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夢迴夜

記憶,存在於過去。 回憶,沉澱於夢迴中。 旅途中程著回憶,在於夢中。

《MHA / 我的英雄學院》First love〈1-1〉【轟出】試閱2

章 之 一  ||  獨自一人

放開那雙手,是一生的悔恨

 

暗藏的懦弱,心痛後堅強,流淚後微笑

一個人孤獨離走,獨舐傷口

一句不要走,為什麼始終說不出口?

默默懊悔,為什麼不能牽起彼此的手?

 

 

熱鬧磅礡的城鎮,此刻多了幾分喧嘩的騷動,明顯看出混亂的源頭,是位於大街上聳立的突兀冰雕。

「哇啊,今天依舊是大型巨作啊!」從名眾撥報有人違法使用『個性』搶劫,警方便層層防起了封鎖線,也連絡了英雄總部,派遣距離最近的英雄請求支援。

不過,看到前來支援的人,倒是讓警方的心情感到既可靠又傷腦筋般的複雜,而且迅速通知了能夠使用火系個性的人前來支援後續處理。

來人是現今最有聲望,令人讚嘆的『焦凍』英雄,也是NO.2英雄安德瓦的兒子,現在立屬事務所,雖是他父親的事務所,但從焦凍英雄接手後,整個體系便完全改變,不只是英雄事務所,他也將事務所當作公司經營一般商業化,而且不論是裡面的人員,還是規則,只有他覺得可行的留下,其餘撤譴抹煞。

他強硬的作為,起先讓人反感,但在最短的時間,他讓所有人看見了成果,不論經營還是協助,在眾所認同的實力碾壓之下,所有人都服折了,一開始的抱怨聲響消失,取代更多的是崇拜,比起他父親安德瓦,焦凍的能力更是讓人信服。

至於安德瓦……他從事務所的頭領到連個協助人員也不見身影,而且還在之後宣布了退休,焦凍英雄對外宣稱,是父親為城市付出了大半青春歲月,也應該想想清福,剩下的就該交給後代子孫來接管他的事業與榮耀,他將代替父親,維護好市民的安全。

這番話,焦凍英雄全力做到了,而且世人早就在過去最大規模的恐怖攻擊中,徹底認識了這些新生英雄,對焦凍英雄的接替,皆抱持著極大的信心。

不過,明眼人都知道,從焦凍英雄在學時期,就有傳聞他們父子倆關係並不好,雖然過去好似曾經有一度以為他們關係改善了,但現在看來他們只有更差,沒有更好。

屏除他人的家務事,在工作上焦凍英雄絕對是最可靠的英雄,這樣完美的他,為何警方看到他會無奈的原因,莫過於他使用的制服方式,總是大規模的讓人事後處理感到傷透腦筋的地步。

「到底為什麼抓個幾個人要用到這種程度啊?」

「展現實力嗎?」

「你們幾個不要在那邊閒話,快拿火槍融冰啊,裡面的人快凍死了。」

「是!」

打斷了幾名下屬的閒聊,搔搔頭,他同樣也很納悶,但那不是他們所該關心的事,畢竟這一屆有能力的英雄們,各個都是輸出破壞狂,少不了多餘的煩惱,他們警方所能做的事,就是做好幕後處理,其餘並不需要操心。

大家之所以會對焦凍英雄的作為有比較大的感觸,是因為他並不是個會造成別人麻煩的人,基本上他是個嚴謹、自律的完美之人,因此,大家才會對他不論大件、小件的事件,都用最難處理的冰雕,封了整條街道,而且每次都抓了人後,就拍拍屁股沒事的走人,完全沒有想要幫助警方將這層巨型冰雕給融化,明明用他另一半的熱能力就可以輕鬆融解了。

在花時間處理冰塊的同時,很多事情都會受阻攔、停擺,因此所有人才會看到焦凍英雄來支援現場感到心情複雜。

不過比起街道被大幅度破壞,要重新整修來得好多了。

看著這將近有二、三十公尺高的冰牆,就像是形成了個象徵性的指標,在向眾人說道『他就在這裡』一樣,高聳直立。

無奈的搖搖頭,還是別多想了,快點處理掉比較實在。

 

❦   ❦

 

「吶吶,今天的新聞看了嗎?焦凍君早上又解決了一樁案件呢!」幾個女孩坐在大學裡的室外座椅上,談論今早的英雄報導。

「轟君上新聞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不是時常看到嗎?而且我們還同校。」另個女孩玩著她的手機,並不覺得這有什麼好興奮的。

「雖然同校,但焦凍君基本上都不會來學校啊!能見的就只有電視螢幕了。」女孩沮喪的垂著肩膀。

雖然這所大學是雄英的直升學校,依舊分為英雄科與普通系所,但比起高中的專業,更注重教育學術,因為從高中畢業直升大學的人,較多的是直接到英雄事務所當助手或拿到了職業英雄執照,成為真正的英雄。

所以雄英大學類似於進修的學校,普通系所的比例比較高,而且英雄科跟普通系所是分離的,為了不引起騷動,但只要向校方申請,英雄科和普通系所的人,也是能互相到對方的學院串下門子,或學其他的課程,不過後者只限英雄科的人。

「人家是職業英雄嘛,很忙的,無法照顧超級粉絲想見一面的心願嘍!」笑了笑,關上手機問。

「不過,真的那麼喜歡嗎?那麼冷漠的人。」雖然在螢幕上見到比較多,但偶爾也是會在學校看見轟焦凍的身影出現在普通系所。

「轟君並不冷漠喔!他只是比較冷酷而已。」

「還不是一樣。」

不忍說,之前她也是個稱職的轟焦凍粉絲,可是在一次機緣際會的近距離接觸之下,她實在無法喜歡上這個不把人看在眼裡,看不出任何情感的人,是德高望重受人景仰的英雄。

在她的認知裡,就算有很多看起來很兇的英雄,但從對方的言行舉止及雙眼中,都有著熱情與幹勁。

但在轟的眼中,並沒有那些感情流動,他就像是對一切都無所謂,空洞虛無。

她實在不明白這人當英雄的用意,如果真的不喜歡,依照他做什麼都很有掌握能力,根本不必執意當個英雄吧?

「不一樣啦!」捍衛著轟的女孩焦急的想讓好友不要誤解她最崇拜的英雄,連忙轉向另一個友人。

「吶,妳也說說話嘛,御茶子。」

「嗯?唉!?什麼?」顯然沒在聽兩個女孩的談話內容的麗日御茶子,在朋友的搖晃下,才把視線從手機螢幕上移開,一臉疑惑。

「御茶子跟焦凍君以前都是雄英高中的學生,而且還同班不是嗎?一定知道焦凍君的是個什麼樣的人。」女孩一心一意耀眼的目光,讓麗日有些吃不消。

因為知道她是轟的超級粉絲,所以很快就知道她們剛剛在談論什麼了,只是……這個問題實在讓她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好。

「呃……這個嘛,其實不好說呢……轟君要說冷漠呢、還是冷酷……」搔搔臉。就算她跟轟同班了三年,她還是無法理解轟焦凍這個人,這兩個形容詞基本上都是他本人的代名詞,她毫不懷疑。

但是,只有一點她很確定。

「其實轟君他是個很溫柔的人。」

嗯,是的,溫柔。

或許,只看過現在的轟,很難將這個詞的意思跟他搭配得上,但從以前看著他到現在轉變的人,一定都會認為轟很溫柔。

就是因為溫柔,所以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因為如果不這麼做的話,他一定無法繼續走下去,因而抹煞自己的心。

發現好友們都不說話,麗日再次疑惑的看著她們,莫名目瞪口呆的盯著她身後。

她奇怪的轉過頭去,發現……她們對話裡的主人翁正站在她身後,也不知道聽多久了,瞬間有些尷尬。

雖然她早就知道他會過來,但這無預警的驚喜,還是讓她嚇的不輕。

「筆記,過幾天還妳,可以嗎?」轟低沉的嗓音,毫無波瀾平淡的問說。

剛剛麗日使用手機傳訊息的對象,其實是轟說要跟她借英雄科的筆記,問她在哪他過來找她,沒想到卻被他聽到了好像會被人誤會的感言。

「啊、嗯,可以。」回了神,麗日從背包裡翻出自己的筆記遞給他後,轟道了聲謝,才不緩不慢的離開。

良久,女孩們才反應過來,瞬間像炸了鍋的螞蟻大聲尖叫。

「天啊!我竟然近距離的看到我的英雄,剛剛居然只顧著發呆,沒要求拍照合影簽名,太可恨了!麗日下次、下次妳和焦凍君見面時,一定要找我啊!」超級粉絲的熱情無限燃燒著,麗日只能乾笑作為回應,而另一個朋友擠到她身邊。

「話說,剛剛的話,御茶子喜歡轟君嗎?還是轟君其實喜歡御茶子啊?」女孩悄聲的在她耳邊詢問,但她的猜測讓麗日不知所措的揮舞著手。

「不不不,才不是這樣呢!為什麼會這麼想啊?」

「因為,應該還是有其他人吧?A班的學生,直升的不只御茶子一個,像八百萬百不是全校高材生嗎?但轟君卻跟妳借筆記。」

「啊,這沒什麼啦,他從以前就是這樣,只是借的是我朋友的筆記,但他現在並不在這裡,所以才跟我借的吧?」麗日一派輕鬆的解釋。

「那……妳覺得他很『溫柔』,又怎麼說呢?」女孩瞇起她不相信他們之間那麼單純的雙眼,想從中聽聽小八卦。

就算她不在是轟焦凍的狂熱粉,一樣還是會很在意他的一言一行,畢竟,帥哥走到哪都吸睛嘛!

麗日沒說話,但身為她的朋友,從她淡定的表情可以知道,她真的對轟沒那個意思。女孩沒趣的嘆口氣,擺擺手沒事,轉身去把那個快失心瘋的孩子給帶走,不在丟人現眼。

麗日看著兩個好友,在看著已經沒了轟的身影的方向,良久才緊跟上朋友的腳步,去上另一堂課。

 

會覺得他溫柔,是因為他在那人身邊,總是毫不掩藏的表露自己想疼惜對方的感情,到無法忽視的程度。

要說轟喜歡誰,她能很誠實的說:『是我最要好的朋友。』

但,如果要說她喜歡的人是誰,她只會微笑著,在內心深藏著那不願意道出口的愛意,因為他們是最要好的『朋友』,所以她只想祝福他得到幸福。

 


评论(2)
热度(17)
© 蕓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