經是任性的性騷擾發言了!

他當時沒一長搧了他,已經算他命大了,可別小看他收縮自如的鋒利爪子。

但他記得從聽到黃瀨的『理由』後,有那麼一段時間他再度迴避他的碰觸,卻忘記了他堅持多久,才又回到被黃瀨像無賴一樣掛在身上的日子,甚至還晉升到晚上一起睡的程度。

他一定是一時之間被黃瀨的笑容給拐了,他似乎拿定了他吃軟不吃硬的性格,在某方面上把他吃得死死的,卻也不可否認是他任由黃瀨任性的。

將原則給拋棄,是屬於赤司征十郎的溫柔,而這份溫柔原本只有一個人能體會,現在似乎在以他沒發覺的速度,悄悄改變了。

總之,他對黃瀨的態度,莫名的已經到任他予取予求的地步了。
 

當然這兩年間,他漸長的可不只和黃瀨的關係,更重要的是他掌握了一切。

不論各領域的學術知識、常用的外語文學、歷史時事、電子產品、各國娛樂運動,在這兩年間,像一塊不停吸收水分的海綿,摸透了一個人該會的任何事物,甚至超出範圍太多,到達『天才』等級了。

當黃瀨知道他知曉各國語言、回答出最難的數理題目、還意外的發現他能駭客自家公司的總系統,找回他姊拼命哀號遺失的檔案,甚至連他最自豪的運動神經都略勝一籌,益智遊戲當然也難不倒他,其中最喜歡的是將棋。

他已經覺得沒有什麼事是赤司做不到的。

根本不只是天才,簡直是神了吧!當時他還很誇張的對赤司這麼說。

明明一開始他還需要靠著他的解釋教學,沒想到,就在這說不長也不長、說短也不短的兩年間,搖身一變變成什麼都會的天才,赤司自學能力讓他讚嘆不如。

應該也沒人能像他這般強大了,就別說他與他正常作息,還一同出入不少地方,從中也沒少陪他去公司陪拍照,有時候甚至還會被拖下場,一起和他面對鏡頭,只是赤司的照片禁止商業用途,簡單來說,拍自爽用的,黃瀨還偷偷跟攝影師要了不少張私藏。

總之,黃瀨實在疑惑,赤司是怎麼把學習的時間分配好的,認為在怎麼厲害也該有個限度,外掛在他面前都像個螻蟻了,這技能實在太犯規了。

就算這麼對赤司說,也只能得到對方一臉不解、這有什麼難的表情,讓人氣結天才不可理喻的腦袋構造。

不,他根本已經到了文武雙全的地步了。

所以,像他這種完美集聚一身的神人,為何要與他穿相同的制服、上相同的中學啊?明明上學對赤司來說一點意義也沒有。

在他還沒畢業之前,也問過對方要不要一起去上學,他還很無情的拒絕,到底現在為何改變初衷了?
「我一開始說過,我再找人了吧。」

赤司手勢漂亮的繫好領帶拉高,坐在黃瀨的梳妝台前,拿起他前幾天買回來的變色隱形眼鏡,將他那隻黃色的眼睛給隱藏在紅色的變色片底下。

看著鏡中的赤司,赤紅的髮、赤紅的雙眼,非常適合他,不過他還是比較喜歡那雙獨特的赤黃色。

「難道帝光國中有你要找的人?」他沒忘記赤司說過的話,但他從沒見過對方有所行動,因此就當沒這回事了。

「啊,查了日本每所新生入學名單,才在帝光裡找到幾個熟悉的名字。」赤司這番話說的輕巧,孰不知這有多困難。

到底是什麼人值得他不顧一切入侵日本好幾百所中學的電腦,就為了找出那個人……

心中很不是滋味的嚼起嘴,他不喜歡這種感覺,知道赤司心裡有個更重要的人的事實,讓他鬱悶。

「涼太。」

「嗯?」聽到赤司的聲音,就習慣性循著他的方向看去,猛然被對方拉下著他剛繫好的領帶,往下帶。

「你的領帶繫的真難看。」赤司平淡的陳述,並解開重繫。

黃瀨半蹲的看著眼下的赤司。原本只高出他半個頭的黃瀨,在這兩年間裡抽高了不少,現在兩人的身高差距將盡快要10公分,對此赤司還用很微妙的表情看著他的個子。

「我不太會打領帶嘛。」黃瀨笑著說。

「騙人的吧。」赤司想都沒想的就拆穿他的謊言,就算如此,黃瀨也沒有一絲窘迫,因為赤司知道他的學習能力很強,只要看一眼就會了,單純是有沒有心而已。

「我想要小赤司幫我服務嘛!」黃瀨嘿嘿的笑著,然後被赤司不留情的彈了一記額頭。

「可別得寸進尺了。」勾起嘴角的笑意,轉身離開房間,對黃瀨的任性撒嬌非常習慣了。

黃瀨吃痛的摀著紅起來的額頭,邊喊過分邊跟在赤司身後,看著赤司將準備好的早餐擺到桌上,他也會跟在旁邊一起幫忙,然後悠閒的坐在餐桌前吃著屬於兩人晨光時間的早餐後,在一起行動。

是這兩年無形的牽絆,移植保持著如影隨形的默契。

他以為今後的生活一定也如此,不會改變。

是著這麼,堅信著。
 

     
 

站在帝光中學校門口,看著每個與自己身穿相同的白色西裝、水藍色的襯衫,不忍說他很喜歡這款制服的搭配。帝光離黃瀨家很近,所以當他還沒有發現要找的人有可能會在這間中學時,就對這所學校的制服有好感,因為這顏色……會讓他想到黑子哲也。

水藍柔軟的髮和白皙的肌膚,透明無色的感覺,輕柔的不似存在,卻溫和的確實存在在牠們身邊。

歛下眼簾,不知是巧合還是命運,他們,全都聚集在這個地方。

會在學校相會,就表示其他同伴也跟他一樣,順利變化成人了,不過卻還有一個同伴,從他們分別逃走、被抓後,就沒再見到,也沒他的音訊。但他並不是很擔心,因為高尾跟青峰、紫原不一樣,他很機靈,尤其飛鳥型態的他,體型雖比一般老鷹大,卻也好隱匿,如果他能變成人形,一定也和他一樣很快就能融入生活,因為高尾的性格比他們要來的開朗。

深深吸吐一口氣後,當他想他進校門口第一步,就被一旁的尖叫聲給打住腳,無言的轉過頭看著已經習以為常的噪音源頭。

那個招蜂引蝶,動亂製造機。

 
「吶吶,你是這期時尚雜誌裡的模特兒,黃瀨涼太嗎?」
「呃、我……」
「黃瀨君不會是我們學校的新生吧?太棒了!」
「那個我是你的粉絲,因為覺得黃瀨君很帥氣有型,一直都有收集黃瀨君的照片!」
「啊!我也是!」
「請幫我們簽名!」

 
赤司冷眼的看著被一群女學生包圍在中間困擾的金髮少年,如果現在去跟他搭話,一定會引人注目。

下一秒赤司無視黃瀨對他投來的求助眼神,獨自往學校裡面走,任由他被女學生們淹沒。

會發生這種暴動也是預料之中的事,畢竟黃瀨在這幾年中,接了不少模特兒的工作,已稍微有點名氣,雖然他和他姊都會拒絕出席大眾場合媒體宣傳,獨出自家公司品牌模特,但光是他迅速走紅的耀眼長相和對鏡頭時油腔滑調內容,也無須靠別人宣傳他了。

現在跟黃瀨出門根本是自找麻煩,他以前雖然就有喬裝的習慣,但依現在的氣勢如果只是戴戴眼鏡、整整瀏海的程度根本沒用,幾分鐘後就會被人認出來,然後像現在這樣被包圍,有時候還會被人群追著滿街跑,簡直蠢斃了。

最常跟黃瀨出門的赤司,是最感同身受跟厭煩的。

所以在學校他決定跟黃瀨當陌生人,完全不想跟他有任何接觸,在家的時候他已經提醒過黃瀨了,但他似乎把他的話當玩笑看,現在就讓那個嘻皮笑臉的金毛小子見識他決心。
 

赤司看著班級公告的公布欄前擠著一群學生,沒有想攙和在裡頭的意思,因為他和黃瀨的班級都私底下知道了,連同他要找的人。

隻所謂會站在這裡,單純是想碰碰運氣看能不能先見到對方,其實要靠著他靈敏的嗅覺找人也是可以,既然人都在學校的話,只是心裡極為排斥大量吸取人的味道,那會讓他覺得非常不舒服。

如果是青峰的話,大概能在人群裡快速排除不必要的人的氣味,找到他要找的人,青峰他有他所沒有的獵物實力,還有……對危險的敏感度。

微微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嘴角,他站在原地什麼都沒做,純粹的散發出身為王者,使人服從的霸氣,銳利的紅瞳迅速直穿每個人臉上的表情,然後他看到一名高大黝黑的少年,皺著警惕的眉目,東張西望的找著他直覺危險的氣息。

啊啊,不費吹灰之力。赤司心情愉快地看著那名黝黑的少年,收回擴散的壓力,隱藏氣息藏匿在人群裡慢慢靠近對方。

他就是抓準青峰對外來壓力的敏銳,還有會把情緒擺在臉上的特點,來快速分辨哪個是他要找的人。

如果是高尾跟紫原的話,他們會不動聲色的做自己的事,然後退出人群,或依舊待在人群裡做自己的事,不為所動。他就是看準了青峰的單純,才決定先找出對方,不過他的最終目標是應該要在青峰身邊的人。

正當青峰皺著一臉奇怪狐疑的表情時,他的注意力突然被身旁矮小的少年給拉回,他低頭看著那名矮小的少年,擺擺手像是在說沒事後,大掌揉著對方那頭柔軟的水色頭髮,回已大剌剌的微笑。

看到這一幕的赤司停下靠近的步伐,在離那兩人還有一大段距離的位置停下來,赤紅色的雙瞳直盯著青峰身旁的水色少年。

他依舊與記憶中的孩子一樣,沒有變。

依然是透明無色的溫和氣息。

他看起來似乎過得很好,青峰有好好的照顧他,他們很平安的在一起,這就夠了。

如果這時黃瀨在身旁,一定會露出一張不可置信的臉,睜著他那雙金燦的眼,瞪著赤司現在難得露出的微笑。

溫柔的,讓人癡迷。

當然,他心裡很是慶幸那傢伙不再他身邊,不然等他回神,一定會鬧個沒完說他要拍照保存。

赤司征十郎現在最討厭的東西,就是攝影。

踏著愉悅腳步,打算進到教室後就開始計畫要怎麼出現在黑子哲也面前,對他露出吃驚的表情。想到這裡心情就好得不得了,思念已久的少年終於能活生生站在他面前,怎麼想都是件令人興奮的事。

孰不知,方才赤司所有舉動和表情都看在黃瀨眼裡,他身邊的女孩子還是很多,但就像個木頭一樣佇立在赤司身後。

他眼裡注視著的只有赤司的身影,所以即使他們距離的有些遙遠,他還是能輕易的在人群裡找到那抹他所掛念的火紅,可是他看不到他眼裡的人,能夠讓赤司露出他從沒見過的溫柔表情的人,他沒能看見。

赤司一定跟他一樣,不管距離離的有多遠,都能正確無誤地找到他要找的人。

黃瀨的反應並不如赤司預期所想的,他雖然很吃驚,但他更在意的是能讓赤司露出那種表情的人,在赤司心裡的位置,離他有多麼遙遠。

他是否能取代那個人,成為赤司最在乎的對象?

 

閉上眼,腳下發出龜裂的聲響。
是警訊。
 

     

 
開學的第一天,其實非常無聊,晨間典禮浪費了不少時間,第一節課也只是在做班上的自我介紹,對於已經把所有人的長相、名字、資料記在腦袋裡的赤司來說,這都是沒意義的事。

他和黃瀨也不同班,他一班、黃瀨七班,有點距離,不然身邊有個有趣的傢伙能觀察,是能打發不少時間,他忽然覺得自己身邊變得安靜,有點不太習慣。

好不容易捱到第二節,他在走廊上看到那醒目高挑的黝黑身影,默默地往頂樓的方向走。赤司露出有趣的笑容,直盯著那頹著背的人,刻意挑選坐在走廊靠窗的位置,可就有意義了,能把走廊上行走的人收進眼底。

赤司忍不住設想著等會下課就到頂樓看看風景吧。

 
心底是如此打算的沒錯,但沒想到在選班級的時候,會被老師隨便已座位順序來安插一個職位,讓他必須抱著一疊資料到教職員室裡。

「謝了赤司同學,以後還要多麻煩你了。」班導對他露出笑容,感激的道謝。

他們班的班導是個年輕女性,一看就知道跟他們新生一樣,是隻菜鳥。

「不,沒什麼,我會做好班代的工作的。」

啊啊,是啊,也只有菜鳥會用座位決定誰要當班代表了,我看她根本是認為我比較顯眼才選的。嘛算了,將一切掌握在手中本來就是我的習慣。赤司暗自在心裡碎念著,但表面上卻保持一副乖學生的模樣,微笑著。

笑著跟班導道別後,他馬上沉下一張好看的臉,眼神銳利的加快腳步走到頂樓,他果然沒想錯,頂樓上不再只是青峰一個人,還有另外一個人,是黑子哲也。

「青峰君有打算參加什麼社團嗎?」

「當然是籃球,聽說帝光籃球社很強。」

社團活動嗎!?這我倒是沒想到要參加。帝光沒規定每個人都要參加社團活動。

「哲呢?」

「起初是想參加文學社,但想看書的時間什麼時候都有,學校生活果然還是熱血點,參加運動社團吧。」

「哈!不愧是哲。」

聆聽著他們對話的赤司,默默盤算自己的下一步,露出淺淺的微笑,離開頂樓。

在他踩到最後一階的時候,他突然被一個黃色的身影給擄獲抱在懷裡。

「唔喔!小赤司我好想你喔!」黃瀨流著淚蹭抱著赤司:「小赤司早上實在太過分了啦!居然真的見死不救!」

「涼太,你給我放手。」赤司耐著性子對他身上的黏皮糖說。

「我不要!這是今天早上的仇,我要讓你體會當紅人的辛苦。」此言不假,他們這裡的騷動很快就引起一堆人注意,當赤司想使出最終手段讓黃瀨知難而退時,被一道慵懶的聲音給打斷。

「啊啦,果然是小赤呢。」

他循著聲音的方向,站在他們旁邊高大魁梧的紫髮少年,手上抱著一包零食,用那雙紫色的雙眼,同樣看著赤司。

「嗯?小赤你的眼睛怎麼了?」紫色的巨大身形一壓下來,近距離的看過來,更讓人有壓迫感。抱著赤司的黃瀨不自覺緊張地將赤司攬的更緊。

見聚集在旁邊圍觀的人潮越來越多,赤司咋了一聲嘴,拖著他們兩個離開現場,到比較沒人的地方去。

 
當他們到後校舍的中庭,一時之間都沒人打破沉默。

黃瀨是對眼下的情況感到詭異,所以不知道該說什麼,他看得出來赤司的心情在見到這個人時,露出了複雜的感覺。

所以這個人就是小赤司一直在找的人?怎麼……感覺不太一樣?他想到今天早上赤司的表情。他看著這名高大到超乎常理的身高,他還是第一次見到能高出他這麼多的人,而這個人他記得是跟他同班的,記得好像叫……

「敦。」

紫原 敦。

「唉!?」以為自己把他剛所想的話說出口了,可是那個聲音只叫了名字,他從不叫人名字的,就別說是不認識的人。

「嗯,小赤,好久不見了。」紫原敦笑著點了點頭,然後走到赤司身邊,比劃著他的身高:「嘛,小赤就算變成這樣,也還是很小隻呢。」

「你倒也是,變成這副模樣,塊頭也還這麼大。」不太在意紫原說他矮的事實,反正在紫原面前每個人都是矮個子,畢竟原本就是一隻大到誇張的熊,所以人類型態的紫原身高他不意外。

「嗯,是啊。」他看了看自己的身體,忽然看了一眼旁邊的黃瀨,指著他問赤司:「這個人跟小赤是什麼關係?」

不知道為什麼被問到這個問題時,黃瀨會不由得覺得緊張,瞬間弓起身子。

「我啊,是因為從這個人身上聞到小赤的味道,才一直跟著他的喔。」赤司還沒回答,紫原又慢悠悠地開口:「一開始以為是錯覺,但他身上滿滿的都是小赤的味道難以忽視。直到他真的出現在小赤面前,還抱了小赤,重點小赤居然都不反感?」紫原偏著頭,滿是不解的看著赤司。

但在一旁聽著紫原滿口的『小赤』,先是醋勁全開的爆走。

「小赤小赤的,居然叫的那麼親密,我才想問你是誰勒?說什麼味道啊?你是狗嗎?」

「是熊。」

「嗄?」沒想到會被對方認真的反駁,而且還不否定罵他動物的說法。

「涼太,安靜。」

「唔!」

這才是狗吧?而且還是忠犬型的。紫原淡淡地看著如此聽話的黃瀨,沒多大的情緒反應在臉上,純粹是想知道赤司跟這個人之間的關係,畢竟依他的了解,能抱赤司的人只有一個人。

「他是黃瀨涼太,我現在寄居在他家,算是我的恩人。在我們兩個分開的那天之後,是涼太把我送進醫院的。」赤司平淡的和紫原解釋他和黃瀨的相遇和自己的去向。

「哦 ~ 原來是恩人……」紫原依舊偏著頭,問:「那這傢伙為什麼能抱你?小赤願意給『人』觸摸的對象,明明只有小黑仔,不是嗎?」

紫原特別把『人』加重了音量,他知道他想問的是什麼,只是這個問題的答案……

「踢開了,也還是會在黏上來,沒完沒了罷了。」赤司說了一半的事實,但他明白這聽在以前同伴耳裡,一定很牽強,不過他其實也不知道,這問題的真正答案。

「嗯 ~ 這樣啊 ~ 」感覺的出對方不想回答這個問題,紫原也不多在這個問題上做糾結的咬了一口薯片。

「你呢敦?之後的事情……」

他當時確實親眼看見紫原被那些人開了數槍,最後倒地不起,不論他怎麼嘶吼都沒用,然後就看著牠被人類處理掉。

「就你現在看到的這樣嘍!」紫原張開雙手,不在意的笑了笑:「我的肉很厚,並沒有打到要害,當時我只是餓昏了。」

「我是在河邊醒來的,當醒來的時候就是這副模樣了,神奇的是身上的傷都不見了呢。」紫原毫不避諱地拉起凌亂的襯衫下擺,露出結實的體態,嚇的一旁的黃瀨像個小女生一樣差點尖叫。

什麼啊?這個人到底在做什麼?居然就這麼大剌剌的掀起衣服,想玷汙小赤司的眼睛嗎?還有他們到底在說什麼啊啊啊?黃瀨滿腹疑問的在心裡吶喊。

「這倒是挺神奇的,那還能在恢復原樣嗎?」瞠著雙目,他思索著其原理。

「誒?我不知道欸,能嗎?」從沒想過這些地紫原,瞇直了眼,發糊。

「嘛,算了,你這樣就好了,原來的你實在太引人注目了。」放任一隻巨熊在森林或都市,都會引起騷動的,就別說這個世代根本就已經沒有森林了。

「那小赤呢?」知道紫原是在問他和他分別後、在遇到黃瀨之前的事情。

「他們把你處理掉之後,就變成這樣了。」瀏海遮擋住半張臉,露出原是黃色的瞳,在紅色的變色片下,若隱若現參透冰冷的黑暗。

「然後,一個也沒留下。」

不用細問也知道赤司這話的意思,紫原點點頭後指著他的眼睛:「後遺症嗎?」

「不,只是有色隱形眼鏡罷了。」赤司輕鬆的笑著聳聳肩,然後他瞥了一眼,表情變得很扭曲,鼓著一張憋的通紅的臉的黃瀨,頓了下,解除他的封口令:「你有什麼意見嗎?涼太。」

「有!你們到底在說什麼?我聽不懂啦!還有你跟小赤司是什麼關係啦?小黑仔又是誰?小赤司明明就是我的!叫他出來面對啊!」解除禁令後的黃瀨,使勁爆了一連串的核彈,指著紫原興師問罪。

紫原一臉天然的看著他,不解黃瀨為何那麼生氣的樣子,選了幾個他聽得懂的回答:「小黑仔就是小黑仔喔,小赤才不是你的,是我們的喔。」

「什麼你們的!?可惡,憑什麼啊?」想到自己的敵人不只一個,還很多個沒見過的傢伙,黃瀨就氣急的跳腳。

「涼太,你還是閉嘴好了。」赤司扶著額頭,他覺得被黃瀨這麼一攪和,事情就變的亂七八糟的。
「小赤司!!」黃瀨可憐兮兮地看著他,委屈的低鳴。

瞪著黃瀨那張臉,赤司無奈的輕嘆一口氣,伸長手臂用力的彈了下黃瀨的額頭:「我們之間不是你所想的那樣,別胡思亂了,笨蛋。」

「唔!小赤司為什麼最近那麼喜歡彈我額頭啦?」摀著額頭,黃瀨現在的情緒十分激動。

「有意見?」但赤司依舊是那張平平淡淡的臉。

「……有你也不會聽……」這下他感到更委屈了。

「知道就別做無意義的反抗。」作為鬧劇的收尾者,被黃瀨這麼一鬧後,連敘舊的心情都沒有了。赤司環著手臂,很是無奈的看著更加委屈著一張臉的大傢伙,再次伸直手臂,捏捏他的臉頰,拍了拍他的金色腦袋。

「別再鬧脾氣了,你這樣我很困擾。」放柔了聲線,他非常清楚怎麼安撫黃瀨的情緒。

「唔,對不起。」果然,下一秒黃瀨就軟化了。

他悄悄勾著赤司的指頭,見他沒甩開就大剌剌的牽住,然後對著紫原做了鬼臉:「小赤司心中最特別的位置,我是不會讓給任何人的!」

「………那加油?」仍不知黃瀨在鬧哪齣的紫原,深深感到疑惑的偏著腦袋。

但他很意外赤司對黃瀨的反應,竟然如此……包容?

他以為這世上只有黑子哲也能夠成為赤司最特別的人,就別說赤司他非常討厭人類。

難道這個人有什麼特殊所在嗎?例如……超能力?紫原用他自認最認真的神情打量著黃瀨,被直盯著看著黃瀨以為他想找麻煩後,在他面前張牙舞爪發出小動物威脅的人的嘶吼聲。

「吶,小赤,我可以輾爆他嗎?」莫名感到不爽的紫原,張開他巨大的手掌,整個包覆住黃瀨的頭,他緊張的奮力掙扎。

「不行喔,敦。」赤司歛下眼輕笑,加入威脅行列:「我很不喜歡善後處理。」

「小赤司!?」黃瀨驚訝的扭頭看著赤司。

「呵。」赤司到是笑的更樂,引的黃瀨不滿他竟然這麼希望他被輾爆,在一旁張著喋喋不休的最訴說他的不依。

紫原默默地吃著他的薯片,看著眼前這一幕,黃瀨與赤司間的互動,他堅信了這個人是特別的,因為能讓赤司露出這種輕鬆遐意表情的人,黃瀨是頭一個。

不適當他們的領袖,也不是當黑子哲也溫柔的家人,在黃瀨面前,他單純的只會是赤司征十郎而已。
「吶,你說你叫什麼名字?」

「咦?」

突然打斷爭鬧的紫原,問著最開始的問題。

「名字?」

什麼啊?一開始小赤司不就講了嗎?還有我們不是同班嗎?雖在心裡有諸多抱怨,黃瀨還是心不甘情不願的報上姓名:「……黃瀨涼太。」

「哦 ~ 那麼就是『黃仔』了啊。」

「什、什麼?黃仔!?我不要!這名字超俗的!為什麼我要被你這麼叫啊?」一聽到被眼前這個認識不到幾分鐘的人取了個俗到不行的錯號,黃瀨錯愕的瞠大著雙目,炸毛。

「嗯?你也可以叫我敦喔,雖然我比較喜歡姓。」不知是裝傻還是天然,紫原的回答依舊不明所以。

「憑什麼啊?我跟你又不熟!別跟我裝熟啦!你可是我的敵人之一,敵人喔!」黃瀨亂沒形象的拉拔聲線,指著他宣戰。

「敵人?」紫原再度不解的偏著頭,目光尋求著赤司解答。

「別理他。」聽到赤司這麼回答,紫原輕輕的點個頭,然後拍著黃瀨的金色腦袋,露出個有精神的微笑。

「小赤選擇的人,就會是我們的同伴喔。」

「誒?」黃瀨這回反倒是被這句話給呆愣住了,還未明白這段話意思的黃瀨,先是發現自己被他們兩個丟在原地,自己先走了,他急忙叫著跟上去,不停歇地問著紫原那是什麼意思,對方卻又回到裝傻模式,連你是誰這話都說出口了。

赤司默默的噙著愉悅的笑,慢慢各自走回自己的班級,然後看著黃瀨不放棄追問的紫原,顯得紫原開始不耐煩,壓爆黃瀨的腦袋讓他痛呼的身影。

他知道,從紫原願意叫他『黃仔』的那刻起,他就接受對方當他的同伴,也就是人類所說的 ──


『朋友』。


评论
热度(10)
© 蕓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