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夢迴夜

記憶,存在於過去。 回憶,沉澱於夢迴中。 旅途中程著回憶,在於夢中。

《MHA / 我的英雄學院》Future -未来-【轟出勝】試閱3

 

參 ‧ 

其實我曾想過答應轟君的告白,跟他在一起

因為不管怎麼想,都只會想到我們在一起幸福快樂的模樣

 

 

當他們用最低要求決定了睡處後,爆豪迅速的一個霸佔了浴室,而綠谷省去了整理客房的勞力,跟轟兩個人再房間的地板鋪上床墊,最後三人決定擠在同一間房間,但爆豪跟轟必須睡地板,而且是以綠谷的床為中心,一人一邊的地板。

他們關系之差,是不管25歲還是18歲,都是一樣的,但理由有些微差異,一邊單純是一二名之爭,互看不順眼,另一邊則是參雜了綠谷在兩人之間爭搶的因素。

轟鋪好自己的床後,拿出手機翻了幾下,收訊依舊跟早上一樣是沒有訊號的,異色的瞳眸盯著手機一會,將它轉到拍照模式,突然拍起幫爆豪鋪床的綠谷。

清脆的喀擦聲響起,綠谷疑惑的抬頭,發現轟正用手機鏡頭對著他。

「誒!?呃……為什麼拍照?」綠谷窘迫的連忙低下頭。

「想說可以留做紀念。」轟走到綠谷那邉去,坐在他旁邊,將手機調轉成自拍模式:「來,看鏡頭。」

綠谷顯得有些害羞的看著手機的小鏡頭,笑的有些緊張,比起轟自然的淺笑,他看起來有些傻氣,但轟知道綠谷拍照時,大多是這種模樣,他覺得很可愛、很喜歡。

「沒想到……你會喜歡拍照呢。」綠谷是真的有些意外,在他的認知裡,焦凍英雄並不怎麼喜歡面對攝影機和採防,所以看到轟主動要求拍照,真讓他覺得很興奇。

「你不必特意迴避怎麼稱呼我們沒關係,就隨你想怎麼叫就好了。」轟翻著手機裡的照片,說著他注意很久的事情。

他知道他們的存在,對現在的綠谷認知上有很大的差異,他不知道該怎麼叫他們也是可以理解的,只是如果可以還是希望綠谷能好好叫他們的名字。

「啊……這樣啊……」綠谷搔搔臉,思索了下,微微抬起眼的動作,小心翼翼的像偷看,簡直可愛到不行。

轟還沒從綠谷的小動作中陶醉完畢,就被他決定對他的稱呼,殺的措手不及。

「那,焦凍君。」

手機情不自禁的從手中滑落,轟覺得他現在有些不能冷靜的摀著半張臉。

不過是被叫名字就有這麼大的反應,也太遜了吧?轟焦凍。

「那、那個,抱歉,因為習慣了焦凍英雄的稱呼,但你好像取的是本名,我這樣會不會太唐突?」以為是自己叫了名字很失禮,綠谷慌張的道歉。

「不,沒關係,叫名字挺好的,不用改口,我很喜歡。」轟連忙制止綠谷想換個稱呼的念頭,臉上難得笑的一臉燦爛,感覺身後好像還有玫瑰花在襯底一樣,閃耀的無法直視。

帥哥的笑容是難以抵擋的,就算同為男性,也無法控制看到美麗的事物會呆滯、會臉紅的窘境。

「啊、嗯……」綠谷再次慌亂的低下頭,然後看到轟掉落的手機螢幕上,剛好是他跟轟的合照,只是他的模樣看起來稚嫩了一點,而且他和轟還奇裝異服,自己看起來像個普通人,講好聽點的話,到像是在打魔王的勇者,然後轟的服飾倒是很適合他,一看就知道是個王子殿下。

「這是……我?」綠谷有些不確定。

雖然他們說,在他們的世界綠谷出久是有個性的,而且還讀了莫寐以求的雄英,得到了最崇拜的英雄歐爾邁特的青睞,繼承了他的個性,現在也是一個能獨當一面,並且小有名氣的英雄。

這些在他聽來是那麼不切實際,像做夢一般的事情,一點也不真實,他完全無法想像這會是他另一個人生。

「嗯,有一次的雄英學園祭,綠谷可是主角喔。」轟的音調像是在回憶一段很美好的過往,聲音非常溫柔,他翻著手機一張張的照片,A班所有人他都一一介紹,基本上綠谷也都知道,因為他們都是現在各地區很厲害的英雄,只是他沒想到自己竟然能夠跟這些厲害的英雄有過合照,在他們的人生裡有著一席之地。

………

不,這些並不是他,而是另一個像做夢一般的綠谷出久的人生,這些美好的過往,都跟他這個「綠谷出久」沒任何關係。

「怎麼了?」心細的轟,很快就察覺到綠谷失落的情緒。

「啊、沒什麼……我大概只是……有些羨慕這樣的自己。」綠谷苦笑的看著這一張張生動且美好的照片,但就算看到自己在這些人中笑的這麼開心,跟他們有如夥伴一樣深厚的交情,他卻感受不到,反而只有滿滿的苦澀與痛苦。

多少年了,他都快忘了當初決定徹底放棄成為英雄這個夢想的悲痛,安於幕後的現狀,現在看到這些,就像是在提醒他,他的出生就像個失敗品,不論怎麼掙扎,都無法到達自己想要的高度。

堅持與美夢,最終還是有個極限,最後夢破碎了,淪為現實,一步一腳印刻劃下自己平淡無奇的人生。

他不是後悔成為警察,這畢竟也是他認真思考過後,覺得能用自己微薄的力量,保衛世人是最適合自己的工作,也是離夢想最接近的位置。

所以他很努力的堅守崗位做好每一件事情;所以他很努力不去設想那個永遠都不可能屬於自己的位置;所以他很努力的……不去在乎那一個個高大的身影,離自己有多遙遠。

但是……

「成為『英雄』是我一生最大的夢想,我很羨慕這個我能夠實現夢想。」

而他,終將會帶著這個遺憾,一輩子。

轟看著比記憶中長像稍微成熟點,內心卻比記憶中的綠谷,更加脆弱的綠谷出久,他不知道在無個性的綠谷心中,曾經有多渴望、多痛苦,但他一直堅信不管是哪個綠谷,本質都不會變的。

 

『綠谷啊,很可靠啊!非常值得同伴信任,而且做任何事情都很認真,腦袋也很好,很多時候都是靠他的機伶才能破案,甚至比職業英雄的救援還要厲害。』

『可惜就在於他沒有個性,不然一定比現在的職業英雄要來得厲害許多。這點可別在他面前提起啊!雖然他看起來是接受了,但大家都看得出來,他並不安於現狀,這跟想出名無關,他單純只是想靠自己的力量拯救更多人。』

『就像歐爾邁特一樣,任何危機都能解決,最酷最帥氣的英雄。』

 

綠谷的本質很純粹,想當英雄的理由也很簡單,有時會讓他疑惑,這樣單純的目的,為何能夠支撐住這個嬌小身體一而再再而三的站起來,弄的自己傷痕累累仍要持續戰鬥下去。

想來,就是他非比尋常的渴望,終於有朝一日獲得了,所以他不想讓任何人失望,更不想讓自己唾棄自己沒用。

綠谷現在的警察同伴對他也是相當信賴,他雖然心中有遺憾,但並不是個容易失去自我的人,他的努力認真,直白的感染周遭的人,然後讓所有人走向他,成為他最強的助力,這是他自己都沒發現的事,不管是無個性的綠谷,還是擁有個性的綠谷,都是一樣的。

轟拉住綠谷光潔的右手,將他的手掌放到自己臉頰邊,認真且輕柔。

「就算傷痕消失了,綠谷永遠都會是我的英雄。」也是,最重要的人。

沒了深痕的右手,是沒有他們相識的證明,也是他不曾在他生命中留下任何一句改變他的話的證明,既可惜又悲傷。

如果可以,他希望這個世界的轟焦凍,也能理解綠谷出久的美好,並且緊緊拉住他的手,換他來教會他,他是個多麼令人疼惜又多麼值得讓人付出的人啊!

綠谷知道轟在說的是另一個自己,但莫名的他卻對轟的話動容,他不知道這是什麼樣的心情,但他覺得自己在轟的眼中,並不是那個弱小又無用的無個性,他就像是看穿了自己的靈魂,注視著真正的自己一樣。

綠谷開心的漾起笑容。

就在兩人氣氛正好的時候,洗完澡的爆豪頭髮上還滴著水珠,不爽的拉住綠谷的衣領往後拉,帶入自己懷中。

「你個陰陽臉的,不要連這個世界的廢久也想刷好感度,他是能給你什麼好處嗎?」爆豪惡狠狠的鄙視。

「只要是綠谷,我就不會視而不見。」被爆豪打擾雖有不悅,但轟還是一本正經的反駁,而且恢復到平常淡然的模樣,不在焦躁。

「哼,真沒節操啊!」

「比起你把人抱的下流,我好很多。」轟拿著換洗衣物,冷漠的站起身準備換他去洗澡。

爆豪低下頭看了下自己的動作,雖然成年的綠谷身高有長,但比起爆豪跟轟這兩位從高二開始就不停挑高的人來說,成年的綠谷在爆豪懷裡,依舊嬌小瘦弱,能將他抱個滿懷。

爆豪沉默的盯著懷中的綠谷,綠谷反倒是僵硬的倒在爆豪懷裡不敢亂動,記憶是一種深植人心的東西,在這個綠谷的過往裡,只有被爆豪欺負的悲慘過去,現在被他這麼抱在懷中,怎麼也很不自在。

「嘖。」看得出綠谷的緊張,爆豪煩躁感未退的拿起掛在脖子上的毛巾,胡亂擦試自己的頭髮,像是在洩憤一樣。

爆豪當然知道轟的心情,但他跟他的基礎點不一樣,外加他也無法這麼坦率的對綠谷示好,所以看到綠谷這麼怕自己,也只能悔恨當初做了那麼多傻事,導致的報應。

不過,綠谷有一個很煩的點,就是不會輕言放棄,完美展現死纏爛打的精髓這點,他現在完全覺得他有這個優點真是太好了。

「……小、小勝,你頭髮這樣弄,會痛的。」綠谷躊躇很久,最後聽從了轟的建議,隨自己喜歡的叫法。

他認為以爆豪一開始見到他,他對他的稱呼是「爆豪君」的時候,那臉呆滯到暴怒的模樣,高中的他一定還是稱呼他為「小勝」。

所以,雖然很久沒這麼叫過他有些緊張,但心裡頭的懷念和溫暖,讓他期待眼前的人能夠回應他。

聽到綠谷用著兒時的稱呼,爆豪沒說什麼,當然也沒生氣,反而緊繃的肩膀變的有些放鬆,然後拉下頭上的毛巾遞給了綠谷。

「那你來擦。」

爆豪說完就背對著綠谷,綠谷看著手中微濕的毛巾,頓時有些不知所措,但爆豪沒有催促他,耐心的等待他動作。

綠谷低下頭,他想他現在的臉一定很奇怪。

那種想笑又想哭的情緒,是多麼矛盾啊……

「喂,快點啦!想害我頭痛嗎?」不過還是別太看得起爆豪的耐心比較好。

「抱歉,小勝。」綠谷笑著道歉。

手中擦拭的力道十分輕柔,就像是在撫摸易碎物品般,帶著惋惜與珍惜的複雜心情,不知「夢」何時會清醒。

如果得到個性的自己,是奇蹟的話,那這兩個人能到我身邊,就是一場美夢了吧……

 

 

當綠谷洗完澡回到房間發現這兩個反客為主的少年躺在他的床上,還一左一右刻意將中間的位置空留下來的時候,那股想將他們趕出門的衝動,又在腦袋裡盤旋。

最後,綠谷讓這兩個傢伙相親相愛的睡在一起,自己毅然決然選擇睡地板後,隔天醒來發現自己回到了柔軟的床上,那兩個人仍然睡在旁邊,只不過是一左一右的睡在地板上。

令人無奈,又好笑。


评论
热度(43)
© 蕓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