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夢迴夜

記憶,存在於過去。 回憶,沉澱於夢迴中。 旅途中程著回憶,在於夢中。

《黑子》我的野獸情人 ( 1 )【青黑】

 第一章 ‧ 

 
西元2310年,在科技發達與醫療飛速進步的時代,所有研究突破舊有的『不可能』思維,只是,越便利的生活,帶給環境生態的傷害就越大。

政府以環境保護為名,幾年前投資增設了『環境生態保育協會』,顧名思義,就是保護瀕臨絕種與快消失的歷史文明,不讓科技和人為的破壞,帶走地球最初的美貌,是世上最有權威的保衛機構。

只是,在好幾年以前,政府在私底下早已開始研究軍用的生物人。

私自使用醫療技術,利用成功培育出來的野獸之王的基因與人類基因,創造高體能、高智慧的『獸人』,打算成為捍衛國家的武器,在經濟上、軍事上、研究上,真能研發出完成品,必能在世界嶄露頭角。

幾年前,因研究有所成就,政府連忙申請合法機構,投下更多的資源培養,只是成立開始運轉後,『獸人』的研究一直無所突破,總是卡在最關鍵的成長。

野獸的雛型,人類的智慧,以及型態的轉換。

無法融入生活,以人的型態在社會活動是不行的,現在打仗走的是高科技,但基本的武鬥、槍戰、間諜、駭客等人才是必須的,他們要的是野獸頑強的生命力和直覺,與能夠掩人耳目的人類外衣及溝通智慧。

當所有一切都平衡的運作中,剩下的只能靠著渺茫的成功率,讓野獸轉換成人。

當時的研究人員一定都沒想過,他們苦心多年的研究,居然只要靠一個孩子的血就完成了……



 
                
 

〝 匡啷 ── 〞

一聲玻璃碎裂一地的巨大聲響,引起許多研究人員驚愕的關注,只見一名孩子跌坐在滿地碎玻璃的地面上,睜著他那雙清澈無波的水色大眼,直盯著巨型培養皿裡頭的生物。

青黑色的野獸,張著銳利的夜藍雙瞳,流動著不知名的情感波動,獸腳緩緩抬起,隔著培養皿的玻璃,好似想觸碰男孩一樣,輕撞了下玻璃,然後青色野獸身邊的機器發出驚人的警笛聲,大肆作響,頓時才拉回周遭研究人員的注意,一片騷動。


「喂!你為什麼在這裡?是誰讓他進來的?」知道男孩是某個工作人員的小孩,經常出入這裡,所以每個人大多認識他,只是某些特定地點,是不能隨意進出的。

「對不起!他只是來幫忙送東西的,因為抽不開身,所以才想叫他把東西放到那邊……真的很對不起。」一名年輕男子焦急的向發火的上司道歉,連忙跑到男孩身邊將他抱起,卻發現他的手都受傷了,正流著鮮血。

「啊!你的手……等等,你該不會碰了那個吧?」男子頓了一下,看著滿地的碎玻璃,還有大肆響起的儀器,上頭正飛速的跑著數據,一道道核對程序正快速的比對成功。

所有人都看著這一幕,每個驚訝的表情裡,帶著抑止不住的笑意和緊張。

螢幕上出現的跑碼,只要這道最終程序出現百分之百,那就表示,他們長久以來的實驗將會成功!

遺忘男孩受傷的手,男子也跟著屏氣凝神的見證,這奇蹟般的一幕,而造成這局面的男孩,一開始就沒注意過自己受傷的手,清澈的水色大眼正認真與培養皿裡的青色野獸四目交流著,無法分離。

頓時,野獸的臉孔開始扭曲,露出尖銳的獸牙,發出痛苦的低鳴,身體正在變化,隱約能看到淡淡透明的人身,只是當儀器上的跑碼跑完全部過程,完成了百分之百後,培養皿的野獸昏厥了過去,剛剛激起的變化又安定的化為野獸的身體,安靜的沉浸在培養皿中。

作響的儀器也在下一秒安靜下來,氣氛瞬間一片寂靜,在所有人尚未反應過來的時候,男孩從地上默默的爬起來,走到青色野獸面前,小小的手掌滿個割痕,但仔細一看他手上的傷正一點一滴緩慢的癒合。

他伸出滿是鮮血的小手,輕輕觸碰在培養皿的玻璃上,就像剛剛青色野獸做的事一樣,想觸碰對方。

「青……」男孩特有的稚氣嗓音,柔和悅耳的聲音,道出短短的三個字後,對著玻璃內的野獸,淺淺的漾著笑容。

他知道青色的野獸還有意識,也聽得懂他的話。

 
「青峰君。」 
               ── 你的名字。
 
那是他與野獸們相繼的開端,也是劃下他們,血濃於水的牽絆。



 
從那天的騷動後,他們對男孩,黑子哲也做了檢查,也請了獨自養育兒子的母親過來詢問。

哲也的父親是個很有成就的科學家,而且也在『獸人』這塊實驗中,投下許多心血,因而在他過世後,他們的孩子才能夠自由的出入這裡。

從黑子的母親口中得知,那是她老公生前,對還是嬰孩的黑子做了一點小實驗,只是當時並沒有什麼明顯的變化,想來是失敗後,就沒再注意,也沒向上面請示。

怎麼知道,黑子擁有的治癒能力,是隨著時間成長,才有明顯的隱性變化,現在因不小心觸碰到傳輸槽的利器,割傷了手,讓血液流進實驗體體內,激起巨大的變化,看似成功的實驗,卻又好似沒變化。

但因有先例,黑子的能力是經過成長,才突顯出來的,所以有可能『獸人』實驗,也是需要時間讓牠們成長,才有可能成功。

花費了那麼多年,日經月累的投入,如果再花個三、四年能夠完成,何不嘗再努力試試看?實驗就是從失敗中吸取教訓,在拼命改良,失敗了這次他們心裡也有了個底。

只是,直覺上,不覺得這次會失敗!


他們利用黑子的血,在另外三隻成功率較高的野獸上,結果也跟前一次一樣順利的跑完百分之百的數據。

從那天起,他們的研究有了新的突破,成功轉化的四隻動物,分別為:

空中的獵食者 ── 黑鷹『高尾和成』、森林的主人 ── 紫熊『紫原敦』、野獸之王 ── 紅獅『赤司征十郎』,以及最初的……

青色的獵食者 ── 黑豹『青峰大輝』。

幾名被賦予名字的『獸人』。


 
只是,幾隻野獸桀傲不遜,具有非常強烈的攻擊性,那種生人勿近的目光,讓人頭皮發麻,要不是牠們從培養皿出來時還在昏厥狀態,就被關進超合金的籠子裡,不然都不知道會有多大的損傷。

但幾日下來,牠們這樣不吃不喝,就算是擁有強大生命力的實驗體,日子久了還是會死的,他們可不想將好不容易研發成功的研究,被牠們自己給糟蹋掉了。

為了這群兇猛的野獸,不論損傷都得逼他們吃下營養劑,所以光幾天的時間,工作人員們出入診療室的機會特別多。

自於黑子身上的祕密被發現了後,醫療班的人們為了想研究他的身體,所以他經常進出醫療室,每天不是進行抽血檢測,就是在他身上開個洞,測試他傷口癒合的恢復速度和完整度,讓小小的身軀承受著巨大的痛苦。

但他從不哭鬧,安靜的任由那些人在他身上做的事情,無波的水色眸子,也不知道在想什麼,毫無感情的看待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

只是當他看了幾天工作人員身上被野獸嘶咬的傷後,第一次主動提出要求。

「我可以,去看牠們嗎?」

黑子的要求並沒有被駁回,所有人抱持著他是牠們的血液提供者,或許有本能的潛在意識,不會去攻擊他的心態,他們讓黑子與牠們做的二次的接觸。


工作人員將黑子帶到比較偏遠的地方,動物身上的味道很濃,很快他就知道這裡是那些野獸被關的地方,看不出情緒的小臉,漠然的跟著工作人員進到一間偌大的空間,裡頭的工作人員稍早收到通知,所以對他們突然進來沒太大的反應,打聲招呼後,就讓他看前方四座鐵籠裡,慵懶卻富有強烈殺氣的野獸。

「我能靠近一點嗎?」

身旁的工作人員猶豫了一下,點點頭叮嚀他小心點後,就讓他稍微靠近那些野獸,不過他們卻在一定距離停下來,因為那幾雙銳利的獸眼,正瞪著他們頭皮發麻,不敢再靠近了。

黑子就像感受不到危險一樣,慢慢地靠近他第一眼見到的那頭青色野獸,所有人的目光都隨著青峰慢慢爬起來的身體,變得緊張起來,但牠那雙夜藍的瞳,卻只盯著黑子,收斂原本高漲的焰氣,其他三只動物的目光,也平靜地盯著他們倆。

忽然,那頭有著豔麗毛髮的紅獅 ── 赤司,威嚇了一聲,將青峰的注意力拉回,發現那些想從後面靠近牠的工作人員,仰吼一聲,用力撲撞籠子,籠子發出激盪的震撞,黑子的手在觸碰到欄杆後,感受到強烈的麻痺感。

此刻,黑子無聲無息地離青峰這麼近的距離,無疑是挑釁到青峰的神經,巨大的獸爪回身一抓,抓開了黑子纖細的手臂,沒斷,但怵目驚心的三道裂口,正驚人的噴出血來。

黑子原本白皙的臉頰,頓時變的蒼白,但從最初的疼痛讓他皺起一張臉外,待痛感麻木後,他又恢復成平靜的模樣,好似受傷的人不是他一樣,過於詭異的反應。

他不害怕的伸出另外一隻手,再次慢慢靠近青峰,這次籠子裡的野獸退了一步,那雙夜藍的眸子閃爍著沒人察覺的不安與悔意。

黑子的手沒斷,是因為青峰意識到觸碰牠籠子的人是黑子,但反射性做出的攻擊已收不回來,就算避開了角度,讓自己的獸爪撞上欄杆降低揮出去的速度,也無法完全不傷害到黑子。

「我不會傷害你的。」孩子細緻的聲音,安撫著青峰焦躁的情緒:「所以,過來吧。」

黑子的手掌已經整隻穿過籠子,他對青峰釋出善意,希望能讓牠知道自己沒有惡意,隨著青峰的視線,他發現牠在看著自己被牠弄傷的手後,漾起溫和的笑容。

「我不會有事的,請你不用擔心。」刻意釋出被抓傷的手給青峰看,那三道恐怖的裂口,正慢慢的癒合,青峰瞪大瞳鈴般的瞳,不可置信地看著黑子手上慢慢消失的痕跡。

抬頭睇了一眼這個散發著溫和沉靜氣息的水色男孩,牠知道,當牠張開雙眼第一眼見到的人,就是眼前這個人,所以牠才願意讓他靠近,傷害到他,也是他萬般不願意的事。

青峰低下頭,再黑子面前趴下,任由他摸著牠青色的腦袋,發出舒服的吐息,也伸出舌頭舔了舔黑子受傷的那隻手,貓科動物特有的粗舌頭,舔的黑子發出盈鈴的笑聲,推著青峰的頭不停說著好癢。

青峰沒裡會他的抗拒,帶著玩耍的心態舔乾淨他身上的血漬,確定他身上的傷真的慢慢消失後,才舔了他的臉一下,放過笑的有點虛脫的孩子。

在場的工作人員,看著一人一獸相處融洽的模樣,完全沒有剛剛的緊張感和危險,都有點回不了現實。

知道黑子有辦法靠近青峰,他們也試著讓他靠近其他三隻動物,發現唯有赤司不是很願意接近以外,其他兩隻都蠻喜歡黑子的,但赤司不想靠近的原因,只是不想順從人類,不代表牠討厭討厭黑子。

因此,現在黑子除了要配合醫療班的人員做研究外,還要到研發部請野獸們配合吃三餐和研究調查,起先牠們還很抗拒,可是看到黑子露出失望難過的表情後,再不情願也都默默地吃下去了,連脾氣很拗的赤司也乖乖配合,畢竟牠們餓很久是事實。

只是說到研究調查就是打死不從了,黑子自己因為體會過那種痛,所以不想勉強青峰牠們,甚至擺明他不想幫忙。


焦急的研發人員,最後只能使出非常手段,知道野獸們的弱點是黑子後,牠們一定會為了不讓黑子難過而乖乖配合,所以他們將黑子在醫療班的畫面錄像切過來,籠裡的野獸們果然激起了反彈。

「你們應該不知道吧?小哲也他也是我們重要的實驗品之一。」

螢幕內,一名男子按著黑子的肩膀,嘴巴裡咬著一快棉布,強迫他把手伸進一台機器裡,他無波的臉上摻透一絲恐懼,隨之而來的,是一陣火燒劇痛,痛得他泛起淚來,發出可憐的嗚咽聲。

螢幕外的野獸們,瘋狂的亂撞籠子,尤其是青峰,牠不停地嘶吼,攻擊著鐵桿的獸爪,開始出血,牠發了瘋似的咬斷自己的牙,狂亂的模樣,好似要把這裡在場的人類都給殺了。

最後是赤司一聲獅吼,才勉強讓牠安分下來的在籠子裡踱步,強而有力的尾巴甩在大上,發出咚咚咚的敲擊聲,表示牠現在的心情一點也沒平靜下來。

有預料會發生這種狀況的研發人員們,也因牠們過於激動的表現感到害怕,稍稍平定心情後,上頭的主事者發出他的條件。

「我可以讓哲也不需再受這種痛苦,前提是你們得配合我們調查。」

基本上,所有科學家為了達到他們想要的研究結果,什麼不擇手段的事情都做,起先在重組改造動物的基因時,就已經犧牲不少生命,動物能化人,也不是光靠細胞移植就能成功的。

他們能造人,也就能殺人。

就算是自己的親生小孩,也都能拿來做實驗,這就是某些為了創造更高成就的『天才』們,喪心病狂的心態。

黑子哲也的實驗,醫療班已經得到不少有用的數據,就算現在收手也沒問題,而且他本身是不哭鬧的孩子,身上的傷也會好到讓人沒察覺,真的需要的時候,在偷偷的帶回去做調查,也是很簡單的。


幾日觀察下來,他們也發現野獸們特別聽從赤司的話,或許是因為獅子有領袖的氣質,而且牠看起來也特別聰明,因此他開出條件的目光,是對著赤司談的。

當野獸之王第一次站到前方的籠子,擁有一雙妖媚的赤黃色利瞳,陰沉地看著前方的人類,繡球的尾巴甩了幾下,含首表示願意接受。

眼見赤司同意後,紫黑色的棕熊紫原一屁股坐了下來,慵懶的眼神,醞釀著怒火;漆黑的黑羽老鷹高尾,佇立在特別幫他製作的樹幹上,銳利的鷹眼狠戾的看著前方的人;最不服氣的青峰,在赤司一聲低吼下,不再有意見的退到籠子深處,憂藍的目光直盯著螢幕裡的孩子。


那眼神透露著,如果可以,牠真想現在就到他身邊去,保護他,不受到任何傷害。




─TBC.─


评论
热度(5)
© 蕓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