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夢迴夜

記憶,存在於過去。 回憶,沉澱於夢迴中。 旅途中程著回憶,在於夢中。

《MHA / 我的英雄學院》First love〈2-1〉【轟出】試閱5

章 之 二  ||  風吹起了

狂暴的嵐,打亂了沉寂已久的心

 

你眼中我曾懼怕是因我而落的淚

這次,我不在逃避吻拭你的淚珠

為了平息左胸口的疼痛

你破涕而笑的笑顏,是最動人的救贖

 

 

兩個人在一起的感覺,如果要用字詞來形容的話,大概就是一種寧靜的感覺,就跟眼前的小鎮給人的感覺一樣,平靜且安逸。

轟走在與都市不同的泥土地大於柏油路的小道上,看著一整年下來都還要多的綠色植物,不論空氣還是節奏,都讓成天緊繃的心情放鬆了許多,這裡真的是很適合休養的地方。

要調查綠谷的所在地,並沒有那麼困難,畢竟他不在是什麼也辦不倒的小鬼,他有他的情報、人脈,只要他想,找到綠谷簡直是易如反掌。

「啊啦?小哥生面孔,都市裡來的嗎?」

一個捧著沉重衣籃的大媽見到他,毫不吝嗇的向他打招呼。

轟愣了下,走向前將那籃不知道有多少人或多少天累積的沉重衣物接過手。

「唉呀!謝謝了,小哥。」大媽見他如此熱心,開心的露出笑容。

「小哥來這種偏僻的小鎮,要做什麼呢?」

不敢時間的轟,幫著大媽將衣籃搬到後面的庭院幫忙曬起衣服,並找話閒聊。

「……找個人。」轟坦白的說。

他雖然是個少爺,但在雄英住宿的三年裡,所有事情都必須得自己來,因此曬衣服這點小事對他來講不是什麼難事,況且他也不是個嬌生慣養之人。

「找人?」大媽偏著頭,思索了一下後,「啊」了一聲。

「你該不會是小久的朋友吧?」

「……」轟怔了一下,他沒想到會這麼快就有綠谷的消息。

「小久也是兩年前從都市來到這個人生地不熟的鄉下小鎮,看他的右手那樣,應該是在都市辛苦,才離開那擾人的地方吧?」沒等轟回覆,大媽就自動認為自己的猜測是對的,畢竟會有人來這個沒什麼觀光價值的小鎮屈指可數,隨便想也能想出幾個線索。

「……他在這裡好嗎?」轟不掩飾的想知道綠谷的狀況,在還沒見到他之前,從他人身上得到情報有利化解多年不見的尷尬。

「嗯,他是個好孩子,我們都很照顧他,何況前年我們這裡發生了一場災難,那孩子救了不少人。」知道轟是綠谷的朋友,大媽也很興喜的向他說綠谷的事情。

「災難?」

「嗯,這裡地勢比較低,前年各地的大雨,簡直把這裡淹沒了,造成了很多傷亡。」

「像是從小久來到這邊,就特別照顧他的那對鄰居夫妻,就在那場災難中離開了,小久一直都很自責。不過那對夫妻的孩子還活著,據說當下他能救的也只有那孩子,所以他們希望小久能照顧他們的孩子。」

「當然,小久沒拒絕,也把那孩子照顧的很好,小速可是黏他的大哥哥黏的緊呢!」

沒想到會聽到這些的轟,有些心不在焉,連忙問了大媽能夠在哪裡找到綠谷,大媽熱心的回答他。

「他在這裡唯一的托兒小學那工作,照顧小孩子一開始很棘手,但現在也已經有模有樣了。小速也很乖的幫忙小久照顧那些比他年紀小的孩子,現在他們可是大家非常喜歡的大哥哥呢!」

幫忙完大媽後,為了感謝他,她想請轟留下來吃午餐,不過轟婉拒了大媽的好意,大媽就讓他帶著一些食物過去和綠谷打個招呼,這讓轟安心許多。

因為他還沒想好見到綠谷時該說什麼,但他知道就算想好了,見了面大概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因此他打算順其自然,見了面在說。

就跟他們交往一樣,靠著感覺走下去,沒什麼不好。

說道他們的交往,其實沒有太特別的情節,就只是當意識到的時候,他們就一直在身邊,想著對方,牽動著對方的情緒,友情變的不在純粹,只要一個契機,他們就會順其自然的在一起。

而他們當時的契機說來老套,但卻是他永遠忘不了的瞬間。

從一年級的體育祭過後,因為性格變的圓滑了點的關係,原本就有不少愛慕者的轟,開始收到層出不窮情說和告白,當中有個女還特別強烈的向他示好,不論他怎麼拒絕都沒用,最後只能坦白自己已經有喜歡的人了,但其實那時他並沒有特別意識到自己的心意,只是為了拒絕女孩才說的謊。

可是那女孩卻沒有放棄的說她可以等,甚至還說她知道他喜歡的人是誰,甚至明確的指出,這倒讓他錯愕了。

因為如此,他開始意識到自己的感情,不過女孩如她所說的並沒有放棄追求,這反而讓他疑惑她不放棄的原因。

『兩個男人在一起是沒有結果的。』

女孩的話深深擊中他心弦,當下,他不知道該如何反駁她,他其實並沒有想太多,自己與綠谷的性別,他只是因為對方是綠谷,所以怎樣都無所謂。

但是,如果因為他的喜歡讓綠谷感到困擾,甚至被流言蜚語議論紛紛,那他是否該跟綠谷保持點距離,之後才不會造成綠谷的困擾?

畢竟,他喜歡他的心,連個外人都能看出。

就當轟決定跟綠谷保持點距離而開始跟女孩走的很近開始,他注意倒綠谷臉上的笑容消失了,相反的,他總是露出難過的表情,就算笑也是一副快哭的表情,這不是他樂見的。

轟難得強硬的詢問綠谷,究竟發生什麼事,讓他這麼難過?

綠谷睜著圓大的眼,推積著悲傷的淚水,從他沒有頭緒的混亂言語中,他只聽出充滿忌妒意味的言論,即便他不知所措的不知道自己想表達什麼,轟此刻卻明白,他們的心意是相同的。

將他嬌小的身形緊緊抱在懷裡,小心翼翼的親吻著他眼中的淚水和小巧的唇,看著他呆掉的可愛模樣,忍不住笑了笑,並向綠谷告白。

當下,綠谷並沒有反應過來,也沒有拒絕,轟退開了距離,不打算勉強綠谷答應和他交往,畢竟那女孩說的對,兩個男人在一起,確實需要考慮很多。

但他一樣可以等,只要在綠谷身邊,他可以為他做任何事、捨棄任何事,只因他值得他付出一切。

 

站在一所樸實的幼兒學院門前,雙色的瞳眸利索的找到自己朝思暮想的人,那與過去不相同的嬌小身板,抽高了許多,與孩子們在庭院玩耍的笑顏,依舊跟回憶中的他一樣,耀眼奪目。

啊,果然……

注意到門口站了個人的綠谷,那雙圓大清澈的綠瞳與他四目相對,明顯表現出錯愕,不可置信自己的眼前所看到的對象。

轟只是安靜的站在原地注視著他,鼻息有些酸楚、眼眶有些灼熱,兩年多的時間不長不短,很多事情並不會改變太多,但見到許久未見的綠谷時,他真心覺得兩年多的時間,真的非常漫長。

「轟君……?」

果然,心臟劇烈動盪的鼓舞聲,明確的顯示自己到現在還是最喜歡這個人。

先前行屍走肉般的日子,都只是一場不復存在的噩夢。

現在夢醒了,與他相愛同行的日子,才是沒有間斷的現實。

 

真的非常非常想你,知道嗎?出久。

別在離開我了。

 


评论
热度(22)
© 蕓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