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夢迴夜

記憶,存在於過去。 回憶,沉澱於夢迴中。 旅途中程著回憶,在於夢中。

《東京喰種》敞開的浴巾【月金】

自從知道金木還活著,月山時常不顧安危在CCG本部外圍逗留,只為了見以成為搜查官的金木,也就是現在的佐佐木琲世。

今天的月山習,依舊一如際往的製造出巧遇出現在他琲世面前。

「呦,緋世君,下午好啊!」迎著笑臉向他打招呼。

「月山先生!?」琲世看到他吃驚的眨了眨眼,隨後笑了笑回應:「下午好月山先生,您在散步嗎?」

「嗯,是啊!」月山走到他面前:「工作,打擾到你了嗎?」

「沒有,今天剛好休假,正打算找個地方坐下來看書,或去哪晃晃。」

「是嗎……」

他其實是明知故問,從琲世沒攜帶著箱子就知道他不是因為工作,當然,實際上緋世也無須帶著箱子到處跑也沒關係,畢竟他自身就是『武器』。

因為佐佐木...

《刀劍亂舞。日鍛月鍊 特 Only》光陰を踏み建つ【鶴一期】

【首販場次】日鍛月鍊 特 Only (10/18,星期日)
【攤位碼】元寇14

【CP】鶴丸國永 x 一期一振


【作者】蕓夜  

【繪者】NI

【社團】(程夢迴夜)  寄攤社團名:人品合眾國 

 

【規格】A5 小說本  

【性質】女性向 // 正劇 (正經向)  // 全年靈觀賞


【字數】5 w 4

【頁數】134 P

【售價】250元 新台幣

 


【印量調查表單】https://docs.google...

《刀劍亂舞。日鍛月鍊 特 Only》彼岸に落ちるの夢【小狐三日】




【首販場次】日鍛月鍊 特 Only (10/18,星期日)
【攤位碼】元寇14

【CP】小狐丸 x 三日月宗近


【作者】伊果、蕓夜  

【繪者】蝶羽攸

【社團】人品合眾國 


【規格】A5 // 右翻 // 膠裝 小說本  

【性質】女性向 // R18

【字數】三萬上下

【頁數】80p上下

【售價】200元 新台幣



【大綱】 

 在幻世與現世之間存留的夢境,那被遺留下來的人與想要給予對方幸福的人── 終將交集又抑或是別離...

《刀劍亂舞》彼岸に落ちるの夢 (下)【小狐三日】合本試閱

刺骨的冰冷,從腳底傳來,身處在溪河,眼前的明月,大而亮的有被河川吞噬錯視感,他知道自己又來到夢中的世界。

而夢,總是來的突然,且不明所以。

明明想趕到那人身邊的,夢卻在此刻侵擾著他。

想快點回去,回到現實生活中……

「你要回去嗎?」

身後傳來一開始初見夢中的男性嗓音,他沒回過頭,只是盯著眼前的光暈,毫不猶豫的回答。

「當然要回去。」

「回去哪裡呢?」嘆息的嗓音,讓他不解。

「離開夢,回到現實世界。」

「何為『現實』?屬於你的現實,在哪?」身後的聲音在遠離,他又要消失了,也表示自己可以回去了,可是對方的話,讓他遲疑了。


「你想回去的地方,究竟是...

《刀劍亂舞》彼岸に落ちるの夢 (上)【小狐三日】合本試閱

聽不見任何聲音。

    緩緩睜開雙眼所見為暗藍色卻點綴亮星的天空,頂上月華總是飽滿圓潤的,如此熠熠生輝使得周遭的曼陀沙華更加艷紅無比。

    太美了,與現在身穿輕便衣衫與牛仔褲的自己不太合適。

    「……這裡是?」三日月宗近發出了疑惑的問句,然而環顧四周只有他獨自一人在這裡、不對,似乎還有一個模糊的人影在他的正前方不遠處。

    人影沒有回答他的問題,換得半刻沉默。

    「...

《刀劍亂舞》光陰を踏み建つ (8)【鶴一期】

還記得當時自己擁有身體清醒過來的那一刻,腦中的思緒如同主上所言一般混亂、不能正常運作,但還是能思考。

自己是誰、是什麼東西?這裡是哪裡、為什麼會在這裡?混亂的思緒,隨著這句身體的機能擁有痛感,劇烈的疼痛,直衝腦門,緊緊的抱頭嘶喊,也無法減輕一點疼痛。

就在那時候,眼前瞥見的是一把躺在架上的銀白刀身與它嫣紅的刀鞘,當時看著它,莫名的能讓我感到平靜,疼痛也逐漸減緩。

從看著它給我的感覺,就像是在一聲一句地安撫發狂的自己。

『沒事的。』

我勉強的走到那把刀劍前面,望著它,我摸到自己腰間的硬物,是一把銀白如雪的刀劍,我頓時明白自己是什麼東西、自己應該叫什麼名字。

帶著驚訝,我此刻想觸碰它,...

《刀劍亂舞》光陰を踏み建つ (7)【鶴一期

能來到這個幻世本丸的方法有兩個,一個是像尋回平野一樣,探查到位置而出征,是有風險的旅途,另一個則是鍛造。

主上的能力,只要在時機與他們遠征帶回來的材料夠,就可以造刀,只是這非常費時費力,而且失敗率極高,畢竟靠自己的力量召喚他們千年前的靈魂,並不容易,另外也會有刀子靈魂破損的機率,只是對他們本體並沒有大礙,就像一期一振和骨喰一樣。

他們是被鍛造出來的,而他們的靈魂破損,就是記憶不全。

至於為什麼說鶴丸的到來是特別的原因,是因為他們不論是從外面帶回來,還是被鍛造出來的,一開始都沒有人類的形體形象,只會是刀的原型,他們的身體都是靠著主上的力量塑型出來,才有自主意識得以活動。

可是鶴丸……早有...

《刀劍亂舞》光陰を踏み建つ (6)【鶴一期】

當隊伍進入到本能寺周圍的土地時,就能明顯感受到周遭佈滿邪惡的氣息,更別說縈繞在本能寺上的黑氣是多麼令人不舒服。

「這份怨念是鬧哪樣的啊……」

望著那一層又一層的黑氣,眾人心裡產生嚴重的排斥。就像是知道他們的為難,坐在馬轎裡的主上喚了一聲,長谷部馬上牽著主上從馬轎裡出來,並為眾人吟唱一段咒語後,那種噁心的難受感才減緩不少。

「這趟出征,雖是為了營救平野藤四郎,但如果我發現你們其中任何一人有危險,就會毅然決然地選擇離開,不論平野藤四郎離我們有多近。」

「這裡的怨念,除了已經墮落的付喪神之外,其實更難纏的是……」

主上的話聽起來似乎還有下文,但沉靜很久主上都沒想將話講明的意思,一期一振便率領眾...

《刀劍亂舞》光陰を踏み建つ (5)【鶴一期】

      合   夜  ─  寂 靜 的 盡 頭


當吹起落葉的那道微風,帶有你的溫柔,

這份想念的心,我願能繼續守候,

盼你而歸。


明媚的早晨,帶著暖意不炎熱的陽,照亮整片身處在異空間的幻世,如此天氣,十分適合出征的日子。

但在本丸內部出征前一小時,眾多人口的栗田口一家,正慌亂地四處跑竄,引起一陣騷動。

「有沒有人看到一期哥?」孩子們見人就問。

「怎麼了?」有人關心的問了一句。...

《刀劍亂舞》光陰を踏み建つ (4)【鶴一期】

翌日的清晨,天還未亮,一期一振頂著一張狼狽的臉,來到鶴丸的房門前,毫不留情的拉開門扇,發出巨大聲響,讓淺眠中的鶴丸瞬間被嚇醒。

還沒來得及擺出防衛姿態,對方的突襲更是快的跪在他面前,抓住他的雙手,用那雙佈滿血色的雙眼,表情認真嚴肅,好似佈滿殺氣般有些恐怖。

「一、一期?」鶴丸驚魂未定的看清眼前來的人是一期一振後,腦袋思緒有些卡機,撇了眼外面的天色,離出征的時間還久,怎麼這人突然頂著一張恐怖的臉像是來尋仇似的跑來他房間,這驚喜給的太驚恐了。

而且,還是那個彬彬有禮的一期一振。

「鶴丸殿。」

「啊!是!」

胡思亂想的腦袋被一期一振忽然叫他的聲音給打斷,他現在連看對方一眼的勇氣都沒有,完...

《刀劍亂舞》光陰を踏み建つ (3)【鶴一期】

幾天後,主上召集了所有人到他的御前集合,看這陣仗主上要公佈什麼事,眾人也都心知肚明,不外乎就是發現了新同伴的靈魂。

「各位,想必大家都知道我在此召集大家的用意。」主上的聲音不大不小,她揮動長擺衣袖,在眾人面前顯示出一張透明的地圖。

「在本能寺我探測到平野藤四郎的靈魂氣息。」

「藤四郎?栗田口家的啊?」

「是的。」

栗田口家的短刀們興高采烈的熱論著,但他們對於平野的記憶卻很少,唯有跟平野是雙生刀的前田有點印象,但他對自己的半身只有一個評價,不喜愛跟人接觸,這麼聽起來對方似乎是個難以相處得人,這讓栗田口家的短刀們,產生一絲憂慮。

「你們……」一期一振看弟弟們微妙的心裡反應,無奈的笑著說...

《刀劍亂舞》光陰を踏み建つ (2)【鶴一期】

「這次去遠征有發生什麼有趣的事嗎?」

在送一期一振回房的途中,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著,喜歡有趣之事的鶴丸,雖然更喜歡實際行動,卻也對從一期一振口中得來的八卦之趣,更加興致勃勃。

「其實,也沒什麼。不知道為何大家這趟下來都挺沉默寡言的。」一期一振回想這一路上那種彆扭的氣氛,就覺得詭異。

雖然平時不至於吵吵鬧鬧,但那種分明『有事』的氛圍,到也挺尷尬的。

「哦!?」

這趟遠征他記得有崛川國廣跟和泉守兼定在,還有清光加州跟大和守安定……這四個人的團隊,應該不可能安靜得了才對。

「他們吵架了嗎?」忽然一期一振這麼說,還一臉憂心的思考著,想來也是跟他想到相同的事情。

鶴丸默默的看著一期一振...

3 4 5 6 7
© 蕓夜 | Powered by LOFTER